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龍龍為「龍K之亂」付出代價月收不破萬 沉潛半年變鋼管舞女郎

出版時間 2022/04/12

脫口秀演員龍龍(林千聿)在去年9月底淚訴遭同圈演員老K舞台霸凌,之後風向變來變去,「龍K之亂」延燒至10月中,最後龍龍在粉專正式為整件事情道歉,所屬經紀公司與她解約,老K則正式離開薩泰爾。時隔半年,龍龍為舞台劇《仁愛路六號》再度受訪,談及過往風波,她坦言以前會想要解釋,後來就放棄了,「最後大家都是選擇想相信的相信」。影響她最大的是工作和心情,自認是工作狂的她原本一個月能工作25天,事件發生後她一個月僅工作1、2天,收入從每月6位數減至幾千元上下,不過她也趁這半年好好休息,還培養了新的興趣「鋼管舞」,近期工作也慢慢回歸。

 K
龍龍在「龍K之亂」後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趙世平攝

去年10月的「龍K之戰」引起軒然大波,即便事情已落幕,龍龍受訪被問及此事仍舊相當緊張,2度忘記記者提問問題,笑喊「我都冒汗了」,表示現在跟喜劇圈內的大家關係都還好,畢竟圈子小在很多場合還是會遇到,沒有勢不兩立,看到都會正常打招呼,直言自己也不喜歡「內捲(內部惡性競爭)」,朋友不會沒聯絡,但有些怕事的人多少會疏遠她,「因為那時有被偷拍、或者是很多以前的事被挖出來,有些朋友可能會怕跟我走太近會不會上新聞,這對一般人而言壓力很大,所以會選擇先避開,雖然私下還是會訊息問候,但比較少交流,我覺得這是難免」。

龍龍坦言以前會想要解釋,後來就放棄了。趙世平攝
 6
龍龍坦言影響她最大的是工作和心情,事件發生後她收入從每月6位數減至幾千元上下,不過她也趁這半年好好休息。趙世平攝

當初是否本來就跟老K有衝突?龍龍表示兩人其實一直都不熟,講話不超過5次,只有簡單打招呼,「這件事原本就是個人對個人,後來變成公司對公司,公司的話就會有各自很多考量,最後就變成這樣」。事情最後超展開,龍龍也相當困惑,「一開始其實我想澄清,哪些其實並沒有這樣做、哪件事是我的問題,我該反省、該道歉我都會做,但不是我的問題,我也會想解釋,但後來我覺得好像太複雜了」。

事件至今已過去半年,龍龍坦言工作受到很大影響,由於公眾人物仰賴形象,她工作因此銳減,所以她趁這段時間去旅行,到高雄、東部等地找朋友散心,還培養了新的興趣「鋼管舞」,一開始是看到朋友在練覺得很酷因此引起興趣,目前上了5堂課,原本認為自己小時候愛爬樹、練過田徑和柔道應該難不倒,結果學了才發現相當困難,腳上練到都是瘀青,笑說自己現在跳起來還不性感,只求不要受傷,但當下真的會覺得自己居然能翻過去,直說滿好玩的,且能讓好動的自己去抒發精力、培養自信心也很不錯。

龍龍坦言,後來已經不太會因被罵而哭,會讓她落淚的都是鼓勵跟安慰的留言,「因為罵人的東西看太多,你就會覺得,可不可以有創意一點?就這幾句嗎?有的黑粉也是為罵而罵,可是有的粉絲會真心跟我分享自身故事,說我哪支影片在他什麼時候影響到他,讓他覺得失戀也沒那麼難過,或甚至有些是憂鬱症,在家裡足不出戶 ,但發現我的影片就會覺得『好久沒笑了、好開心喔』,反而是看到這些讓我覺得好窩心,原來我一直在做的事情是有價值的,那我就可以繼續做這些事」。

龍龍表示現在跟喜劇圈內的大家關係都還好。趙世平攝

最近威爾史密斯摑掌事件也燒到龍龍,起因為她發文表示:「當初應該衝上台揍一拳的,而不是躲起來哭。」讓喜劇圈包括黃豪平、百靈果主持人凱莉等疑似發文回嗆「沒有資格以為自己是被冒犯的Will Smith」、「怎麼好意思自比Will Smith」,龍龍自覺這是自己要檢討的地方,「因為你在舞台上講跟在網路上打成文字的感覺真的差太多,台上講就感覺很白癡啊,怎麼可能真的這樣做,可是用文字,大家都可以解讀成你支持暴力。」

龍龍解釋:「可能以後寫一些反諷的笑話要寫的再明確一點,你們要這樣解讀我也沒辦法,笑話跟文字各自角度,新聞都報出來,全部都在講我,就算他們覺得不是,大家看起來就是這樣,算了吧,我是有點困擾,但就盡量用有趣好笑,或以後在舞台上用段子去反應」。

對於如何避免開玩笑冒犯到別人,龍龍說她多是用自嘲方式,或避免太直接的人身攻擊,如果覺得怕怕的就去問本人:「因為我覺得這不好笑,你如果用技巧、用笑話的方式讓它昇華那沒問題,可是有些只是在台上說你很醜、你很胖,觀眾一定會笑啊,因為罵別人就是很好笑,但是很low啊,如果寫了笑話人家不開心,那就道歉吧,大家本來就在摸索彼此的尺度,如果你寫到別人生氣那就道歉,這件事不是很正常嗎?」

龍龍趁這半年去旅行,到高雄、東部等地找朋友散心,還培養了新的興趣「鋼管舞」。趙世平攝
看到粉絲暖心留言,龍龍說讓她有動力再繼續表演。趙世平攝
威爾史密斯事件又被出征,龍龍檢討「以後寫一些反諷的笑話要寫的再明確一點」。趙世平攝

繼去年舞台劇《丞相,起風了》之後,龍龍將於5月再度演出喜劇《仁愛路六號》,重現曾在國父紀念館發生的小故事,這次她挑戰飾演一位40歲的上海女性,她為此還學上海腔,直言首次有成爲專業演員的感覺,也坦言舞台劇和脫口秀真的差很多,「脫口秀自己就是編導,所以節奏、感情和如何跟觀眾互動都可以自己調配,很臨場,要隨時觀察觀眾反應,可是舞台劇幾乎都是固定好的,加上還要跟其他人團隊合作,所以我一開始很怕會拖累大家,脫口秀頂多就是你不好笑而已」。

龍龍分享,「笑點」是脫口秀和舞台劇差最多的地方之一,舞台劇觀眾年齡層較廣,大家還是比較想放鬆、全面地去看劇;脫口秀觀眾比較年輕,會對演出者有所期待,梗要丟得比較密集,從頭到尾都要讓觀眾上車,笑說「也要比較尖銳一點」,所以她剛開始接觸舞台劇還抓不太到觀眾的梗,在排戲的時候,其實向其他前輩學習到滿多,「郭哥(郭子乾)就很愛講很多老人笑話,很有趣,他演技很誇張,後來發現在舞台上都是合理的」,兩者困難點不同,但龍龍都很樂在其中。

走過風波,龍龍有感:「無論誰喜歡你、誰討厭你,最後都是交給觀眾決定,我覺得表演人員都是這樣,不論發生了什麼事,觀眾喜歡、愛看是最重要的,演出本來就是為了觀眾還有你自己,其他人講什麼都不是那麼重要了。」(鍾雨璉/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