字級:

港民眾被圍毆爆頭 救人前主播:我不是英雄

「我不是英雄,」香港無線新聞前主播柳俊江在訪問中說:「一打十叫英雄,十打一叫傷者。」7月21日元朗恐怖襲擊,白衫人將香港西鐵站染紅。黑幫打人警察讓路,市民求助無門,於是柳俊江義載其中三人回到天水圍住所,折返元朗站不料被人打到頭破血流。綽號柳爺的他近年專心廣告及電影事業,少談時事,大時代卻似乎不讓他金盆洗手,他回應:「是否時代選中或逼出來的一群?你說我虛偽也好謙虛也好,我覺得我由始至終只是一個傷者,不過這個傷者現在有些發言權而已。」相較於以往衝動個性,近年他建立事業與家庭,更令他想的多,說的少。他說「我把心一橫想累積自己的力量,好好地營商也好,累積經濟實力也好,累積社會影響力都好,做回一個有政治能量的角色,到那時候我就可以發揮。但是社會變得太快,一眨眼不夠幾年,還沒做到甚麼,又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近來有人覺得:『柳俊江多了發表政治相關言論,他不是龜縮了嗎?』我會說當我發表這些政治評論時,第一跟自己說不是佔便宜,第二我的出發點不是爭取支持,第三我所說的不但是我相信,還要有用,我不能再做廉價發言。」對他來說元朗恐襲是轉捩點。以前警察服務社會,如今服務黑社會,當晚遲了39分鐘到場,柳爺只好做家長接放學,拯救市民(甚至不是示威者)。他說「我站出來是去救人,我幫一些無助的人回家,然後你來打我。你問我怕不怕,難道我答你害怕?我怕甚麼,香港人要怕黑社會嗎,警察你想跟我說這些?」他說香港不是戰鬥民族,向來事事講求本小利大,社運理應一樣,「我們在香港時時刻刻都想用最小成本做最多事,這是香港人的特質,不犧牲不流血可否解決問題?我相信不行,但犧牲、流血是否能少些?可以,但這要很多人配合、理解。阻擋你搭地鐵對不對?這件事沒有共識很難做到,大家要明白這叫小犧牲,小犧牲可以接受便接受吧。罷工是否接受?總比流血成本低,是否接受?可以接受;效用大嗎?視乎什麼單位罷工,決定性的單位大罷工,影響到全香港,成本大嗎?經濟成本大,人命成本小。」8月5日他旗下公司罷工嗎?「我跟同事說你們自己衡量、決定,我不會給你什麼後果,你只需要對自己的立場作出負責任的決定。可能有同事未必認同,你就上班吧,公司大門開放給你;你覺得應該罷工也不可以指摘不想罷工的人。」總的來說他認為香港新一代懂得流水抗爭,有腦、有承擔、有凝聚力、有謙卑的心、有勇氣,香港有他們就有希望。他指出「如果我轉換身份,進入風暴,我是現在的狗官,狗官也有所為,最重要消融民眾的憤怒,將拉了去極端的所謂溫和派拉回來,令他們冷靜。如何令大部份人冷靜,五大訴求是否缺一不可?還是你覺得談下去人們又得一想二(得寸進尺)?如果你有清晰的頭腦其實很簡單,香港人就是很豬,你滿足了最迫切的要求,大部份香港人就會說不要搞太多事,我們慢慢來。」強調個人立場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若政府五項取其二,大部份人買單,便能打散民意。如果他是官員,矛頭指向元朗警區高層,「暫時接受調查,暫停相關職務,也不用停職,在裡面從事文書吧。現在黑社會與警察合作進入了問題的核心,變成民怨的核心,這核心你不能視而不見。」曾當過記者的他說:「港澳辦開記者會找兩個二打六(可有可無)出來講就迴避了這個問題?我們做傳媒最能觀察這些,中央不提的就是最重要的,不說的就是最難解決的。」曾任職愛護動物協會的他不會侮辱狗狗,他表示狗是走來走去的,港官向來懂得走位,故稱狗官,「所謂真心好、為民的官有多少?但不代表不真心的做不到事。有本事,會走位,懂得靈活變通,你便也是狗官,不過是有點用的狗官,走來走去,比較聰明,你不是吠官;現在香港的就是吠官,狗也不如。」(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香港《國際動即時》

柳俊江在元朗恐襲那天被打到頭破血流。香港《國際動即時》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