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穎拍戒毒戲表情猙獰 進監獄上工氣氛肅殺

出版時間: 2021/05/05 00:03
更新時間: 2021/05/05 11:03
李政穎在《阿良的歸白人生》挑戰毒蟲改過自新的角色。大愛提供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李政穎在大愛新戲《阿良的歸白人生》中從毒蟲到入獄到洗白,堪稱技術性最高,除了吸毒、戒斷歷程要找遍國外紀錄影片參考外,到雲林監獄取景也是一大考驗,監獄空間小,也會遇到其他受刑人,尤其他為戲剃光頭,不時要注意假髮的動向,他笑說:「黏得很緊,沒有飛出去過。」

第一次到雲林監獄取景拍攝,李政穎和劇組都是戰戰兢兢,除了盡量不要跟受刑人對到眼之外,也得配合監獄出借的空間、時間,一場家人面會的戲,雖是隔著一片玻璃,但監獄裡要走到會客室距離要半小時,對拍戲來說無疑是時間上一大的挑戰,有次還遇到受刑人發生爭執,當場互毆到見血,氣氛之肅殺,也讓劇組緊張萬分。

戒斷毒癮的過程也十分難演,幸好他英文好,找了許多國外紀錄影片素材參考,海洛因和安非他命的戒斷反應又不同,李政穎往往拍到臉紅脖子粗、滿眼血絲,尤其近距離拍攝他臉部猙獰場面,攝影機由上往下,與他只有30公分的距離,由於他10年前曾被攝影機砸中頭,休養了半年,至今仍有陰影,他笑說:「這麼近真的還是會怕。」

另外一項技術大考驗,就是李政穎為戲剃了光頭,同時要搭配假髮演出,幸好拍攝時是寒冬,不至於太悶熱,就是有多場激動的場面,會擔心假髮噴出,頸部以上的控制力要相當得宜,他透露,其實假髮用膠水黏住,不會太擔心,但過度激烈的動作仍是要小心,以免穿幫。

《阿良的歸白人生》有多場描述吸毒後的畫面,甚至許多不堪的模樣,在台灣黃金時段戲劇節目來說,尺度相當大,李政穎透露,劇本經過戲裡的本尊高肇良師兄認可,希望能透過血淋淋的畫面警世,告訴大家「歹路不通行」。(葉婉如/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