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尹馨切腎蛻變工作狂 凍卵嫁阿中沒說死

出版時間: 2020/09/18 06:12
更新時間: 2020/09/18 06:48

擁有3座金鐘視后的女星尹馨今年在事業跟健康上都出現重大轉折。除了4月開刀切除部分右腎,事業上也打破自己「絕對不要再演舞台劇的承諾」,睽違10年,她再度站上舞台演出《我們與惡的距離》全民公投版。該劇壓力大到她曾倒在玄關就想躺著不動,也曾是排練演員中每天被「筆記」最多的演員。但她認為這是突破自我的一年,從「懶惰」的人變成工作狂。

術後康復的她,昨接受《蘋果新聞網》獨家專訪。她回憶起今年4月,因為連續高燒,一度以為自己中鏢肺炎,趕緊去醫院檢查。醫生嚴肅告知她,腎臟有7公分大的腫瘤,甚至可能是癌症二期。她雖然震撼,但是也是平靜的,「才赫然發現,我一直都很盡力的活著,忽然覺得如果上帝要我回天家,也沒有太遺憾」。

進入手術房時,她也沒有太多驚慌,只是想著化療之後還要出來演戲,「要演到最後一刻」,甚至一路觀察手術台、感受手術房的低溫、燈光,心裡想著:「每一個過程,以後我(演戲)一定會用到,這一幕我要用在我的表演裡。」似乎也開始蛻變成一個工作狂。

尹馨住院期間,也有不少劇本找上門,《與惡》就是其中之一。她笑說:「我就躺在病床上看劇本,看到幾場很打動我的戲,加上他們要公投會有4種結局,觀眾可以決定角色命運,如果我活著、我有力氣那我就來演好了!」手術之後發現是良性腫瘤,她更覺得是天時地利人和,毫不猶豫就答應演出。

10年前她首度演出舞台劇是李國修的《徵婚啟事》,因為壓力很大她陰影延續至今,甚至暗暗在心中許下「再也不要演舞台劇」的誓言。但隨著時間過去,生命歷練變多,加上走過生死交關,她覺得可以再次嘗試。不過一進了排練場,她直說即便已有心理準備,仍然是「無法想像的困難」。

尹馨舉例舞台劇的難在於第一個是不能重來,第二是《與惡》舞台劇有4種結局,都是由觀眾即時投票,當下才會知道下半場要演什麼,角色也會往全然不同的方向改變。她表示:「每次投票我都在台上,然後要馬上轉換,往另一個地方奔去。」甚至有一場戲,她的「辦公室場景」系統出了狀況,根本沒有被推上台,但她也直接演出,事後劇團也稱可以退票,她笑說那一定是今年她人生最精彩的時刻。

該劇探討很多社會議題,有朋友說出了劇場後因為當下投票做了一個很任性的決定,也開始反省自己,這讓尹馨覺得自己的表演更有意義。交往約兩年的男友張承中(阿中)也買票看了首演,但她笑說阿中的反應卻是「議題太沉重了」。她解釋,可能對於阿中來說,該劇跟他的律師工作太接近,沒有看劇的放鬆感。

尹馨說,她跟阿中談的是很成熟的愛情,雖然偶爾還是會有爭執,只是現在的她,已經能夠理解很多事情是不同性別處理的方式就不同。好比阿中習慣離開吵架現場,而她都會很想當下解決問題。但她笑說:「他口才還是很好啦,只是有時候不太想解釋那麼多」。

尹馨回憶過去談戀愛,她笑說最狂的經驗是,因為知道前男友去見了前女友,她就將前男友家中所有的電源都開啟,音量調到最大,水龍頭、窗戶也全部打開,然後她甩頭出門,「反正鄰居抱怨的人是他,看他要多久回來挽救」。但她說雖然當時覺得出了一口氣,事後想想其實什麼也沒得到,隨著年紀增長,現在也不會再那麼任性了。

尹馨說,她跟阿中不會特別提自己的過去,笑說反正現在有Google,還偷偷虧他一下「自己的都看不完了」。只是眾所皆知阿中仍會協助前妻Selina一些法律問題,她淡定說:「我覺得(他們)那不是很容易走過的關係,我可以理解他們需要互相幫助、互相協助對方,那也是他的工作,大家都是成熟的。」

尹馨也透露去年已經去凍卵,生小孩不急著一時。是否有跟阿中談婚論嫁?她回得很模糊:「我沒有覺得非得要,但我也不能否認不是我的目的。」不過如果要生小孩,她還是希望是一個有父親、有母親的家庭,因為她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同時扮演好雙親的角色,給小孩足夠的愛。

尹馨表示,走過生死關卡,更明白時間的可貴,「以前很隨心、也不會焦慮,很有自己的步調,用『懶散』的步調在安排。但這一次,好像突然之間,我覺得時間很寶貴,如果我可以在我的工作不是只為我自己,我應該要全力以赴去做!」直說現在是個工作狂,連媽媽都常常見不到她。可是家永遠是她最放鬆的地方,她笑說常常回家,一躺就可以睡上24小時,「睡著時是晚上,醒來是隔一天的晚上」。

今年出院之後幾乎都在工作,除了馬上擔任台北電影獎的評審外,也進劇場排演,本周還殺青一部電影,幾乎馬不停蹄。7月中的生日也在忙碌中度過,她只想要好好睡覺,表示還特別提早講不想特別收禮物或是吃晚餐,但阿中仍貼心地為她準備了一束花。尹馨說因為下次演出在10月,在此之前她希望能好好補眠休息,也計畫下周好好在島內旅行為自己充電。《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將於10月移師台中、高雄、台南、嘉義、桃園、新竹等地演出,售票洽兩廳院系統。(楊絲貽/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