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香港教師集會堅拒白色恐怖 議員站台相挺

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日前接受中國媒體訪問,稱要將(參加示威)被捕的教師停職,以及威脅不肯跟從的校長,聲言教育局會取消校長資格。雖然楊今日(3日)口風回軟,聲稱不是一定要校長跟從局方看法,但來自港府的白色恐怖,已經向教育界以及校園伸出魔手。教局今日又不點名批評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簡稱教協,為教師的工會)「扭曲楊潤雄言論」,反指教協散播白色恐怖,有失專業。教協今晚發起在愛丁堡廣場舉行「團結護專業 抗白色恐怖」的業界集會,收看集會影片
香港《蘋果》果燃台
香港《蘋果日報》臉書專頁
香港《蘋果動新聞》YouTube頻道集會前,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與教協會長馮偉華對媒體透露,已收到不少教師的投訴,指受到白色恐怖的打壓,當中有1名教師被停職,而有教師是在僅限私人與朋友在社交媒體的交流,都受到投訴。馮偉華亦表示,稍後會進行眾籌募資,協助受打壓的教師。晚上7時半,愛丁堡廣場坐滿集會市民。天主教榮休樞機陳日君表示,港府當年強推通識教育,現在又要撤回,原來誤以為通識教育可以洗腦,低估香港年輕人的智慧。他請港府不要用強權插手學校,用奴化、要人不發聲,他請楊潤雄尊重信任家長,並聽從國際意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是為報復,而是為修和,以和平和愛心去解決社會問題。立法會議員毛孟靜發言時,引述新民黨容海恩在教育事務委員會的言論,指學校練習卷上只是用選擇題,問學生警察槍傷學生是哪一天,而容海恩居然稱因此要審查教材,現場市民聞言報以強烈噓聲。郭榮鏗指,如果建制派繼續把持議會,只會令常識被扭曲成不能說的話題,黃色、耶穌,甚至有一天小朋友會對著鏡頭稱「握某人的手會感受到暖流」。他又指,教師是守住良知和下一代,呼籲老師堅持下去。朱凱廸表示,楊潤雄的打壓校長言論被群起而攻之後,今日即改口稱是提醒大家他有權這樣做,朱反駁,楊之言論提醒了大家,港府根本不配有這個權力,老師和教育界不應被如此對待,當光復香港後,教育界必定要從惡法中解放出來。他亦鼓勵老師撐下去,撐住下一代。本身是教協會員的中學老師晁Sir認為,近期教育局連番動作絕對予人有清算教育界的感覺,教協收到很多匿名投訴,而同業根本沒有足夠時間解釋就被發警告信。他指教師一直都受到欺壓,教協是數一數二的大工會,如果教協倒下教師被成功清算,則下一步可能到社福界等其他界別。他指白色恐怖不只在教育界發生,在臉書需要改名的情況也普遍,這不是楊潤雄一句沒有白色恐怖就不存在,清算不應該發生,「政府施政失當,不應該用教育界、教師、年青人做代罪羔羊。」晁Sir指教師主張有教無類,無論學生是否帶罪在身,學校由9月開始已努力照顧學生,不論是實際或情緒上的支援,教師不會因為運動帶來的額外支援工作而要求有加班費,但教育局在此時候竟然清算教師,令教育界十分憤怒。從事幼兒教育的卓老師指,近期楊潤雄的言論讓人感到白色恐怖,雖然幼稚園壓力已經不及中小學般大,但學校內老師即使對政局有意見,現在已經全部噤聲,例如先前《禁蒙面法》實施時,明明家長對公共衞生有疑慮,但老師們不敢談及話題。她認為教育局「好似受到政府限制」,令同行間發聲空間緊縮,「大部分老師只能私下講,但校方都不建議公開跟家長、特別是小朋友講。其實小朋友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都會講爸媽帶他們去遊行。但老師避之則吉,變相討論空間都沒有。」葉建源發言時指,白色恐怖不是楊潤雄稱沒有就沒有,當教育局吹風而來,要校長、老師小心,大家都感受到不寒而慄。他又批評,教局應做不做,卻縱容警方在示威現場大肆拘捕,然後指學生被捕、教師被捕,說老師煽動學生,卻沒有證據證明到老師煽動學生上街。港府施政不當煽動人民上街,卻含血噴人指責教育界。他續指,教局用投訴機制查教師,結果有老師因為怕,所以不去元旦遊行,不敢在臉書發言,不敢在教員室與同事聊幾句,這怎不會是白色恐怖。6月12日在立法會外爆眼受傷的教師楊子俊也獲邀發言,他先感謝市民支持,指自己暑假期間已接受手術,但視力只剩2.5%。雖然警方起訴他暴動罪,但他已「踢保」成功,接下來將打算入稟控告警隊,望能收集民眾6月12日拍攝到的影片佐證。楊老師發言是謙稱自己是「小咖」,更指通識科不是令學生走上街頭,而是令通識科教師走出來,因為廣閱新聞更能清楚見到香港制度如何被侵蝕。他表示,走上街頭不是為了保護學生「那麼偉大」,只是作為一個市民發聲。他認為教師必須要有政治立場,因為這基本法所賦予的人權,而學生更需要有血有肉的老師,不會想要甚麼都說不清楚的老師,只有展示教師的視點,才真正做到身教。(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