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立會「死士」早有坐牢準備 寄語兒女:看老爸今日做了什麼

昨凌晨警方逼近立法會準備清場的緊張時刻,大部分示威者決定撤退,4名「死士」執意留守,不畏被捕甚至受傷。其中一名24歲示威者說:「早預料到了,若沒料到要坐10年8年的牢、會有一身傷,何必要進立法會?」這名已為人父的年輕爸爸說,佔領立法會有象徵意義,他在香港長大,喜歡有自由、尊嚴的生活,他反問質疑行動者:「你願意放棄自由嗎?」

死士飛機(右)說,佔立法會有象徵意義。香港《蘋果日報》

父躲文革避走香港「不應輕易放棄自由」

準備「就義」的「死士」之一飛機(化名)接受香港《蘋果》訪問,說明死守原因,他從上月9日首場反送中示威至前天的七一遊行,示威者付出很多努力,「從100萬人到200萬人,到前天的50多萬人,我們做了那麼多,不能任由這個運動就這樣冷卻。回家睡覺就結束這個運動嗎?」他堅持佔領立法會有象徵意義,雖然「不是很有用,但就是一個象徵」。
身為父親的飛機表示,他在香港長大,其父因文化大革命避走香港,幾經辛苦游泳赴港,中了一槍,才爭到有尊嚴的生活,他反問:「我作為人父,是不是應該輕易放棄自由?」
經過612一役,示威者對警方武力不會陌生,也明白留守的風險,飛機說得坦然,「早在預料之中,如果沒料到會坐10年8年的牢、會有一身傷,何必要進立法會?」


最後留守只有4人,飛機透露他們的最後部署就是死守至最後,「人很少,只能盡量死守,鎖死5道門,但我們也知道如果下面形勢不太樂觀,也守不了多久」,但他不甘心就此離開,「我們早就知道共產黨,我們不可能跟他們打,解放軍很壞,我們一定不能跟他們打,但膽子不夠的話,何必要出來呢?」飛機也說,不會怪責選擇離開的示威者,因為其他人有不同的看法,「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作為父親,他想對子女說:「老爸給不了你什麼,看一下老爸今日做了什麼吧,看能不能給你們人生有什麼方向,對與錯我不敢講,你們有自己的想法,思考一下吧!」
大陸中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