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倪敏然孫女出世了 么兒倪嘉昇喪父16年「棄藝從商」熬成總經理

出版時間 2021/06/02
倪嘉昇女兒小八剛出世,也讓倪嘉昇種種回憶湧上心頭。彭欣偉攝
倪嘉昇女兒小八剛出世,也讓倪嘉昇種種回憶湧上心頭。彭欣偉攝

「綜藝祖師爺」倪敏然雖於2005年驟逝,不過他的么兒倪嘉昇如今已28歲,與老婆Ariel的第一個寶貝女兒小八剛於周一出生,重2680公克,雖然爸爸已不在,但媽媽李麗華欣喜異常,倪嘉昇自認從小個性調皮,雖然多數在美國求學,但曾回台念華岡藝校想進演藝圈,卻被退學,他在美國舊金山藝術大學念到大三,也因為媽媽罹癌,擔心經濟問題而輟學,這一路學做生意,直到去年回台自開公司擔任總經理,經營寶可夢口罩,讓倪敏然在天上也能放心含笑。

倪嘉昇(中)與爸爸倪敏然,左為小學三年級級任老師,右為同學。倪嘉昇提供

倪嘉昇在小學六年級時,從美國回台灣奔喪,他跟所有親友一樣,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收到消息時,我們跟媽媽在美國,我看到姊姊在枕頭上哭泣,媽媽告訴我,爸爸回到天家了,我難以相信,爸爸是個很理性思考的人,回到台灣,長輩們都不敢讓我見爸爸最後一面,媽媽跟姑姑進去看到爸爸的遺容,完全無法相信哭到不行。」之後才明白憂鬱症為爸爸帶來的困擾,竟然如此巨大。

倪嘉昇女兒小八剛出世,也讓倪嘉昇種種回憶湧上心頭。彭欣偉攝

就在2005年,倪嘉昇失去爸爸的庇護,求學過程自此經歷不少波折,「我小四到美國念書,原本在德州,但是後來因為媽媽希望兩小轉換心情,與姊姊到西雅圖求學,我就哭著求媽媽要去跟姊姊在一起,但是我很不喜歡西雅圖,待了半年就回到台灣」。

 Ariel 10
倪嘉昇與妻子Ariel在一起超過10年。倪嘉昇提供

他回到台灣也不是很能適應,國一又回到美國求學,他說這三年對他很重要,全靠美國一位姜牧師照顧,「他就像我在美國的爸爸,小孩又大了沒住家裡,每天對我細心呵護,不過畢竟沒有家人在身旁,到16歲我又到西雅圖找姊姊」。

Ariel
Ariel望著育嬰室內的女兒小八。彭欣偉攝

不過姊姊在美國也快大學畢業,他卻總是調皮搗蛋,令老師頭痛,高中十六、七歲更翹課不去學校,去學校次數很少,媽媽覺得不行,不能繼續放任,交的朋友也是很廣,各種年齡跟行業都有。暑假被媽媽叫回台灣收心。

日月潭是兩人愛的見證。倪嘉昇提供

而倪嘉昇坦言自己是調皮搗蛋的個性,兩度回到台灣後,他考入華岡藝校,希望畢業後進入演藝圈,但爸爸的光環的確也帶來壓力,「常常有人對我指指點點,說那個人就是倪敏然的兒子,而我因為缺課、遲到,種種調皮的行為,陸續被記一堆警告,結果最後一根稻草竟然是我拿橡皮筋彈到一個同學的桌上,同學立刻去報告老師,我又被記了一個小過」。累積犯滿後,竟然就被退學。他也感嘆:「很多人也被記了一堆,但是沒被退學,我則是被退了,感覺還是有受到特別的關注。」

李麗華(左)把最好的都留給小孩。倪嘉昇提供

之後他用同等學力的方式,考上南投的三育基督學院,也在18歲時正式與妻子Ariel交往,提到跟老婆認識超過十年不離不棄的過程,倪嘉昇慶幸娶了好老婆,「當時她還在念高中,但是她說想要跟我念同一所學校,毅然為愛跑到南投跟我一起念書,日月潭就是我們的見證,直到現在,我們還是常回去南投與日月潭,因為這是我們美好的紀念」。

 Ariel
倪嘉昇在夏威夷向Ariel求婚成功。倪嘉昇提供

不過書念了一年,Ariel提議該到美國念完大學,倪嘉昇卻考慮到自己兵役問題,「我到女友的家鄉新竹服替代役1年,但是她先赴美念書,我們用視訊維繫感情,在她建議下我退伍後也到美國續唸舊金山藝術大學,成了學姊學弟,我老婆在藝術方面很有天分,也對珠寶設計等工作有高度興趣,我則是唸營銷方面相關科系,為日後做生意打底」。

倪嘉昇談論到創業過程,經歷不少困難都迎刃而解。彭欣偉攝

只是到了2015年,倪嘉昇媽媽李麗華發現乳癌二期,必須接受治療減少工作,他想起爸爸的話,要他照顧姊姊跟媽媽,於是選擇休學不想因學費造成家中負擔,先與朋友做超跑零件生意,接著又因緣際會下,開始從柬埔寨做燕窩貿易,但他始終無法降低貿易成本,於是等老婆畢業,他毅然帶著妻子從美國遠赴中國東莞。

倪嘉昇剛為人父,今天已跟老婆女兒轉至月子中心。彭欣偉攝

但2016年,他鼓起勇氣,在夏威夷租了直升機,跟Ariel求婚成功,兩人也在美國登記結婚,「之後太太要畢業了,叫她跟我去大陸,去東莞,她心情很不好,因她在學校表現優秀,包括珠寶等等雕塑藝術品,均受到老師喜愛,實習處所是大師級的老闆,可以去傳承專業技術,但她放棄她的夢想,跟我到東莞」。

倪嘉昇坦言過去曾想進入演藝圈。彭欣偉攝

提到這段經歷,倪嘉昇形容:「大家對我們要去東莞都很覺奇怪,我們就住在背包皮件工廠頂樓,一進去太太就哭了,說好想家哦,且網路有限制,沒有FB跟LINE等等熟悉的東西,真的跟當兵新訓中心第一天很像,與世隔絕,什麼都不知道,就是只有廠區,小雜貨店,老婆很難過,記得當時在高埗鎮,貓還帶著走,每周要上六天班,周休一日,我就學工廠事務,如何計算原物料,如何接訂單,如何跟客戶接洽,成本要怎麼節省等等,要設計出工廠要賺錢,消費者又能滿意的作品,她是學採購,以及設計草圖,跟我走不同路線。」夫妻倆就這樣在東莞熬了一年。

倪嘉昇公司生產的口罩產品。彭欣偉攝

歷經東莞的訓練後,Ariel要求到上海學珠寶設計與鑑定,在上海又待了兩年,之後跟日法合夥人一起到柬埔寨做生意,但受到疫情影響,柬埔寨的收益直線下降,去年夫妻倆終於回台灣發展,並成立NCI(恩璽商貿公司),推出PHARMATECH等口罩商品,並直接與日法等國政府做生意,他成了總經理,Ariel則是他的助理,兩人夫唱婦隨,計畫在明年帶著女兒小八正式舉辦婚禮。

而提到對於爸爸的印象,他表示雖然沒有經歷過爸爸在秀場與電視的輝煌時期,卻看到爸爸表演最爐火純青的階段,「我的印象都是爸爸舞台劇的部分,包括《千禧夜 我們說相聲》不斷加場,倪副總統等等演出,當然,也包括我跟爸爸合作的《沒大沒小》相聲,得到十六屆金曲獎傳統暨藝術音樂作品類最佳曲藝專輯獎」。對於跟爸爸最後的合作難以忘懷。

只是雖然倪嘉昇遺傳了父母的表演天份,當年被華岡藝校退學,也讓他中斷對演藝路的夢想,「我永遠忘不了2005年5月爸爸過世前,爸爸到美國看我們,當時他希望我走商業路線,不要想演藝圈,從小我們在家,也不允許看電視,爸爸的相聲作品,我是藏到工具箱,有空就拿出來聽,爸爸也會趁媽媽不在身邊時,偷偷教我一些,爸爸認真工作的態度大大影響了我,他冷靜與人溝通,以及正確態度讓我受益,也因此我變成工作狂,常常為工作沒有顧到其他的事情」。

對於爸爸的嚴格要求,倪嘉昇說,「從小他就要我別哭,告訴我哭也沒用,要我有效率的,認真的解決事情,我們共同的記憶,反而都是一起做彈弓,一起做竹筷子槍,一起錄相聲專輯,也要求我不能馬虎,要努力寫好每一個段子,當年他要我到美國念書,應該也是不希望我受到太多外界關注,現在我證明了自己能夠實踐他的願望,成為生意人,雖不能自滿,但也暫能告慰父親在天之靈。」而他也很開心,媽媽跟妻子Ariel相處愉快,「老婆在懷孕期間,媽媽常常煲湯給她喝,也不斷關懷妻子的需求。」讓他在工作之餘無後顧之憂。(葉文正/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