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僑走過胎停重擊倒數迎「典典寶寶」 劉子銓確診不敢近身

出版時間 2022/07/01
趙小僑(左)和劉亮佐全心期盼女兒「典典寶寶」平安出生。《嬰兒與母親》提供
趙小僑(左)和劉亮佐全心期盼女兒「典典寶寶」平安出生。《嬰兒與母親》提供

7月20日是趙小僑肚裡「典典寶寶」預產期,她也成為《嬰兒與母親》雜誌特7月號封面人物,趙小僑說,這段愛的旅程,除了每天在肚皮上扎針(肝素)+吃藥,定時還要到醫院打免疫球蛋白+肚皮1針復邁。計算了一下,這次孕期居然打了168瓶免疫球蛋白。

寶寶取名「典典」,畢竟對劉亮佐與趙小僑夫妻來說,孩子真的是生命中的奇異恩典。夫妻倆愛情長跑6年,2017年結婚,試過各種方式拼好孕,求神拜拜、試盡偏方、按表操課、精算排卵期,通通試過一輪,無奈3年都未能如願迎來好消息。

「總覺得生孩子應該不是太困難的事情,何況我們2人健康檢查都沒問題,直到我40歲生日前2周,才突然意識到天呀!要邁入4字頭了,好像不能再拖下去了。」這也是趙小僑第1次意識到時間越來越緊迫,開始走向漫長人工受孕之路。

趙小僑夫妻走過胎停打擊迎向新人生。《嬰兒與母親》提供

下定決心後,2年多來,趙小僑歷經6次取卵、4次植入,比起許多不孕婦女,幸運如她前前後後共取了96顆卵子,「我的問題不在於卵子不足,比較偏向是自身免疫方面的問題,總之我第1次做人工受孕失敗,當天我立刻告訴醫師不想再等,就直接進入試管」。趙小僑直言,算一算,這一路來,唯一一段休息竟是胎停引產的那3個月,「基本上我沒有在休息的,花的費用遠超過找代理孕母吧」。

去年3月,趙小僑懷孕16周,產檢時意外發現胎停,心碎引產又堅強面對的態度,讓關心群眾既心疼又不捨。劉亮佐坦言:「所有醫師都跟我們說妥當了!哪知道小僑剛開始只是嘴唇上長了皰疹,竟然……至今仍無法確定造成胎停的確切原因,除了胎盤鈣化以外,最後醫師傾向朝免疫方面問題思考。」

7
7月是趙小僑的重要月份。《嬰兒與母親》提供

「之前的陰影太強烈,我們花好多時間思考到底要不要再試1次,小僑的態度很堅持,我當然支持她,但其實整顆心始終是懸著的。」劉亮佐說。這1次夫妻倆更加小心翼翼,甚至打算等寶寶出生後再宣布消息,但隨著趙小僑的孕肚越來越明顯,加上頻繁出入生殖醫學中心,「好孕到」消息終究是瞞不住,才在日前曝光喜訊。

懷孕消息一曝光,夫妻倆收到各方湧入的祝福,更多的是,還在這條路上努力的爸媽們紛紛私訊2人,「小僑有個很偉大的地方就是她很願意分享自己的經驗,包括很悲痛的部分,讓很多正在做試管的媽咪有一種找到作戰夥伴的感覺」。劉亮佐坦言,這1次也讓許多還在拼好孕路上受挫的爸媽們,重新燃起一絲希望。

「說實話,典典寶寶還沒出生前,我們的心都還是矇矇的。」這一路走來,說不辛苦是騙人的,姑且不論心理上的不確定感,懷孕早期至中期,趙小僑每天要打一堆針劑,看著她在粉絲團上傳的打針影片,緊皺眉頭、咬緊牙根的表情歷歷在目,更遑論每次檢查抽血,連經紀人都心疼大呼「我好怕她會暈倒」。

過程中,一丁點的風吹草動都叫人膽戰心驚,趙小僑透露,2周前肝指數突然飆高,「正常值約40,我飆到破百,醫師叫我們再觀察,但斗哥(劉亮佐)非常緊張,我們看了婦產科、免疫科,確定都沒有問題,擔心是我的免疫問題又蠢蠢欲動,持續追蹤檢查,結果這周肝指數就下降了,但也不知道為何下降」。一路走來,夫妻倆的擔心從沒少過,無疑是甜蜜的負擔。

現在典典寶寶已有2000公克重,胎動越來越明顯,每天睡前,劉亮佐都會隔著肚子和前世情人對話,或是透過禱告,穩定不安的心。新冠肺炎疫情處於高原期,為了保護典典,劉家幾乎全家總動員,原本劉子銓也受邀拍攝封面,可惜拍攝前一日因確診缺席,趙小僑說:「銓銓每次回家前都會快篩,一有狀況就不敢回來,這次是他的死黨先確診,多虧了他的警覺性很高,畢竟孕婦真的是高危險族群。」

迎接典典寶寶進入倒數計時,劉亮佐在幫寶寶添購嬰兒推車、汽車座椅的同時,不忘「自肥」一下,買了釣具、玩具,笑稱「寶寶出生後我應該沒有太多自己的時間,現在好好把握一」,即將初為人母的趙小僑則自嘲是劉姥姥逛進母嬰用品大觀園,幸虧寶寶天生帶財,幾乎吃的、用的都有廠商來洽詢贊助。

典典天生得人疼愛,哥哥劉子銓已經計畫好,未來要帶妹妹一起上學,趙小僑笑說:「不只銓銓,連他同學的媽媽們全部都在期待。」甚至連擔任臺北海洋科技大學演藝時尚事業管理系系主任的劉亮佐也默默盤算著,待疫情稍獲趨緩後,要帶著女兒到校當最幼齒先修生。

「無憂無慮的孕婦背後,一定有一個無時無刻體貼的神隊友。」帶著這份熾熱期待感,趙小僑與典典寶寶母女倆,每一刻都沉浸在全家總動員的無盡之愛,有先生、兒子的悉心呵護,也讓進入懷孕晚期的她能以較舒服、安心、安定的心情迎接寶寶到來。

趙小僑笑說:「雖然典典寶寶目前胎位還不正,但只要能用最健康平安的方式出生,醫師怎麼建議我就怎麼做,不論自然產或剖腹我都OK。」不禁由衷祝福她,一切順利。(趙大智/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