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名采】阮慶岳專欄:芒果的滋味

阮慶岳/小說家、建築師長久以來,我想到夏天時,浮現腦海的意象,就是黃澄澄的芒果。我是生來怕冷的人,一感覺到入冬的氣息,心情就颼地立刻颳起寒意,尤其特別要懷想起夏天的各樣好處起來。我記得小學剛從南台灣搬到台北,就完全被台北冬天的陰雨寒冷嚇到,儘管母親為我們配備衛生衣褲以及毛線褲,睡前還用小暖爐烤熱被窩,但是那樣儼然如臨大敵的冬日氣氛,我依舊是印象深刻。也因此,整個台北冬天如此的難受,讓我一直想念著屏東的夏天。在屏東的夏天,其實是伴隨著暑假一起到臨的,通常是在大人們紛紛去睡午覺,外頭震耳嘶鳴的蟬聲,以及熱到柏油馬路黏腳的下午,也是最顯無聊的時候,鄰家小孩來相約的壯闊旅程,其中包括去偷襲鄰居結實纍纍的芒果樹,這樣以細竹竿與憑靠石頭的努力,收穫不僅大半慘澹,也常招來惡犬與大人的追趕辱罵。那時的芒果,還沒有現在的碩大與金澄色澤,能吃到真正不帶酸勁的甜味,應該是幸運有福氣的。後來,一如台灣的許多水果,有各樣忽然出現的芒果品種,也都變得甜美漂亮無懈可擊。我還記得在這樣水果大變身的時期,各種打針作假的傳聞,其實十分廣泛平常,我們甚至都要盯看剖開的西瓜或芒果,仔細去研究有沒有施打糖精的痕跡。但是,很快就明白芒果本就是這樣的甜,不必造假就豐盈誘人。唯一的麻煩,反而是怎麼可以吃得盡興,卻又不怕吃相難看,甚至沾得衣服上汁液紛飛,落得教養儀態全無。當然,如果能夠有人切盤伺候,刀叉輪替的優雅入口,自然十分美好,要不我會直接對著洗碗槽,落英繽紛的大口吃起來,還可以邊沖水洗嘴手,最近的進化版,就是直接切好攜入浴室,一邊淋浴同時大快朵頤起來,完全沒有會弄髒什麼的壓力存在。有時,我望著美好的芒果,會感覺得到老天的善意,可以有這樣的果實,安撫我時時顯得空虛的肚腹與心靈。當然我特別流連鍾愛的,還是像芒果這樣的熱帶水果,那種奔放、無私與野勁的個性,好像包藏整個夏天的濃烈溫度,只要一口咬下去,就甜蜜繽紛的四下綻放,讓我只能跟著心花怒放了。 


阮慶岳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