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中彈也無懼 美國急救員自費挺香港抗爭

美國急救員寇迪郝德謝爾(Cody Howdeshell)去年11月離鄉背井到了香港,與3名志同道合的美國隊友組成義務急救隊,參與理大圍城、油麻地推擠踩踏等重大事件,作出22次義務救援,4人雖先後遭香港警方的催淚彈或橡膠子彈打中,卻仍無懼無悔。香港《蘋果》在元旦大遊行當天,直擊Cody這位原任職商船水手的老外,面對警棍亂揮、催淚彈橫飛的局面,仍選擇走在抗爭最前線面對警暴,為受傷示威者提供緊急救援。就在那一晚,287人被港警濫捕,Cody只差一點便被捕,但他仍勇敢地繼續支持港人。放棄工作、自發到香港當義務急救員,Cody解釋是因想幫助每一位認同自由民主等美國核心價值的港人,並希望藉着實地觀察反修例運動,向港人學習如何對抗,因他擔心自己國家的民主自由,終有一天亦有可能受到打壓,故必須盡早作出準備。Cody深信不論大家來自哪一國家或民族,世界各地擁抱民主價值的人都要參與這場捍衞自由的戰鬥,並呼籲港人要堅持五大訴求,因為若要爭取自由「絕不可以妥協」!下午2時42分:走出維園——嚴密佈防 不禁擔憂元旦日的百萬人大遊行開始不久,遊行人士都在討論在當天遊行結束後,警方會不會又進行濫捕及亂射催淚彈。位於遊行隊伍隊頭及換上急救員反光衣的Cody十分顯眼,記者見到195公分高的他隨着人潮和一片旗海緩緩步出維園後,神情有點憂慮,原來他剛從隊友傳來的訊息中得知,警方已在灣仔警察總部附近嚴密佈防。在港已曾見證過多次警民衝突的他,只希望在不反對通知書列明的合法遊行時間內,不會出現催淚彈亂射和胡椒噴劑亂噴的景象。但一旦警方出手,早已帶有大量生理鹽水的Cody已預備幫助大量一家大小參加遊行的和理非「yellow ribbon」(黃絲)洗眼或洗傷口。下午4時46分:軒尼詩道匯豐銀行對面位置——警民對峙 氣氛緊張事與願違,遊行開始僅約2小時,警方便與遊行群眾在修頓球場附近爆發衝突,有便衣和防暴警察對遊行人士使用胡椒噴劑。當Cody和他的隊友知道消息後,便馬上經小巷趕到衝突位置。現場氣氛緊張,數十名防暴警員取出警棍,高舉胡椒噴劑,準備驅散人群,令和平遊行人士不滿,不斷向警方高聲叫罵。站在兩者之間的Cody遂作好準備,戴好豬嘴和面罩,因預計衝突快將發生。下午5時02分:軒尼詩道和盧押道交界——警方使用胡椒噴劑 FA被警棍無理毆打衝突爆發,防暴警員突然使用胡椒噴劑,令現場不少市民和媒體記者皆面部「中椒」,連站在Cody旁邊的老婦亦被胡椒噴劑射中左眼,灼痛非常,只好用手蓋着眼球。記者目擊Cody此時立即拿出裝有生理鹽水的洗眼瓶為婆婆仔細地洗眼,沖走眼球周圍的胡椒噴劑。剛救助完婆婆, Cody便見到一位「同業」(即其他本地急救員)及一些市民亦遭防暴警員推撞及以警棍無理毆打。看不下去的Cody趕到遇襲救護員身邊,冒着被指襲警之危險,揮手嘗試隔開一名不受控的防暴警員。或許是Cody的外國人面孔和高大身軀,令那名防暴警員冷靜下來,警棍停止揮動,警員退到防線之後。下午5時13分:修頓球場對面軒尼詩道——警方施放催淚彈 大批市民走避不及但現場氣氛仍然十分緊張,約10分鐘後,在軒尼道附近有防暴警在未舉黑旗警告的情況之下,突然向人群密集處施放催淚彈,大量遊行人士措手不及,眼淚鼻涕直流,咳嗽不止。幸經驗豐富的Cody早已「上裝」戴上防毒臉罩,故可逆流走往仍在燃燒的催淚彈施放之處,尋找待援市民。當時一名被催淚煙刺激得睜不開眼的男子站在一旁人行道上,正在彎着腰咳嗽,神情痛苦,Cody於是攙扶他到一個較遠的安全位置,再用生理鹽水為他清洗雙眼,好讓他能盡快恢復視覺,離開煙霧瀰漫的軒尼詩道。下午5時35分:軒尼詩道和盧押道交界——遊行被迫腰斬 商討後先行告退民間人權陣線(民陣)宣佈收到警方通知須終止遊行,並要在6時15分前完成疏散。協助過一名被催淚彈刺激得跪地喘氣的婆婆後,Cody好不容易才和隊友重新聚頭。因預計警方腰斬遊行後,各區晚上會有更多衝突,Cody遂打算飯後到旺角等衝突熱點戒備,隨時救援。晚上9時52分:灣仔修頓球場——無理攔查 無奈退場如Cody所料,灣仔及銅鑼灣一帶晚上爆發嚴重衝突,前後287人被捕。記者此時與Cody失聯,一度擔心他已被捕,幸至深夜Cody終報平安。原來晚上近十時,他在灣仔附近帶齊裝備,包括對講機準備出發到旺角支援時,疑因他穿着一件印有「Be Water」標語的黑衣,遭到數名防暴警察上前攔查。警員搜查過他的背包裝備以及抄下護照資料後,便對他作出警告,指他未領有無線電牌照,若他使用身上用作與隊友溝通的對講機即屬違法。Cody曾即時解釋,無線電只為用來以隊友聯絡以便救人,絕無違法意圖,但在場警員並不理會。為免遭警方藉詞濫捕,他惟有放棄到旺角,無奈下提早結束元旦日急救工作。Cody不滿警方執法之餘,更質疑警方有針對急救員濫用武力之嫌。原來Cody與其他美國急救員組成4人急救小隊的2個多月來,4人竟巧合地先後同遭警方的防暴槍彈打中而受傷,「我的小隊中,每個人都曾被射傷。我自己曾被催淚彈射中,另外兩個人被橡膠子彈射中,還有一個人被胡椒球彈射中。」事實上,Cody現時左手手臂仍留有一個被催淚彈頭射中的淡淡疤痕。他憶述當天被警方催淚彈射中時,他和另外2個急救員在大街中心,周圍根本沒有其他任何人,「沒有記者,也沒有抗爭者。」當時3人打算走離警察防線,根本沒有對警方造成任何威脅,「但警察仍對我們發射(催淚彈)」。故他深信,有一些防暴警員,確實是以急救員作為射擊目標,令人齒冷。回顧過去兩個月、共出動22次的義務急救員生涯,Cody坦言自己十分幸運,往往都能在差點被拘捕的關頭化險為夷,元旦夜如是,在理大圍城當晚亦如是。原來Cody和他的隊友在11月17日於理大完成一整日的救援任務後離開校園,碰巧成為最後一批未被拘捕或「登記資料」的急救員。但縱有幸運女神眷顧,Cody這名年輕水手仍因耗盡儲蓄這現實,被迫要暫離香港往澳洲「跑船」再賺生活費。臨行前,他將不少有用裝備轉交給一名本地義務急救員朋友,除了希望能物盡其用外,亦想把運氣留給戰友及過去2個月已與他深深「連結」的每一位香港人。最後,Cody期望他在重臨香港時,不用再帶上那件早已洗褪了色的急救員反光背心。(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美國水手Cody自發到香港當急救員,自行負擔生活費。香港《蘋果動新聞》

元旦當日,Cody以急救員的身份參與民陣遊行。香港《蘋果動新聞》

遊行期間,灣仔爆發衝突,有防暴警員用警棍毆打急救員,Cody伸手嘗試隔開失控警員。香港《蘋果動新聞》

警方在修頓球場附近施放催淚彈,Cody走入煙霧中,搜索待援市民。香港《蘋果動新聞》

有市民受催淚煙影響,狀甚痛苦,Cody遂為他洗眼。香港《蘋果動新聞》

警員攔查Cody時表示,若未有領取無線電牌照而使用對講機屬違法,Cody認為警方針對急救員。香港《蘋果動新聞》

有老年婦人因吸入催淚煙而感到不適,Cody和其他急救員把她帶到安全位置治理。香港《蘋果動新聞》

遊行被腰斬後各區有可能會「開花」,故Cody晚上打算到旺角待命,卻因身穿黑衣而在出發前被警方無理攔下。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