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師不務正業 玩潮包

融入城市美學 奪義日設計大獎

更新時間: 2021/02/21 01:00
黃金樺以建築視角,用台灣街頭隨處可見的帆布,打造「日常經典」品牌。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撰文、攝影/彭蕙珍 部分照片:受訪者提供

黃金樺讀的是建築,卻不務正業去做帆布包。他笑說自己的內心一直有個品牌夢,2015年毅然投入百萬元推出「日常經典」品牌。他以台灣街頭常見的條紋帆布做包,打中歐美觀光客。進軍國際也有斬獲,前年榮獲「東京設計獎」,去年得到義大利A Design時尚設計類銀獎。而以青草茶為基底,推出的「日常野草」複方茶飲,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業績逆勢成長,還創下新高。

潮人背著撞色帆布包走在街頭,不但標誌自己的時尚態度,還是城市中的一道風景。學建築的黃金樺對色彩特別敏銳,當他在台東街頭看見一家小店老闆,將台灣隨處可見的遮雨棚帆布做成包包,「一個只賣幾百元。」他被震撼住。

獲頒亞裔傑出企業家

「當時陪我逛的台東一位處長說,要不要以你的美學和國際視野,用這個材料做一個品牌?」他被這個想法刺激,心想:「對喔!我可以設計房子,為什麼不能設計包包。」

他回想起返台後,幫幾家大企業做品牌,最後卻都支撐不下去,「我想知道關鍵點是什麼。」又花1年摸索,2016年12月,以自己的需求為出發,推出3款帆布包。他坦言,自創品牌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直到2018年才終於找到明星商品,在市場站穩腳步。

黃金樺的父親是建商,自小他就對設計、家居、建築特別感興趣,「我很喜歡跟著爸爸去看建案,尤其看中庭,回家後用自己的方式畫我理想中的空間設計。」小學時,他的床頭書就很特別,「我看的是《美化家庭》等雜誌。」

母親出身醫生世家,希望獨子的他可以學醫,他的在校成績很好,考上北醫牙醫系,卻忤逆母親,進入東海大學建築系,「那時我一心想要朝自己的夢想走,我想要做設計。」

大學5年,他發覺英雄式的建築師是很多際遇去造就的,「我對如何誕生建築背後的大環境更有興趣。」當完兵後,順利申請到哥倫比亞大學建築暨都市設計研究所。

「畢業後,我一心想要留在美國。」他到建築師事務所做了幾個案子,包括DKNY、投資銀行總部等。其後和同事合夥經營事務所,爭取到非營利組織「Teach for America(為美國而教)」的設計案,「它被《商業周刊》評選為名校畢業生,最想要去的企業。」

他明瞭非營利組織的運作方式和一般企業不同,「我深入去了解每一個部門需要的辦公空間,也是第一位主動邀請行銷長來開會的建築師;從選址、和房地產仲介見面等都參與,並主動提出很多案子,得到他們的信任。」

事業經營有成,34歲那年,榮獲「美國商業促進協會」頒發的「美籍亞裔傑出企業家」,每年全球只有50位亞裔專業人士入選。年輕成名,學學文創董事長徐莉玲邀請他返台,赴學學文創教建築賞析等課程,並在北科大建築系任教。爾後又到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帶領學生參與於法國巴黎舉辦的能源屋競賽,獲得「都市設計類」首獎。

同時間,有不少演講邀約,「有建商來聽我的課,希望我從空間定位、結合周邊環境,幫他們設計規劃商業案件,創造競爭力。」有集團想做服裝品牌,請他協助,「我幫他們做華山的秀場空間設計,以及東區第一家概念店。」

回到台灣,他能做的事很多,2012年決定返台定居。然而,他有文化適應的困難,尤其和業主有溝通的障礙,只好天天聽電音麻痺自己,為轉換心境,將紐約生活多年的城市觀察寫成書。

台東行發現帆布魅力

2014年《紐約人的城市翻轉力》出版,開啟另一段精彩的職涯。很多人尋書找上他,「邀請我擔任一些縣市政府的顧問,包括替雲林縣政府打造品牌、連續2年擔任台北老屋新生大獎的協同主持人等。」

過程中,他的品牌夢不停增長,真正發酵是一趟台東行,老街區內阿伯賣的帆布包,引起他的興趣。色彩飽和的包,放在舊城市的騎樓下,非常耀眼。他解釋:「夾網帆布常見於台灣商家、菜市場和臨時搭建空間,它的色彩飽和,加上條紋,頗有英國紳士襯衫的經典美學,還兼具防水、耐磨等特性。」

「我想用來自台灣日常生活、城市環境中出現的素材,做出跳色的產品,我認為歐美市場和它會有共鳴,還可以將台灣帶出去。」看見它的潛力後,他以自身需求出發,再利用建築空間美學,將一塊平凡無奇的帆布,摺成一個可以變化為3種用途的包,還可放大、縮小,「這款包反應我在一天之中,會出入不同場合,希望它既經典又時尚。」

然而,真正去做,才發現問題沒想像中簡單,「我不會車縫。」產品打樣是他帶著一位建築系學生,用釘書機釘起來做成的,「我去找車樣品的阿姨,沒有人願意,因為它是夾網膠布、材料太厚、容易打滑,和皮革一樣,車錯了不能重來。」找了幾個月,都沒有人願意幫他。

想做一件事,他會設定上市日期,「我和很多朋友說,2016年12月這個包包會上市。」然而,直到9月,還是沒找到工廠,「實在沒有辦法,只好回家問爸爸,你有沒有朋友在幫人做代工?」終於,在彰化花壇找到一位幫歐美精品代工的皮帶工廠。

受到外國觀光客青睞

只是,做出來的第一批產品定價很不親民,以One Piece(一布塑型)為例,要賣8900元。他坦言:「這個定價很難賣,我強迫自己硬著頭皮上市。」沒有太多預算做廣告,初始,日常經典在網路銷售,「新品牌、沒有實品讓人家摸,價格又高,誰會買?」同時,在設計選品店寄賣。

「朋友告訴我,高雄駁二有個短期的『文創人才駐市計劃』,透過徵選我們進駐了。」那是2017年10月,3個月的銷售期間,接觸來自世界各國的觀光客,獲得認同,尤其是荷蘭、德國等客人,「在瑞士有個帆布回收包品牌,叫做Freitag,一個要賣1~2萬元,相較之下,我們賣的很平價。」

隔年過年,應邀到高雄年貨大街。順應年貨氛圍,以青草茶為基底,結合咸豐草、魚腥草茶、土肉桂葉、當歸等,做出台灣的草本茶——「日常野草」,在疫情後意外成為明星商品,替品牌帶來不錯的營收。

2018年,日常經典回到台北,進入西門紅樓開設為期5個月的快閃店,後來成為常設櫃。因產品繽紛與實用性,切中觀光族群,旺月業績高達80萬元。然而,好成績的背後,還有一項明星商品,當時他們發想了「Give you a hand(給你一支手)系列」,意外擊中市場,造成熱賣。

他解釋,原本只是單純想解決織帶生產過多的困擾,於是,結合帆布包防水功能,做出可以放置珍奶等手搖飲和雨傘等的Y、S、W包款。沒想到,設計理念呼應那一年政府推出的限塑令政策。

黃金樺表示,日常經典的創作核心理念有3個:城市色彩、一體成型、一物多用。所以,每款包都有多種用法,以S款為例,它有托特和斜背模式;W款比較大,有托特、斜背、後背等3種模式。前年在「東京設計展」,W款榮獲「東京設計獎」,並進軍日本。

為了行銷「給你一支手」,在嘖嘖募資。許多人問:「如果有黑白的,我就贊助。」因應市場需求,第一次開發帆布。他說,雖然有些違背品牌創業初衷,卻也不得不回應客人的呼喚。自此,開始開發自己的印花,並以外國人印象深刻的台灣美食——珍珠奶茶,做出「城市的舌尖滋味系列」。

展覽廢棄物重生再製

「我用台灣知名的5大手搖飲品牌顏色做包,如黃藍是50嵐、清心福全的綠和紅、橘藍色是COCO,我們將它轉譯成條紋,每一款包的印花不會重覆。」在材質上,選擇環保防水的PVC布料,比原本的帆布更輕、更柔軟。

「後來客人反饋說,我不想要複雜的東西,我只喜歡你們家的條紋。」尤其去年疫情爆發後,景氣下滑,他開始做單一功能的包,並推出配件,如抗菌口罩包、錢包等,售價下修至1000元左右。

他觀察許多展覽都會使用帆布輸出物,「從布展到撤展,只使用3~5天就要丟棄。」他想將這些帆布重生再利用,去年推出「Rebirth系列」,得到台灣設計研究院和台北市文化創意基金會的支持,簽定協議合作書(MOU),「他們策展的活動輸出物,會由我們回收,製成包款。」並再一次啟動募資計劃。

他強調:「品牌到最後是要對這個社會創造價值。」他更期盼未來這些策展活動的周邊商品都可以由前一年回收的帆布製成。如此,循環經濟就可以建立。

創業後,他全心投入設計、製作、行銷,荒廢了建築本業,不少朋友不解道:「你為什麼好好的建築師不做,去做這麼燒錢的品牌,不知道你的邏輯是什麼?」黃金樺表示,雖然品牌路走得辛苦,但靈魂得以自由,「我並不會拒絕回去做建築,Never say never。」他的未來道路,依舊無限寬廣!

【合夥人心聲】過年市集 催生茶飲品牌

7年級的李俊頡曾是餐飲業外派員工,在國外10多年,2010年因為生病返台休養身體,其後,他到薰衣草森林工作,任創新實驗室的主管。

進入日常經典時,先協助日常經典於高雄駁二的快閃店營運。因配合高雄過年市集,催生「日常野草」品牌。他有餐飲背景,加上對青草茶的認識,調配出幾款熱賣商品。

「我們的青草茶很特別,磨得很細,用泡咖啡的方式現場沖煮,在市集一杯賣90元。」他沒想到,阿公阿媽看到後很喜歡,隔天帶著媳婦、孫子來買茶。初試啼聲成功,他專心做茶包,迄今推出17款茶包。

李俊頡表示,目前賣得最好的是魚腥草茶,「它在新鮮的時候有魚腥味,乾燥後有清爽型的茶香味,有點像文山包種茶,能保健肺部。」另外,還有潤喉、潤肺的咸豐草,為女性開發的溫熱型土肉桂葉,補氣的當歸,還有用鳳梨、柑桔等做的水果口味。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