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樂妍被檢舉入共產黨恐撤健保 親曝真相反酸王浩宇「過氣政客」 

出版時間: 2021/06/24 13:25
更新時間: 2021/06/24 13:32
劉樂妍Fanny昨秀出加入中國共產黨,黨齡1年,她今說是精神上加入。翻攝劉樂妍微博、劉樂妍提供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前女F4團長Fanny(劉樂妍)登陸發展5年,早已被中國封為「愛國女星」,昨她在微博突然po照稱:「我的黨齡1年,我是中國共產黨員劉樂妍,我在河北向黨報到!」此舉不意外,今桃園前市議員王浩宇截圖並具名舉報,質疑她加入共產黨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33條,回台得被重罰50萬,可能會被撤銷戶籍、取消健保。

她老神在在回應《蘋果新聞網》,「我一直都是精神上加入啊」,更反虧「我本來不知道他是誰?後來才知道是一個罷免的過氣政客,他需要用我來炒新聞,就隨他去吧!他也是挺可憐的」。她酸說:「我還一直以為是王定宇(民進黨立委),王浩宇也太讓人搞不清楚他是誰了,你叫他加加油啊!」

劉樂妍微博自我介紹「中國共產黨狀況內編制外,你管不著我份子」,近來更秀出人民網的宣傳海報,寫著「我的黨齡1年,我是中國共產黨員劉樂妍,我在河北向黨報到」。好奇她是否已加入共產黨,她解釋一直都是精神上加入,「加入中國共產黨,聽說要讀很多書,還要寫功課。我都好不容易長大成人了,我還去讀書找自己麻煩,我是得多賤啊」?

推薦新聞:劉樂妍慘了?自稱「加入共產黨」 被檢舉:幫回歸祖國!取消健保

至於怎麼加入中國共產黨,她說:「老實說,我不知道。但是我聽說要上黨課,還要寫作業,我就完全沒興趣了,因為我不喜歡讀書。」她解釋昨在微博秀的照片是一個人民網的app,「任何人都可以自己登記,我是看到其他的台灣青年也登記了,然後我就跟著去登記,只是他們在台灣向祖國報到,我在河北」。

除了王浩宇舉報她,日前也遭對岸指控竊取中國音樂製作人張振原創的歌曲《我不剩飯》。由來是劉樂妍在2020年底認識了製作人張振,當時她對張振原創的歌曲《我不剩飯》表達要購買版權來演唱這首歌的意願。

5月25日劉樂妍再度表達希望購買這首歌曲的版權,並邀請西安青火音樂唱片公司的老闆兼製作人來洽談價錢。她一直對張振訴苦,這兩年沒收入,沒戲拍,很窮,沒有錢等,希望張振可以優惠一點把版權賣給她。

最終張振同意以1萬元人民幣(約4.379萬元台幣)的成本價把這首歌的版權賣給她,她讓張振把音樂小樣發過去後,居然連同西安青火音樂公司的老闆,抄襲盜取這首歌,自行錄製並未支付任何版權費。

知道自己的歌曲被對方竊取、抄襲後,音樂人張振非常惱火,並斥責他們不尊重音樂人的勞動成果,不尊重智慧財產權,不尊重音樂版權。「沒想到遇到這樣的爛人,1萬塊錢都不捨得出就算了,還要竊取抄襲我的歌曲,真是無恥至極」!

對此案外案,劉樂妍怒說:「他如果覺得我抄襲他的歌曲,那就請他找律師信寄過來。我可以跟他法院見。如果我沒有抄襲他的歌曲,那就麻煩請他跟我法院見,現在就是看他要當原告還是被告。讓他選唄。我律師已經委託好了,我等著他。誰是原告?誰是被告?讓他選!」

她解釋「他就是賺不到那條錢惱羞成怒,我那時已跟他講後期通通都不用他做,只要詞跟曲,他就是咬死了我喜歡那首歌,開價那麼高,可是那個歌根本不值那個錢。他硬是要賣我1萬,我說老師,後期錄音室全部都不要你做,能不能再便宜一點,我心裡預算就是5、6千人民幣,再多沒有,他就是要1萬。最後我乾脆不買了,完全做了一首跟他不一樣的歌」。

她也分享當初收到的音樂小樣,「他說我抄襲了,那證據在哪裡呢」?她怒轟「如果他覺得我抄襲,那就讓他寄存證信函來,法院見嘛」。

至於對方稱劉樂妍曾訴苦兩年沒收入、沒戲拍、很窮,她說去年拍了兩部戲,今年拍了1部戲《相見在鸞鳳橋》,「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名,但就是有啥活都做」。雖戲約不多,但她說靠自媒體拍影片做得不錯,她秀出靠拍影片的每天收益,像是22日創作收益98.72元人民幣(約430元台幣),她說:「偶爾放一條視頻,有人看就會有錢掙。」

除了自媒體外,她也經營對岸很夯的直播帶貨,她說賺錢不多但很穩,她細數每個月多則4萬元民幣(約17.5萬元台幣),少則約2萬元民幣(約8.75萬元台幣),「隨便做都比台灣多,重點是自媒體又不用出去,每天拍拍自己的狗,拍拍自己的生活」。

她估算1年不到50萬元人民幣(約218萬元台幣),收入浮動但自由,才說完她就說要去山東帶政府的貨,「形象好,靠譜,安全,我錢來得都很乾淨啊,這樣不驕傲嗎」?(宇若霏/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