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大師阿巴斯藝術巔峰 《風帶著我來》讚頌生命享受當下

出版時間 2022/05/20
伊朗大師阿巴斯的作品《風帶著我來》描述一名工程師遠赴一場即將舉行的葬禮,畫面詩意。海鵬電影提供
伊朗大師阿巴斯的作品《風帶著我來》描述一名工程師遠赴一場即將舉行的葬禮,畫面詩意。海鵬電影提供

榮獲威尼斯影展評審團獎、被譽為「阿巴斯最詩意電影」的《風帶著我來》(Wind Will Carry Us),描述一名工程師造訪一場即將發生的葬禮,並在死亡禁忌與生命奧妙之間發現生命真諦。該片與他勇奪坎城金棕櫚獎的《櫻桃的滋味》(Taste of Cherry),並列為他的藝術巔峰之作,將在「阿巴斯。風的滋味」經典影展中同時登場。兩部電影都關注在生命議題,《櫻桃的滋味》碰觸禁忌自殺議題,《風帶著我來》卻藉由一場「葬禮」啟迪人心,提醒世人珍惜當下,因為「承諾再美好,也不比眼前」。

《風帶著我來》中一群拍攝者佯裝電信維修人員,潛入遙遠的庫德族部落,意圖拍攝一名百歲人瑞的死去儀式。然而人瑞卻一直沒如預期死去,反讓他們陷入期待別人死亡與良知道德上的拉扯,並在憂心與悵然之間,生命如風逝去。片尾藉「聽說死後的世界更美麗?」的探索,反映生命極其美好,理當珍惜並享受當下。全片看待生命猶如風般的瀟灑。電影毫無禁忌探索了死亡與生命的奧秘,驚豔當年影壇,一舉奪得威尼斯影展評審團特別獎、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等雙料大獎。

《風帶著我來》透過一位外來工程師的視角,以帶有距離感的觀察,呈現出生與死的主題。阿巴斯獨特的寫實影像魅力,處處是巧思安排,包括不擅與人交際的工程師,必須趕到山上才能接聽電話;而挖坑的村民與老婦,則始終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既保留想像空間、又暗示著溝通的艱難。電影刻意去戲劇性、並維持遠觀形式,使觀看猶如一場儀式,最後終能領悟隨風而逝的生命與哲學。全片不著痕跡地訴說著生與死的議題,也在生死糾結裡,綻現出人性與生命。讓阿巴斯繼坎城摘下金棕櫚獎後,又以該片揚名威尼斯影展。

阿巴斯的電影風格跨越國界與政治,雖得到全世界導演與影展支持,卻在母國伊朗處境十分尷尬。他曾在坎城影展獲得金棕櫚獎時,因為領獎時親吻了頒獎女星凱薩琳丹妮芙的臉頰,在伊朗引發軒然大波。此後十多年他的電影在伊朗一直遭到封殺,並被禁止公開上映。即使當時伊朗政府打壓影人,許多人選擇離開,阿巴斯卻堅持留下,並說「樹木離開土壤難以存活」。他一生都為了自由創作而努力,對伊朗土地人民的關懷,是他電影作品中永恆的課題,迄今仍是唯一獲得坎城影展金棕櫚獎榮耀的伊朗導演。《櫻桃的滋味》與《風帶著我來》兩部阿巴斯經典之作,將於今天登場的「阿巴斯。風的滋味」影展同步上映。(李子凡/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