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棄台論」的危險(李俊毅)

更新時間: 2021/05/03 03:00
■美國學者葛拉瑟在《外交事務》雜誌網站發表「棄台論」文章,被視為失敗主義的基調,並非美國共識。資料照片(互聯網)

李俊毅/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員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葛拉瑟(Charles Glaser)於4月28日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刊文,主張美國對東亞──特別是台灣──的安全承諾之縮減(retrenchment)。雖然美國智庫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亞洲計畫主任戴傑(Jacques deLisle)與資深研究員金駿遠(Avery Goldstein)認為「棄台論」並非美國主流意見,更無助於解決美中的根本矛盾,但葛拉瑟的主張反映部分美國人士的想法,我國仍應關注相關討論並思較積極的做法。

葛拉瑟的核心論述大致有三。首先,中國的崛起與美國相對的衰弱,使兩強爆發衝突的可能性大增,美國因此應檢視其安全利益。

失敗主義並非美國共識

第二,美國的安全利益有層次之分。其中,作為核心利益的本土安全因為太平洋的隔絕與美國的核嚇阻優勢,並不受中國崛起的威脅;日本與韓國等盟友的安全是第二層次的利益,而美國仍可也應該捍衛這些利益,因為日韓在美國的協助下可抵禦中國的攻擊;相形之下,台灣(與南海)並非美國的重要利益,而中國不僅有奪取台灣的動機與能力,台灣海峽的屏障亦難使台灣抵擋中國的傳統武力威脅。

第三,放棄對台的承諾不會產生「骨牌效應」,因為日韓將理解自己有別於台灣。葛拉瑟認為放棄對台的承諾旨在避免美中大戰,美國可強化對日韓的軍事支援以展現其決心,甚至亦可持續售台武器。至於一旦中國取得台灣後對美國的軍事威脅,則因美國的核嚇阻與海軍優勢,是可接受與處理的。

葛拉瑟的論述不難批駁。首先,其主張是失敗主義的基調,認為美國漸趨下風已是定論。此點在事實層面上並非美國共識,否則川普與拜登政府便不會相繼以「強權競爭」界定美國所處的安全局勢,更不會在安全、經貿、科技與人權等議題上與中國競爭。

若棄台則日韓難信任美

其次,美國應協防日韓的立論依據,是「當前」此舉的代價不高或可接受。依此邏輯,在當前台灣亦展現捍衛自身安全的意志並強化防衛能力的情況下,美國的作為應是加大對中國的反制及對台灣的支持,以增加中國進犯台灣的代價並減少美軍介入的可能損失。

最後,如果美國因力不能及而放棄對台承諾,那麼在美中實力持續消長的前提下,美國放棄日韓僅是時間的問題。日韓在此情勢下最有利的作法,與其是相信自己在美國安全政策具特殊地位而維持與美國的同盟,並在中美分出高下後被迫接受中國的領導地位,不如趁尚有談判籌碼時,早日扈從中國。易言之,依葛拉瑟的見解,美國的安全利益與承諾是任意的,可隨時調整甚至放棄;在這情況下,日韓不僅難以信任美國,更易有「今日台灣,明日日本(韓國)」的憂慮。

葛拉瑟認為美國的自我認同,包含超級強權的認知、冷戰的勝利者、自由的國際秩序之創造者,以及許多價值的守護者等,構成美國在利益與認同不符時,修正其外交政策的障礙。這個觀點將國際政治化約為物質利益的權衡,雖然狹隘但簡潔,在美國(與其他國家)恐仍有部分吸引力。

然而此種觀點是危險的。若自由、民主與人權等價值因素在外交政策是不重要的,則美國及其他國家在面對中國對外國的經濟滲透與科技竊密、透過「一帶一路」輸出其威權治理模式、加大對國際組織的掌握,乃至對其他國家的軍事、外交、經濟與言論脅迫等,都應將之視為中國崛起後,其他國家不得不或甚至應該接受的世界格局變遷。換言之,世界秩序的安排將只是權力競爭的結果,而無高下之分。

台安全是美中競爭利基

面對葛拉瑟的論點,台灣應反其道而行。台灣安全不僅是美國(與自由民主國家)的利益,也是其信守的價值之試金石。就認同層面來說,失去台灣將彰顯所謂「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之空洞,是對美國(與西方)的價值之嘲諷及否定。就利益層面來說,台灣的安全是美國在和中國競爭之利基。

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3月18日的「阿拉斯加會談」中反對普世價值說,強調「美國本身不代表國際輿論,西方世界也不代表」。誠然,普世價值並非定於一尊,各國可有不同的選擇,但這並不表示中國僅能選擇當前的模式。台灣的持續自主、民主與繁榮,正凸顯其他選擇的存在。這構成對中國共產黨的正當性之挑戰,也應是美國與自由民主國家的戰略資產。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