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留學生返港上前線示威 後腦中彈無麻醉縫5針

留學英國的香港學生阿沖(化名)這次回港度假變成抗爭,撐起過雨傘、撲滅過毒煙,阿沖今年暑假不再廢青。3個月來他每次上陣均全身而退,偏偏8.31這晚一時大意,疑遭港警速龍小隊以橡膠子彈直擊後腦;為避免遭駐醫院警員搜捕,他接受義務醫生上門治療,更在無麻醉下縫5針為傷口止血。海外的世界天大地大,小伙子卻寧願賭上前途與生命站到最前線,原因簡單而直接:「因為我愛這個地方,我真的喜歡香港。」「放暑假,通常是開開心心吃吃飯、買買股票、存點錢這樣,一個普通廢青的生活囉。」在英國留學的阿沖,6月回香港放暑假,本以為可以放鬆心情充充電,但3個月來,他留在街上的時間比留在床上多,長伴左右只有催淚煙與各類子彈,穿梭在抗爭人群的前3排,盡自己一分力氣,「佛洛依德(記者按:應為蘇格拉底)講過,你想做個痛苦的人類,還是做隻快樂的豬呢?我沒辦法做豬啊。 」8月31日民陣遊行集會遭警方拒絕,但數以萬計市民仍然自發上街,其中就包括阿沖。當晚眾人隨大隊退到銅鑼灣軒尼詩道,面對防暴警察與速龍小隊步步進逼,於是就效法烏克蘭革命,聯同幾個戰友,以鄰近工地的搭棚長竹竿紮成簡易投石器,「至少有還擊之力囉,不是只單方面讓人壓著打。」不過當他們架起投石器走到前線,才發現一個致命危機——市民後退太匆忙,沒有設置新路障,沒有掩護的幾人就站在警方防線正前方,「接著就不知是不是那個目標物(投石器)太大了,然後就聽到『砰』一聲了。」根據記者現場拍到的畫面,阿沖把投石器搬到前線時,有兩名速龍警員隨即走上前,以槍枝瞄準投石器方向作水平射擊。阿沖憶述,當時為方便趕工而將頭盔摘下,到前線時只包住一條頭巾,見有警員上前已即時後退,但為時已晚,「頭部突然之間沉了一下」。他疑似被橡膠子彈擊中後腦,傷口至少5公分長,走到急救站時已經全身是血,「可能是頭部的神經不是很發達,(被射中)那一下沒什麼感覺,不太覺得痛。」他原計劃自行前往某公立醫院求診,卻發現有多名警員駐守主要通道,「接觸不到相熟的醫生」,無奈下只好離開。「我身邊的急救員講,(傷口)一定要縫針,不能不縫。」幾經轉折,他終於聯絡到義務醫生上看到診,「沒有打麻醉劑啊,這個很重要,會痛的,但要說很痛的話,又不是真的特別痛」,在無麻醉藥協助下縫5針為傷口止血,情況就猶如電影中的地下革命黨橋段,「因為他(醫生)知道我的情況,我們沒有講什麼話,他一進來就直接縫針,整件事就搞定了,他應該也趕時間做下一單(治療下一人)。」阿沖明年要升大一、一年學費逾十多萬港元,本可以如其他留英的同學一樣,無視香港亂局,照舊遊歐買名牌,「一個人身處在外國,會更關心香港的事情,你(政府)建高鐵、建三跑(香港機場第三跑道)、建港珠澳大橋、之後再建人工島,我真沒見到任何事是為了香港人民去做的。」不過站在前線參與衝擊,是變相押上自己的前途與生命,「前面槍林彈雨,怕是一定會怕,但是你心裡有堅持的時候,你就會繼續留下來。可能我會完全失去一切,但原因好簡單,因為我愛這個地方,我真的喜歡香港,我想做點事來保護這個家。」暑假即將過去,阿沖也該回英國繼續學業,他表示目前傷口康復進度理想,「應該會出去(示威)最後一場,之後我就飛啦」,但即使人在外地,他也會以不同的方法聲援,「會試試轉做文宣,但不知做不做得來。」對運動的未來,他坦言無法預測,不過承諾無論如何都會再次回到香港這個家,「最後攬炒(玉石俱焚)也沒辦法,大不了大家一手一腳,再把香港重建回來。」 (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阿沖後腦遭警方子彈擊中,以無麻醉方式縫了5針。香港《蘋果動新聞》

8月31日阿沖疑被警方橡膠子彈射中後腦,留下5公分長傷口。香港《蘋果動新聞》

英國留學的阿沖6月回港度暑假,結果3個月來一直身處抗爭前線。 香港《蘋果動新聞》

8.31當日阿沖製作簡易投石器運上前線,一時大意脫下頭盔,最終被警方瞄準開槍,懷疑遭橡膠子彈射中後腦。 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