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特稿】罷工預告期蓄勢入法 緊盯勞動部以防「開小門」

台灣史上最大規模罷工落幕,長榮空服員癱瘓長榮20天、損失將近28億,社會再度掀起罷工需有預告期的聲浪,加上工會一開始就陷入「為罷工而罷工」爭議,過去堅守立場的勞動部不得不鬆口修法。一旦罷工預告期或授權期入法,勞工將喪失手中最有力武器,拖累的恐是全台勞工,這一場罷工,註定沒有人是贏家。台灣近年歷經3次航空業罷工,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時,旅行業、航空業各界就要求訂定罷工預告期;今年2月華航機師罷工,連交通部都跳出來支持預告期,但勞動部始終按兵不動,守住修法底線。主因在於,其他有規定罷工預告的國家,無論罷工門檻、程序都較寬鬆,但台灣相對嚴格,若再訂定預告期,勞方手上等同沒有談判武器,缺乏直接有效的手段,可讓資方願意坐下來對等協商。然而,這次長榮罷工,竟吹響罷工要有預告期的號角,除因時間太長造成影響人次、賠償金額均創下歷史新高,引起社會反彈;也因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行為與言論屢受質疑,工會在6月20日勞資協商會議中,因第一項訴求談不攏、不到70分鐘就宣布破局,讓工會頓失輿論支持。工會在還沒談及其他訴求的情況下,立即綁上粉紅頭帶啟動罷工,被冠上「預謀」不說,加上從宣布到啟動只有短短2小時,也創下「最突襲」紀錄,自然引發不小爭議。也因此,這場罷工就一開始就落入「為罷工而罷工」的爭議,也讓首當其衝的旅行業者趁勢高呼「航空業有不可取代性,罷工預告期應入法,運輸業與其他業別分層次談」;站在旅客權益立場的交通部、消基會等單位也大力支持。守護勞工權益、始終未軟化的勞動部,如今似乎也只能妥協。此外,眼前社會輿論幾乎一面倒,恐將加速修法進程,這樣的結果絕非全台勞工所樂見,長榮空服員罷工雖獲得部分勞動條件的實質改善,卻恐賠上全台勞工未來與資方一搏的機會,實非勞工之福。根據《勞資爭議處理法》,罷工是勞工最後、也最有力量的武器,可迫使資方同意與勞工協商。一旦強制須預告,資方將更有餘裕應對,勞工手中籌碼將成流沙,更直接扼殺國內勞動意識抬頭的進程。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背後由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扶植,由於桃產總長年投身工運,相較空服員,應該更熟悉勞動法令狀況,也更應該預想到這次預謀式的罷工行動,將更激化社會支持罷工預告期入法。眼看推動修法木已成舟,下一步應是盡力將傷害減至最小,緊盯勞動部如何修法,避免重蹈彈性工時、責任制不斷「開小門」的覆轍,讓勞工淪為待宰羔羊。(專題組/陳宜加報導)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6月20日勞資協商破局後立即綁上粉紅頭帶宣布罷工。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