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120幀率也不是3D!李安自評最難拍的是這部

出版時間: 2021/01/15 03:10
更新時間: 2021/01/15 13:24
台灣導演李安曾獲兩座奧斯卡最佳導演肯定,是好萊塢的亞洲之光。達志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台灣導演李安曾拍過3D奇幻鉅片《少年PI的奇幻漂流》、連2部以4K、3D、120幀率格式拍攝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爭》、《雙子殺手》等電影,他最近接受美國《娛樂周刊》(Entertainment Weekly)專訪,坦言在他心中最難拍的作品──是2000年推出的經典武俠片《臥虎藏龍》。

《臥》片在北美發行剛滿20周年(2000年12月22日),以1.28億美元(約36.7億元台幣)票房高居北美最賣座外語片,紀錄至今不墜;提名最佳影片等10座奧斯卡獎,並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等4獎肯定。

該片拍攝期長達5個月,集結周潤發、郎雄、楊紫瓊、鄭佩佩等來自不同華人地區的巨星,並遴選當時還是新人的章子怡擔綱,光是聽起來一口流利標準的中文對白,就夠折騰口音不同的演員;遑論片中角色看似不受地心引力束縛施展輕功的突破性武打與特技動作,「拍這部片真的是場冒險,過程充滿許多挫折。演員受傷、疲憊、精疲力盡。儘管如此,當你欣賞電影時,我認為我們達成了某種成就」。

電影故事圍繞在李慕白、俞秀蓮兩位武功高強的大師與叛逆的玉嬌龍等角色上,還有傳奇的青冥劍,李安表示這部片「圓了他兒時的夢」,融合他成長時期喜愛的武俠片、小說,以及他身為拍片者最為觀眾熟知的細膩角色與敘事,他形容,「就像《理性與感性》,但加上厲害的武功」。

他表示,「我從小就對武俠片充滿幻想。武俠片有我喜歡的地方,也有我不喜歡的地方。我會想:『喔,這裡應該是這樣。如果這樣、那樣,看起來會更好。』所以我腦中有許多想法」。他說該片「有我夢想的每一樣事物」,並笑著說,「我全放進同一鍋裡」。

李安拍攝《臥》片同時也在挑戰華人文化中歷史悠久且傳統根深蒂固的片型,他表示他極富雄心壯志的概念,在當時非比尋常,「我改寫了這片型,我認為那是真正的難題。『你想武打…還是你想拍劇情?』我都想要。因此我當時沒意識到我正在把電影從B級升級到A級。我應該要很瘋狂、不羈,但我當時正雕琢相當節制與精緻的作品」。

他打造出一部詩意、動人的動作片,主題包括情感壓抑、社會角色與期望,以及昔日的罪孽,「中國武功不只是講武功,它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哲學、人與自然的關係。我真的想把這些概念投射在電影的劇情與每一部分中」。

該片最經典的一場武打戲,堪稱是李慕白與玉嬌龍在竹林中的對打戲,他說該場戲是存在他腦海中數十年的幻想之一,花了2周時間拍攝,「也是最困難的一場戲」。他回想:「最難做到的就是身體的輕盈感。人不會飛,你要他們沒有重量,要模仿輕盈感,要花費許多力氣。當事情看起來輕鬆容易時,就是最困難的。」

周潤發與章子怡整整2周真的就在樹頂搖來晃去,靠著起重機吊鋼絲,他還透露當年秘辛,「真的非常危險,你把周潤發吊在竹林的半空中──這件事本身就夠可怕了。在他的戲拍完後,我們把他放下來時,起重機往旁傾斜了一點。我當時心想:『哎呀我的天』」,他笑著說,「老天有保佑我們」。

李安與香港知名動作指導袁和平合作片中的武打戲,袁和平才以《駭客任務》驚豔好萊塢,但2人的合作並不順遂。李安對於武俠片中的技巧並不熟悉,並且希望動作戲能與戲劇高度並駕齊驅,他給袁和平「優秀的演員而不是特技演員」,他回想:「而且我談論演技,這真的讓他很困擾。」他解釋:「當兩人對打時,我把它視為像在對話,就像口頭對戲。其中有關係、演變、有衝突,所以袁和平不能只設計他最擅長的炫目武打,我們都得做出很大的讓步。我有時得犧牲戲劇效果,他得為了戲劇效果犧牲美麗的動作。」感覺得出2人之間多所磨合。

他說:「我當時無法盡情做我想做的。」他笑著補充:「結果我做了一些我想做的,但大部分由袁和平設計,而我選擇適合電影的動作…我會說:『我喜歡這個,我不喜歡那個,不適合角色。』通常他們不在乎,只要看起來好看,他們就會去做。所以他也是感到綁手綁腳。」

但他對袁和平與其團隊仍懷著極高尊重,甚至多年後仍對他們的技巧佩服不已,「我不只是從這些人學到動作編排,而是純然的電影。用3個月去構思與規畫,我很尊重這一點,我仍然試著把他們的做法放在我的電影中」。

他認為拍攝《臥》片也改變了他對武俠片的片型與藝術形式的認知,「武俠片其實很像音樂片,武打戲就像歌唱與舞蹈戲,其中有種純真感。把邏輯理性放到一旁,前往兒時的幻想樂園」。

談到該片在國際大放異彩,李安說:「迴響真的很熱烈,我想它能夠在西方大受歡迎,就是因為對該片型的不甚熟悉。它擊中我們的純真,因為它很有新鮮感…在2000年時,世界和現在並不相同。我認為當時氛圍非常包容,而武俠片是很酷的一樣事物,在西方少見的事物,它已準備好要躍然於上。」他謙遜表示:「我只是碰到對的時機、對的地方。」

不少人認為《臥》片的成功,為韓片《寄生上流》去年橫掃美國票房與頒獎季鋪好一條康莊大道,至少李安也認同這一點,他笑說:「如果我說『那與我沒關係』,我就顯得太矯情了。」他接著正色說:「但是我認為這不是我能居功的,因為每個人都有幫上忙。有人為我鋪好了路,還有許多拍片者為那部片鋪好了路,而那部片也為許多新生代拍片者鋪好路。我們是一個大家庭。我們是電影共同體。」(李子凡/綜合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