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香港反送中化身桌遊當文宣 集資平台募資達百萬

今天是4月7日,是鄭南榕殉道31周年的日子,也是「言論自由日」。從去年的炎夏到寒冬,一直到今年2月遇上武漢肺炎疫情,香港人反送中的抗爭之火依然未熄,只是形式上有所轉變。早於去年底就在網上集資製作的桌遊「香港:2019夏(Hong Kong: 2019 Summer)」,盒裡內容可以看到「有品360」、「黑心西餅」店舖,以及「光頭警」、「白衣人」等角色,讓人無法忘懷。遊戲製作人P先生(化名)清楚明白香港所發生的事,需要靠「國際線」宣揚到國外,讓更多人知道事件的來龍去脈。去年底即陸續邀約遊戲製作人P先生(化名)在網路做訪問,但香港警察濫暴、濫捕事件頻傳,製造白色恐怖,讓P先生非常謹慎地先確認記者身分後,再相約於香港《蘋果日報》大樓內受訪,才比較安心。同時,因為遊戲製作上沒有用到中國生產商,而外國製的樣品改了幾次後,仍遲遲未寄到,最後終於確認在今年初進行訪問。於市區接見未曾謀面的P先生一起進入香港將軍澳,「你穿什麼樣式的衣服?」、「黑色上衣、黑色褲子、黑色背包跟黑色口罩。」上車後他說:「剛剛遇到幾位防暴警察,好險有搜我身,等會兒見到遊戲道具,就不會說我有藏攻擊性武器呀。」這就是現在香港人對於警察的印象。集資達標 被指唯利是圖被問及參與反送中運動程度,P先生說:「遊行一定會到,也會幫忙製作文宣。」問及何時有製作桌遊念頭,他說:「應該是2019年6月開始,因為從那之後,香港有愈來愈多起事件發生,記得6/12的香港佔領行動,我在現場留到很晚才回家看直播,接著7/21、8/31的暴力事件……有太多素材能收集了。」自去年12/9起在Kickstarter平台集資,一個月後已達46萬元港幣(約181萬2400元台幣),比預期目標超出5倍,支持人數逾500人,但近期他卻飽受批評,直指是「人血饅頭」,藉由踏著他人才能上位獲利。「其實沒有想過要賺錢,但Kickstarter不能寫公開募資,扣除成本後、我用賺到的錢再挪去製作同款桌遊,就能有現貨義賣,而賣掉的錢,再看要捐哪邊。」P先生指出,這個計劃不會賺錢,但提到「人血饅頭」,他自有一套見解,「香港每天都在討論黃色經濟圈,許多消費者在消費時,會優先光顧與他們有相似政見及理念的餐廳或店家,透過消費讓金錢回流至黃色經濟圈,因此就可聘請抗爭者,讓年輕人上班,這樣才是長遠發展。」說到聘請同為抗爭者一起做設計,他在這計劃中其實也有請一位抗爭者兼職編排版面,P先生說:「未來如果規模再擴大,就可以多請幾位。」製作團隊暫時只有3人,「我負責畫畫、設計,另外2位負責3D模型、寫字。其實成本可以再壓低,不過我沒想移到中國印,這次沒用任何中國資源,都是歐美那邊印,加上自己用3D列印機製作。」Kickstarter說明會在今年內交貨,P先生表示,平台預估較寬鬆,應該最快3、4個月內有貨,「自己手上有一個專案,可以全力製作,交貨之後就開始有現貨,也能視義賣狀況而定。」蒙面受訪 怕被女友媽認出其實P先生一直以來都從事桌遊這門生意,「我在香港讀中學、大學及碩士,之後到義大利進修美術,碩士攻讀與遊戲設計有關,因為我12、13歲開始就自己學寫遊戲。出社會工作後,一開始是打工時參與手機遊戲製作,但覺得手遊很難有故事性,形式上都是在想如何能讓玩家儲存課金(遊戲中使用現金購買道具等的營利模式),我做一陣子後開始覺得悶,就嘗試自製桌遊放上網路販賣,一次做10多款,維持基本生活開銷。」說到遊戲受歡迎程度,抗爭主題其實反應都一般,「這次主題較難,外國人未必有興趣,但超愛桌遊的狂熱者會想先買起來,這正合我意,我在想有些不在意地方新聞的外國人或許會留意到這件事。」哪些主題最好賺?「如果要賺錢的話,配合外國人喜歡的主題,例如喪屍啦。」這次蒙面接受訪問,P先生說其實並非怕被起底,而是有個私人原因,因為女友媽媽政治立場與他和女友不同。他說純粹不想女友難做人。「怕有些親戚可能會看到報導!」所以,P先生選擇蒙面受訪謹慎一點,不過能有一位與自己相同立場,甚至更為熱衷的女朋友,的確要好好珍惜。角色扮演 釐清事件始末在玩法方面,對桌遊不熟悉的記者其實覺得是桌上版RPG(指角色扮演遊戲),但加入大量抗爭元素,首先是「同進同出」,「遊戲不是競爭類型,而是合作玩法,4個人一起出任務、同贏同輸。」每人有不同數值可累積經驗,也有不同卡片可以使用,例如「推」、「踢」、「救手足」等,直到玩家體力、意志歸零就要離場。敵人則憑公仔示意,P先生說:「光頭警、白衣人、防暴狗……指的是遊戲裡有防暴警察。敵人會有裝甲值,玩家還會有用智力出的招數,例如『呼口號』,全員一起高呼口號可以對敵人造成意志傷害。」隨著不同地圖會有不同任務,可能是救人,並從中得到獎勵就可增加數值或抽新卡,「有時候狗……我的意思是遊戲裡的警察會發狂,例如以雙倍速度襲擊你。」P先生說。如果玩過線上遊戲,就能理解警察是由電腦操控,不過,玩這款桌遊應該沒有玩家想扮演警察這角色吧?但P先生卻認為:「一定會有玩家想扮警察,我知道一定會有人想這麼做。」
這次集資的支持者中,有3成是香港人、7成是外國人。「其實桌遊是一個很好的媒介能傳播訊息,因為每個任務都需要玩家融入於遊戲角色。有的外國人是完全不知道香港所發生的事,或許有瞄到新聞標題,但如果玩這款桌遊,就可以多深入了解。」對於遊戲中的任務,P先生有堅持,「因為想將事實告訴其他人,所以不會誇大其辭,所有任務題材都是真實發生過,我自己親眼所見或是觀看新聞,像是去年8/31發生的太子站車廂事件,或是去年7/21的白衣人無差別攻擊事件。」專攻「國際線」的成效如何?「很多人會私下問我,像有位美國大學教授退休後,在家設計與教育有關的桌遊與App,他說看到我的遊戲後,勾起他的回憶,他在60年代時是大學生,也曾經歷過警察濫暴濫捕,所以他對反送中的事情很感興趣,也很想貢獻心力幫助香港年輕人。」從2019年6月至今,抗命加上抗疫,P先生說:「我們深刻體會一個非民選政府帶來的禍害,這不是不想談政治就能避開,可能大家都不知道未來會走向何方,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貢獻專長出一份力,凡能力可及就去做,每個人都有能力,其實去黃店消費、幫助黃圈活絡經濟都算數。」(香港《蘋果日報》/提供)小檔案:香港:2019夏
香港:2019夏(Hong Kong: 2019 Summer)是款關於香港抗爭主題的桌遊,2019年12/9於Kickstarter平台集資,一個月後達46萬港幣(約181萬2400元台幣),比預期目標超出5倍,支持人數超過500人,遊戲售價港幣452元(約1781元台幣)起,預估2020年12月交貨。
遊戲FB粉絲頁:HK Summer 2019 the Board Game出版時間:00:05
更新時間:20:43(新增小檔案及照片)


在香港:2019夏(Hong Kong: 2019 Summer)遊戲裡,玩家需一起出任務,同進同出、就連輸贏也是一起的。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遊戲裡的建築物,可以看到有品360、黑心西餅等店舖,場景相當逼真。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每個任務都會有防暴警察出現。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救手足」行動卡片,玩這遊戲就像經歷這場反送中運動般,讓大家更團結。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光頭警長這個角色,不僅在現實世界亂舉槍瞄準民眾,更開設微博發表政治言論。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遊戲裡的女性抗爭者,是屬於玩家的棋子。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全身刺青的白衣人,在去年7/21的元朗襲擊事件中必須記得他們的暴行。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