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電影《返校》製作人返校 曾想「巴」以前的自己

赤燭遊戲公司前年推出以台灣文化及情境為背景,穿插聯想白色恐怖情節的遊戲《返校》,引發熱烈討論,也成為社群網站焦點,甚至觸動兩岸政治神經。赤燭共同創辦人姚舜庭是大同大學電機工程學系肄業,他今天也「返校」與100多名學生對談。姚回憶,他曾經很想回去「巴」以前的自己,提醒學生達成目標需要自己準備好,和外在機緣配合,碰到挫折「不要一直發散負面情緒」。《返校》背景設定1960年代的台灣戒嚴時期,遊戲中融入香爐、腳尾飯等台灣文化元素,也納入白色恐怖時期的匪諜、黑名單等政治元素,讓玩家在解謎過程中挖出白色恐怖真相。姚舜庭當時曾經表示,完全沒想到遊戲會暴紅,像「被雷親到」,遊戲耗資400萬至500萬元,共有6位合夥人,加上工作人員,整個團隊只有8人。姚舜庭回憶,其實他的大學時代「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很想回去「巴」以前的自己,有時候學校是一個逃避的場所,但當初不願意面對的事情,最後還是要去面對。姚說,他2005年開始工作,做了幾年後,想自己開工作室,結果碰到金融海嘯,當時很多大遊戲公司解散,釋出很多開發人員;2010年,社群網站興起,也給了他機緣,他認為達成目標需要自己準備和外在的機緣,要先知道目標在哪裡、你能怎麼達到。至於過去的挫折,姚舜庭提到,他最挫折的回憶是當時沒有好好結束學業再去服役,以及開工作室遇到金融海嘯,他認為就是「還沒有準備好」,外在條件沒辦法支持,所以就好好面對自己、回到職場去。他提醒學生,碰到這種情況「不要一直發散負面情緒」,如果有憂鬱情況,要找專業人員諮商,還是要朝目標慢慢推進。當時創業也是從資本額100萬元的公司開始,先接案,做過醫療復健的案子,也開發過App,還曾經碰過遊戲做不完,錢已經快「燒」光了,都要想辦法找進資源。有學生問到《返校》,姚舜庭說當時只是想做個具商業性、可能擴散的作品,融入恐怖題材和在地元素,內容包括跟台灣有關的歷史,當時沒有想很多。他認為,與其說大家不想碰歷史,不如說大家「習慣」,當時他不知道有沒有人在意這樣的題材,暴紅的時候他很震驚,「原來是大家(對歷史)真的空白」。他也認為現在的年齡層會比較認同政治、歷史和自身有關。姚舜庭說,很幸運《返校》電影由徐漢強導演,他保留了故事的核心,當初大家也都有共識,拍完之後會引起話題和後續效應;有人談到電影對電玩的「還原度」問題,姚舜庭說這是兩種不同的媒介,翻拍有一定難度,不過導演本身也是遊戲玩家,相當專業。姚舜庭表示,他和開發者們都是喜歡敘事的人,喜歡閱讀,在遊戲裡好好地把一件事情說好、把少數幾個角色說好。他也提到,《返校》中的日式建築靈感來自大同大學老校長故居,他在學的時候還沒有開放,有幾次帶小孩回校園逛,就加入遊戲場景。有學生問,製作遊戲碰到意見不合,怎麼解決?姚舜庭認為創作沒有標準,他有時候也會和同事吵架,「氣到睡不著覺」,不過創作也有限制,大家冷卻以後,都會互相妥協。(蔡永彬/台北報導)


赤燭遊戲公司共同創辦人姚舜庭。蔡永彬攝

赤燭遊戲公司共同創辦人姚舜庭與學生對談。蔡永彬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