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吳鈴山身高未滿160錯失藝校 憶校園體罰被打到流鼻血

更新時間: 2021/04/13 00:01

吳鈴山愛演戲,曾以「台藝大(前身國立藝專)」為高中第一志願,滿腔熱血卻因身高未滿160,連考試資格都沒有,如願出道後,18歲以「康安」角色成名,因此延後升學計畫。去年48歲他重拾書本,和太太黃崇蘭就讀周遊的「演藝事業經營管理專班」,《蘋果新聞網》直擊他一日學生生活,他也分享音樂課和念國中的女兒巧合唱同一首歌《望春風》,父女竟然可一起交流。

吳鈴山國小、國中成績名列前茅,國中連三年當選班長,拿過全校模範生,父親對他期望很高,他對演戲的興趣卻悄悄萌芽,抱持「念書是為了進演藝圈」,一心想念「國立藝專」,只是晚發育的他竟受限於身高,3公分的差距被拒於門外,他為此寫信給校長,表白自我的熱誠跟期望,「但是我沒有符合其中一項身高部分,可以給我機會嗎」?無奈老師回覆「很抱歉,規定就是規定」。

信心備受打擊,他把希望寄託在設有電影電視科的台中青年高中,竟在高中聯考叛逆到幾乎交白卷,在青年高中私招時發揮實力,即使父親無法諒解,希望他重考,但他堅持就讀,因緣際會下他高中還沒畢業就出道,還因拍攝地在台北,不得已轉學至北部的南強工商,邊拍戲邊完成學業。

陸續拍了電視劇《鋤頭博士》、《愛》,他把握機會以演藝工作為重,高中畢業後就中斷繼續升學,加上結婚生子,他坦言幾年來一度燃起回歸學生的想法,他向黃崇蘭提「我想再念書」,但太太臉帶微笑、語帶威脅說「你真的要這樣做嗎?你有家庭了,是不是要好好思考一下」,他秒懂打消想法,近年經濟穩定沒了後顧之憂,才在出道31年時圓夢。

吳鈴山去年《炮仔聲》殺青,接著短暫支援拍了三立《戲說台灣》,在片場聽到有演員聊到阿姑攜手台北商業大學成立「演藝事業經營管理專班」,促使他有意回歸校園,想完成過世的父親對子女上大學的期待,而老婆也一改過去想法,華岡藝校畢業的她身體力行支持,夫妻倆去年10月底一起念二專。

晚了1個多月入學,一來就面臨期中考衝擊,黃崇蘭分享夫妻倆近兩晚沒睡,準備英文PPT資料,還得上台以英文自我介紹,吳鈴山回憶當時心情是「戰戰兢兢」,出道逾30年的他台上講話,「心跳到一個快爆炸,很怕講錯話」,但讀了近半年適應良好,他會主動發言,不少老師也常點名他問他看法。如今他充滿自信,「我蠻能夠駕馭課程」,甚至因符合「吳寶春條款」,根本可以直接上碩士班。

上課內容輕鬆有趣,一年級每周僅上課1天,但一早9點持續到晚上6點,幾乎沒下課時間,體力上仍然有些許難負荷。既然回歸學生,回家會不會和孩子一起用功,吳鈴山分享有次在家聽到女兒唱起《望春風》,一問之下,原來是國中音樂課和二專音樂課撞課程,他笑說「這麼巧,我們一起來練吧」。

當天吳鈴山背背包上課,打扮就像學生,教材也密密麻麻記滿筆記,他說「從我們來的第1天到現在,從來沒有曠課」,老師更覺得他們比一般大學生更認真。那未來是否念完二專,再繼續往上念二技,等同於大學文憑?他卻透露因為要念書,去年事先跟電視台口頭請假,但近來卻因新8點檔在即,已被電視台召喚,加上他成名之作《愛》的導演李岳峰將開新戲,他擔心因忙拍戲,可能畢不了業。

好奇他現在是個認真好學生,那過往學生時代呢,他形容「不算好學生,是比較厲害的學生」,夫妻倆成績都好,但吳鈴山想法跳躍,不走中規中矩路線,在當年體罰盛行的時代,他說:「我每天都被體罰,每天就是去訓導處,一定要被賞巴掌。」

至於他的事蹟一脫拉庫,像是為了氣英文老師,作為班長的他慫恿全班同學,考試交白卷,每個人都考零分,最後真的把老師氣到廁所哭,「現在想起來,當時怎麼會做那種事」。但也有無辜被揍,他國中畢業前彩排畢業典禮,先上台模擬領了個縣長獎,還沉浸在開心情緒中的他完全略過再得校長獎,下一秒訓導主任就走向他,猛力甩他巴掌,力道之大把當時瘦小的他打到倒地。

如今聽起來有夠誇張,他說:「這種事常常啦,我常被打到流鼻血。」加上軍人爸爸在家庭訪問直白說:「我們家這個,不乖就打,老師我授權給你,你就打,沒有關係。」從今以後,老師果然照做沒有一天不打吳鈴山,因為他是班長,班上有什麼事先找他開刀,「老師還說現在練網球,打到藤條斷掉再換一根,打到常常頭很痛,疑似腦震盪,以前老師都超暴力」。(宇若霏/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