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專家分析】員工因私下言論遭開除 學者:懲罰思想犯

長榮空服員罷工結束,但勞資關係依然緊張,長榮航空連兩天開除在臉書或在LINE群組發表言論機師和空服員。勞動法學者指,長榮以飛安為由開除員工,但該員工的言論是否真的使人心生畏懼以致於影響飛安?加上工會罷工才在雇主施壓下心不甘情不願結束,考量整體勞資關係脈絡,長榮此舉有可能構成不當勞動行為;對於員工未予告誡、未給予改善期等就直接免職,也有處分過當問題。曾任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的東華大學財經法律系副教授張鑫隆說,郭芷嫣的言論可分為兩部分來看,長榮航空認為其「加料」言論有危害飛安之餘,是引用《民用航空法》第101條規定,構成要件是以強暴、脅迫或其他方法危害飛航安全或其設施者,可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但過去員工類似言論長榮是否都做同樣認定?郭的言論是否真的使人心生畏懼?「真正的法律人都不會將這些和飛安連結在一起」,只是合理化雇主不當對待的動機。張鑫隆說,郭言論指要對於罷工但中途歸隊的會員要「電他」,但依《工會法》規定,工會本來就可透過內部章程,對於這類會員行使工會統治權開除,郭又是工會理事,這本來就是可能的言論。張鑫隆說,不當勞動行為裁定並不是有看雇主行為是否合法,還會將勞資關係、背景和脈絡一併納入考量。空服員工會才剛結束罷工不久,而且罷工是在資方施壓下心不甘情不願的結束,處分郭芷嫣危害飛安構成的要件又很弱,而且是針對員工私下的言論進行制裁,這等於是「制裁思想犯」。他研判,最後認定長榮航空為不當勞動行為的機率很大。但同樣曾任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的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則有不同看法。辛說,郭芷嫣和昨被長榮開除的朱姓機師,雖然都是工會會員,但公司並未針對其他帶頭罷工的工會幹部做同樣處分,若相關言論確實違反公司內部獎懲規定,他認為不當勞動行為不見得會成立。但辛炳隆說,只因為員工私下的言論就直接免職,是否有處分過當,確實有討論空間。律師廖芳萱則說,不論是對臉書好友或是LINE群組,只要3人以上就算是公眾,何況當事人發訊息,友人也是接受到訊息的一方,因此很難認定侵害隱私權。廖說,長榮航空以貼文或對話截圖來處分,即便符合公司工作規則,直接免職是否符合比例原則也有討論空間。這言論是真的要動手做、還是只是同事間的謾罵?發生後公司有沒有先記過再給改善期間?這些都有討論空間。(唐鎮宇/台北報導)


長榮空服員罷工落幕,但勞資關係依然緊張。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