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茶金》山妹白回來判若兩人 吐情傷又被狂粉趁亂襲胸

出版時間 2022/02/05

《茶金》裡那位黑黑瘦瘦看似營養不良的「山妹」,現實中也差不多,許安植確實吃不胖但她曬不黑,助曬20多回才有那黝黑的膚色。一路以來乖乖牌路線,沒犯過大錯惹父母操心,SOP成了她做事情的模式,凸槌在她人生中不太發生,至於叛逆期呢?竟是國小5年級時,中午不睡覺跑去操場盪鞦韆,真是令人驚呆。她私下不常品茗,但有著對品酒的興趣,除了愛喝也懂喝,「略懂略懂」則是她掛嘴邊謙遜的台詞,瞧她與攝影大哥聊起威士忌、紅白酒等應是「略懂PLUS」等級。

人如其名,許安植第一眼見到就是個小清新,聊起天來侃侃而談,沒太多偶包。過去,她總為了平面拍攝緊張到徹夜難眠,擔心「犯錯」慌張緊張,出道7年想必都得心應手了,現在她像鄰家小姊姊般,分享生活瑣事,假鬼假怪英文名取叫Wilson、臉書打上葳薾森「要有草字頭才特別」;人生最糗的應是高中時走出故宮廁所,裙襬夾在內褲裡沒發現,之後才被人提醒;要不就是在學校走廊跌倒大劈腿,但剛好就卡在別班教室門口。

許安植娃娃臉有著小清新氣息。鄭孟晃攝

等了7年在公視《茶金》受到觀眾矚目,而「山妹」本是她最想演的角色,如願演出被認出不少次吧?她笑說:「大家看到本人,完全不知道我是誰,很多人都說山妹跟安植是2個世界的人。」為了首部長篇戲劇,天生就皮膚白皙的她,助曬了20多次才成功,加上幾乎都素顏上陣真讓人認不得,有時還真不能逆天,拍完後她一下子又白回來,看她苦惱著,真令人妒忌羨慕呢!

許安植在《茶金》是天才茶師羅山妹,恬靜寡言。資料照片

走向演員路她說是「循序漸進」,高中遇上職業生涯規畫,「總覺得好像此時此刻就得做好決定,不然以後的人生就失敗」,曾想過打安全牌好好念書,然後選個有前途的科系,未來能找到工作就好。「看到電影系,就覺得這個系看起來很好玩,因為我很喜歡看電影」,對於每個組別美術、攝影、剪接,讓她感到熟悉又陌生,考進北藝大電影創作學系、上了表演課,她慢慢地被開發潛能,直到得了台北電影節最佳新演員獎,她說:「我好像真的可以走(演員)這條路。」

許安植對品酒相當感興趣。鄭孟晃攝

不過演藝圈什麼事都會發生,她曾在映後座談被粉絲襲胸,「可以很明顯感覺到,他是用手肘就是去(頂胸部),那已經不是不小心撞,可以分得出來」,但當下場面太混亂,她又要一邊移動離開,也來不及說些什麼。除碰上毛手毛腳的人,她還收過有粉絲私訊她「身分證正反面」,至今百思不得其解也不敢已讀。

做任何事都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的許安植,並非來自嚴厲高壓家庭,許爸、許媽開明又給予她極大自由,在課業工作上不給太多意見,給她更多的是「支持」,休閒育樂部分會邀女兒一起小酌。「想要知道它在幹嘛」是她當年選擇讀電影系的理由,然而不想只當個「愛喝酒的人」,則是她自修酒知識的原因。

許安植愛面子,做事情都小心翼翼的。鄭孟晃攝

她說:「我的個性是喜歡一個東西,就會想要去認識它。」過去總是腦筋無運轉的放空喝酒,某天突然決定要試著了解。原本之前要去上品酒課程,但計畫趕不上疫情的變化,所以她靠閱讀、上網查資料、看影片、聽節目等學習酒知識,注意自己愛的種類感受每支酒的味道,還會找賣酒的朋友詢問意見,再自行比對差異。

江湖傳言她的酒量還不錯,當然喝醉是人人必經過程,她笑說:「沒喝醉過的人都是酒喝得不夠多,酒齡很低那種。」不過愛面子的獅子座,即便酒醉時還是挺ㄍㄧㄥ的,連喝醉都會告訴自己「不能脫序」。曾經有次她壓力極大,又喝醉了,上計程車時默默地就哭了,司機還以為她失戀,安慰她後遞上衛生紙,本來還想忍耐的,「反正都這樣了就哭到爆」,也懶得解釋自己根本沒失戀。

許安植看不出就是「山妹」本人。鄭孟晃攝

適逢農曆年,她笑說:「勢必要小酌。」但她會為自己設一個停損點,「我沒特別喜歡喝醉的感覺,到一個點就會適可而止,除非那天太高興才會貪杯」。向來是圍爐大哉問必有的感情題,29歲許安植大方坦承剛與交往約半年的男友分了,有趣的是,她爸媽從她交往開始一切都不知情,「我要真的所有事情都很確定,也不會一直報備交友狀況,但如果你問我也不會說謊」。「畢竟我都30歲了,我以前都是以工作為主,久了之後會覺得有遇到不錯的對象,可以嘗試看看」,許安植對於談感情反而輕鬆點,走順其自然派的,浪漫對她來說「有心的話,每一天都可以過得很特別、不一樣」。(蔡依庭/台北報導)

服裝提供:UUIN


有片|台灣之光!「花滑精靈」也是小學霸 曾和羽生結弦同冰滑行
有片|台灣之光!「花滑精靈」也是小學霸 曾和羽生結弦同冰滑行
出版時間: 2022/02/16 19:39
食材寶典|傳承三代超過一甲子 周家年糕實在好滋味
食材寶典|傳承三代超過一甲子 周家年糕實在好滋味
出版時間: 2022/02/04 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