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亂世爸爸】與港抗爭者家長同行 承傳港式迷你花牌技藝

在香港,提到「花牌」總有人會聯想到白馬素車,但其實在50年代到80年代初期,巨型花牌是新張誌慶、婚嫁、大壽等大型喜慶場合的傳統賀禮。而港式花牌紮作技藝,早在2014年就被列入香港首份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以製作迷你港式花牌打響名堂的陳聲工作室,原意是想讓本來只在大型喜慶場合才看到的花牌,演變成能放置家中的擺設,承傳這項香港獨有的技藝。現在,陳聲最希望是讓香港人,在認識本土文化的同時,也能透過參加工作坊,舒緩亂世中的生活壓力。製作創意港式迷你花牌 望助傳統技藝重新定位當年身為活動企劃的陳聲,為滿足客戶需求而想到要製作港式迷你花牌,效果遠勝預期,朋友都認為這個富有香港傳統特色的小手作值得繼續做下去,成就了今日的「陳聲工作室」。說得上是傳統技藝,當然要花不少時間和心機才能清楚了解背後故事,而要將創新元素灌注入傳統之中,必需要好好拿捏平衡,讓兩者共存。一路走來,陳聲經歷種種困難,儘管受到行內人排斥也繼續堅持。基於某些理由,當年一起打拼的創業夥伴現在已經退場,陳聲依然毋忘初心,仍視教育和改變大眾對花牌的形象放在第一位,力求讓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得以傳承。每次舉行工作坊,陳聲都會先講解港式花牌的歷史和用意,希望讓花牌再次成為香港人的送禮之選。為吸引年輕一輩,陳聲在港式迷你花牌加入大膽原創意念,甚至將傳統的紅布換上其他顏色和加添圖案,希望讓更多人了解和欣賞這門技藝,在更多場合看到港式花牌的存在。常聽到有人問:「為賺錢,能犧牲多少?」陳聲工作室跟不少小店一樣,要面對收支問題,但他強調絕不會委屈自己,更不會接一些違背良心的訂單。「在整個反修例運動中,除了說明不再接警察訂單外,有幾張訂單都希望我為自殺或失去生命的手足做孝牌,但全部被我拒絕,因為我不會收錢做任何一個孝牌。我做出來的孝牌,都是為了他們每一個人,不是為了錢。」「亂世爸爸」立場堅定 盼為家長尋求出路已為人父的陳聲,不單關心在前線抗爭的年輕人,也留意到有很多家長,都正面對各種情緒問題,所以他特意舉辦專為家長而設的花牌工作坊,讓他們透過手作,寫下內心感想,舒緩壓力。陳聲坦言,當大家拋開政見,所有家長都只希望孩子無憂無慮地成長,因此能理解就算是追求民主自由的家長,也未必支持子女走上抗爭前線,只想他們平安地留在家中。他表示:「父母很擔心子女時,可以嘗試給他一個擁抱,雖然老套但卻是最有力的堅持。作為一個爸爸,我希望有一天所有家庭都不用再為黃藍(撐港或親中)而爭吵,一家人齊齊整整坐下來吃一餐飯,就是我最渴望見到的事。」(林彥彤/香港報導)


陳聲曾製作了不少港式迷你花牌給香港的「黃店」。

陳聲創辦了「陳聲工作室」,為承傳這項香港獨有的技藝。

陳聲為《蘋果日報北美版》創作迷你花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