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愛5關鍵因素公主淪怨婦 江宏傑母姊來亂救不了童話婚

出版時間: 2021/03/04 00:01
更新時間: 2021/03/04 03:37

日本桌球天后福原愛和江宏傑結婚4年來,並非外界所想「王子與公主」童話般恩愛,前天日本雜誌《女性SEVEN》直指福原愛外遇上班族「A先生」,《週刊文春》則爆料,福原愛被江家言語霸凌,更曾遭江宏傑罵「妳這個妓女」,震驚演藝圈及體壇,讓福原愛決心離婚,雖江宏傑表示2人沒有離婚,但婚姻似乎已岌岌可危,《蘋果新聞網》細數2人爆發婚變5大原因,分別為女高男低的「格差婚」、江家難伺候、江宏傑大男人、台日文化差異及江宏傑常因工作不在家。

福原愛自小就是日本媒體關注焦點,3歲9個月參加桌球賽,11歲時當上日本史上年齡最小的國家隊隊員,曾代表日本隊在2012年倫敦奧運奪下女團銀牌、2016年里約奧運女團銅牌,2015年10月世界排名一度最高到世界第4;而江宏傑則是2007年中國公開賽男子21歲組冠軍、2014年世界桌球錦標賽男子團體第3名、2014年亞洲運動會男子團體第3名。

當年2人爆出熱戀時,就有日媒指出,日本桌球協會並不同意,認為這是段門不當戶不對、女高男低的「格差婚」,暗指江宏傑收入、地位皆低於福原愛,且日本桌球協會為2020年東京奧運準備,想以福原愛作為招牌,傳因此對她下禁婚令。

2人克服流言蜚語、步入家庭,並育有3歲女兒「Aila醬」及1歲兒子「小小傑」,且福原愛嫁來台灣後,人氣不減反增,即便3年前宣布退役,她的一舉一動更是備受各方關注,而江宏傑直到去年因接下《全明星運動會》紅隊領隊一職才暴紅,雙方人氣高下立判。

而日本《週刊文春》曾指出,江宏傑一家就像「怪物家族」,福原愛和大姑、也就是江宏傑的姊姊江恆亘(音同宣)關係很糟,婆婆則把她當作金雞母,有次福原愛把手機關機,江恆亘竟直接打家裡電話,劈頭就罵:「都是妳害我們家裡氣氛變得很糟!」

加上江恆亘常在網路公開他們夫妻私照,江宏傑只站在江恆亘那邊,讓福原愛不堪其擾,之前福原愛曾被問及此事,江宏傑卻立刻說:「她是我姊姊,沒有困擾。」福原愛只能順著江宏傑的話,「我也覺得還好,只是擔心造成身邊人的困擾」。

有回她在房間偷哭,婆婆安慰她,讓她相當感謝,沒想到有一次婆婆卻對她說:「妳是我們家的金雞母!」江宏傑覺得她小題大作,婆婆得知她告狀後,對她的態度轉趨冷淡,即便她稱讚婆婆好廚藝,會被酸是「日本人特有的奉承」,只要做錯一點家事,還會被罵:「就是這樣才討厭日本人!」在身心俱疲的狀態下,體重掉了10公斤。對此《蘋果》記者傳臉書私訊給江恆亘,詢問日媒報導她與媽媽言語霸凌福原愛是否屬實,她截稿前未讀未回應;她的前經紀人田定豐則表示:「她是個善良的女孩,之前日媒就說她是妖怪大姑,自己躲起來默默的哭,我們只能安慰,真的覺得她很委屈。」

福原愛雖常說江宏傑很體貼,是神隊友級的好老公,但日媒指江宏傑其實私下很大男人又冷酷,2人當年先在台灣宴客,再到日本迪士尼舉辦豪華婚禮,但到迪士尼前一天,江宏傑突然說「我肩膀痛,明天不能去」,讓福原愛超慌張,大哭向江宏傑求情,他則大罵她:「妳讓家裡的氣氛很糟。」

而福原愛懷有女兒Aila醬時,因害喜嚴重,有時一天吐了10多次,江宏傑卻罵她「這樣(肚裡胎兒)一點營養都沒有」,福原愛還自我檢討,認為是自己賀爾蒙失調,是她的問題,但她多吃一點,又會被江宏傑嫌胖。

最讓福原愛傷心的,是江宏傑討厭她愛打扮,2019年時她去看牙醫,原本穿家居服的她,換上外出服就醫,江宏傑陪她一起去,她自認沒有特別打扮,但回家時,江宏傑竟痛罵「妳這個妓女」,讓福原愛難以釋懷,當年她曾帶著兒女跑回日本,江宏傑追到日本求她回心轉意,夫妻談判了10天,福原愛對江宏傑下最後通牒,「再一次就離婚」,但江宏傑故態復萌,婆婆大姑也是,成為壓倒這段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

異國婚姻之所以不易,文化差異也是一大因素,福原愛曾說,婚後隨江宏傑在高雄定居時,2人經歷多次磨合、吵架才找到合適相處之道,江宏傑曾提及,結婚初期一返家,福原愛就會在門口等著,替他拿拖鞋、脫外套,讓他直呼「太可怕了,壓力超大!我跟小愛說『妳千萬不要這樣』」。

她還在適應文化、飲食、氣候時,她懷了第1胎Aila醬,因孕吐嚴重,對於所有台灣小吃都抗拒不已,人生地不熟的她,有回在超商看到日系產品,竟站在原地崩潰大哭,她也開玩笑說,當時月子中心的護理師是她的第1個朋友,直到後來才逐漸有了鄰居當朋友。

福原愛婚後重心全放在相夫教子,並在2018年宣布退役,如今僅偶爾出席公益、代言活動,這陣子則籌備東京奧運轉播等相關工作;而江宏傑則計畫在高雄開設桌球館,常因練球不在家,去年接下《全明星運動會》紅隊領隊一職後,更是忙得不可開交,僅有周末能回家,育兒全落到了她頭上,面對柴米油鹽的消磨,以及婚姻中的不齊心經營,讓福原愛與江宏傑結婚不過4年就爆出極大危機,且日媒確信福原愛終將走上離婚一途,是否仍有轉圜餘地仍有待觀察。(陳薈涵/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