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低薪領3萬】「留台」燈光師數月沒戲拍 兼職外送靠3萬補貼撐生計

疫情衝擊百業,許多人生計困難,原本月入10萬多元的燈光師蔡岳澄,已經好幾個月沒工可開,只能兼職食物外送員,另透過職業工會申請勞動部的3萬元補助,他說,要拿補助來繳房租,近期已開始談廣告片等短期案子,盼疫情趕快結束、有戲可拍。如果可以,希望留在台灣,「做到自己沒力氣為止。」蔡岳澄今年43歲,入行近9年,之前參與過的作品有《麻辣鮮師》電影版、三立電視劇《極品絕配》、八大偶像劇《90後的我們》、台視8點檔《加油!美玲》等,還有暑假將上映的國片《馗降:粽邪2》。入行燈光師9年 接拍偶像劇月入逾10萬入行之前,蔡岳澄曾擔任民間公司隨扈、房屋銷售員等。他說,不習慣太長時間待在一個地方,會覺得疲乏,喜歡工作多元化;他是復興商工畢業,某次有同學找他去劇組幫忙,可以看到藝人、出國出外景,讓他覺得很新鮮、不會枯燥,就擔任燈光工作到現在。蔡岳澄說,他擔任燈光師對外接案,看拍攝的影片規模、預算決定要聘請多少人。他舉例,拍偶像劇或廣告,燈光師要帶2、3個助理,若是拍電影則需要7個助理;在拍攝的前置作業,他需要現場勘景、和導演討論,他自己沒有器材,再向合作的器材公司租借。當燈光師有多少收入?蔡岳澄表示,以拍偶像劇來說,團隊1個月可拿到32或33萬元,但要支付器材、員工費用,情況好的話,月收入約有10至11萬。演員沒法戴口罩演戲 電影沒得拍幕後人員嘸收入但他強調,燈光師平均每天工作時間12小時以上,有可能連拍24小時沒休息,而且沒案子就沒收入;以電視劇3個月一檔來算,順利的話1年可以接3部,中間可能有沒工作的空窗期,如果只在家空閒1至2周,已經能算「無縫接軌」。武肺疫情爆發後,許多原定開拍的新片都延期,電影院只能縮短開放時間或是播舊電影,觀影人數也減少。蔡岳澄說,演員也怕被傳染,但不可能戴口罩演戲,很多金主不敢投資、電影沒得開拍,他們幕後人員也受影響。他指出,台灣找幕後人員多半都沒有簽合約,只先口頭告知,真的開拍再簽合約,有時會因為資金或演員檔期延後,在台灣就沒有太多的保障,不像國外有工會可以保護幕後人員權益。蔡岳澄說,一開始他以為疫情一下子就過了,但是從手邊的案子結束後,已經1個多月都沒有案子可接;雖然原本都有在談,例如有一部戲5月要開拍,是香港的資金,但很多資金進不來、沒辦法開工,口頭講講也沒有真的開拍。口頭接案沒證明申請藝文紓困 還好在工會投保可領3萬蔡岳澄本來想申請文化部的藝文紓困1.0,但他接案從來都是口頭告知,拿不出任何證明,自認為申請不到就放棄了;後來他透過北市影劇職業工會,轉申請勞動部的無一定雇主勞工生活補貼,約1周拿到3萬元,「對生活有一點幫助,不然真的壓力好大。」他說,紓困的3萬元會用在繳房租、工會費用,並預留一些繳保險費用和未來的生活費。蔡岳澄說,他單身,影響程度就他自己,但對有家庭的同事影響很大,後來他去當食物外送員,多少維持一點收入。單身一人飽全家飽 兼差外送員有得賺先賺他說:「送外送是一時的,不是想要做的東西」,他接食物外送單比較不固定,因為還是要以正職為主,無法估算平均收入多少錢,但大約佔近期生活的一半,「有得賺先賺」。疫情趨緩,蔡岳澄說,已經接到短片拍攝案,但據他觀察,還不算完全回溫。希望疫情趕快結束,政府重視演藝圈,大家都有戲可以拍,並讓戲劇促進觀光產業發展。他提到,中國大陸的待遇比較好、資源也夠,很多人都去了,他也曾經去過,想要參與大製作,如北京紫禁城的大場面,這點台灣比較缺乏。如果可以,蔡岳澄還是希望留在台灣,「做到自己沒力氣為止。」(蔡永彬/台北報導)


燈光師蔡岳澄受疫情衝擊沒片可拍。蔡岳澄提供

入行9年參與過不少熱門偶像劇的拍攝,圖為拍攝現場。蔡岳澄提供

參與過多部票房電影,圖為外景拍攝現場。蔡岳澄提供

接拍一檔戲,整個燈光團隊一個月可入袋30多萬元。蔡岳澄提供

有戲可拍時,燈光師有可能連拍24小時沒休息。蔡岳澄提供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