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郭芷嫣對話外流 律師:「資方間諜」殺傷力大

長榮空服員罷工落幕後餘波不斷,空服工會理事郭芷嫣揚言「電爆」落跑者、「加料」,長榮展開調查,將她轉為地面勤務。郭芷嫣在群組對話被流出,勞動法律師吳俊達直言:「『資方間諜』殺傷力強大」。

吳俊達前天在臉書以「關於資方間諜的法律問題?」為題發文,他提到本次「長榮郭姓空服員」目前被停飛的事件,她是因為在工會幹部群組內的「留言」,遭到不明人士「截圖」並交給公司,進行後續法律責任的追究。

吳俊達指出,類似的情況,在之前發生的「遠航運務員解僱案」,已經發生過。原告(運務員)遭遠航解僱的證據,是Line群組內的對話截圖,而這些截圖內容,正是「資方間諜或暗樁」主動提供給公司的。

「這兩個案件,共同凸顯了一個有趣、重要的法律問題:對於『資方間諜』的強大殺傷力,法律上應該如何消除這樣打壓工會及勞權的行為?」他舉德國勞動法權威學者Wolfgang Däubler在教科書中的內容:「雇主不得安排秘密的調查人,比如:讓人偽裝成『實習生』,並且將人安插在企業裡,然後讓他定期報告觀察到的情況,以及他與其他同事的談話內容。」

他認為,我們必須正視的法律問題是:如果法律上不禁止「資方間諜」透過任何形式滲透工會或勞工討論群組,並嚴格禁止「間諜蒐證」在法律上之使用,則勞工(工會)的「團結權」、「工作權」都必然受到嚴重危害。

「我們必須進一步面對以下界線劃分的難題:在哪些案件或程序上,必須嚴格排除,這些由資方間諜提供證據的證據能力?在那些例外情況下,法律上則可以允許雇主採用秘密調查手段?用途是否僅限於生產營運改善,而不包括人事管理?」

此外,上述資方間諜或秘密調查人的蒐證問題,不能只依靠工會或勞工組織,「事後」才透過「除名」或其他「紀律處分」,來亡羊補牢而已,尤其,間諜、細作的身份通常是難以釐清、求證。「因此,我們必須『事前』在法律上、證明上,就針對這樣『不正取證手法下的證據』,直接給予『封鎖效力』。」

他說,這些留言截圖,都應該禁止在法律上作為證據使用,不論是企業內部懲處、民事責任、刑事責任,都應該全面排除作為不利當事人認定時的「證據能力」。(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郭芷嫣(左圖)在LINE群組揚言要「電爆」落跑者、在反罷工機師餐點「加料」。資料照片

勞動法律師吳俊達直言:「『資方間諜』殺傷力強大」。翻攝吳俊達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