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球勒索楊光友億元

狂寄「砰!砰!」光碟 涉2億元槍毒案被逮

出版時間:2004/07/11
薛球把恐嚇楊光友的光碟直接寄到演藝工會辦公室。塗豐駿攝
薛球把恐嚇楊光友的光碟直接寄到演藝工會辦公室。塗豐駿攝

【黃泊川、劉文淵╱台北報導】犯下數十起強盜擄人勒贖案、名列十大通緝要犯的薛球、陳益華,雖已逃亡大陸,但自本月初開始,竟自行錄製恐嚇光碟片,隔海狂寄給台灣多位知名人士進行勒索,警方發現包括演藝工會理事長楊光友、影劇大亨楊登魁及板橋一家銀樓都接獲恐嚇光碟片,據傳前立委羅福助也名列其中。

無法無天

警方指出,日前在大陸落網的薛球及陳益華,是因涉入廈門福青幫一起七百五十萬美金(約新台幣兩億五千萬元)的槍毒案,而遭大陸公安逮捕。警方指出,由於薛、陳二人在落網前,因擔心在大陸擄人勒贖風險性高,因此憑著在台灣的「盛名」,而以錄製光碟的方式向台灣知名人士恐嚇。

薛陳並坐作勢欲開槍

警方指出,薛、陳二人依據不同的恐嚇對象,而錄製不同版本的光碟,內容大致分為兩段,均在本月六日透過快遞公司寄發給各被害人,其中楊光友就收到兩份恐嚇光碟,分別寄到演藝工會和九太科技,以確保楊光友「保證收到」。
在恐嚇楊光友的光碟片的畫面中,一開始出現穿黑衣的薛球和穿白衣的陳益華坐在沙發上,薛球坐在右邊,持槍對著鏡頭不發一語,左邊的陳益華則將子彈一顆一顆裝填進彈匣,上彈匣後再舉槍,朝畫面左邊做出開槍的動作,口中並發出:「砰!砰!砰!」的聲音。
而第二段畫面中,僅陳益華現身,他對著鏡頭、目露兇光,以國語撂狠話說:「楊董,我是陳益華,我兄弟薛球你應該知道吧,我們兄弟最近經濟狀況不好,希望你在七月八日前準備好拿出一億元,大家交個朋友,不然就請你吃土豆(子彈)!」並附上有捺印指紋、親筆簽名的小紙條表明身分。

配合被害人講國台語

楊光友接獲光碟後,曾向松山分局警方詢問薛、陳下落,不過並未報案,而八大電視公司也在本周二上午,收到指名給楊登魁的牛皮紙袋,內有一片勒索五千萬元的恐嚇光碟,及署名「陳益華」並有捺印指紋的紙條,但陳益華改台語發音,警方研判,可能與楊光友為外省人、楊登魁為本省人有關。
另外,板橋市館前路一家銀樓也接獲恐嚇光碟,看過光碟片的台北縣議員王景源描述,光碟片長約一分鐘,一名理平頭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桌上放著一把長槍,背後還有一台電視播放著台灣的新聞,男子操台語說:「我是阿華,小賴,你還記得我嗎?我現在在跑路,身上沒有錢,借我三百萬!」
銀樓老闆表示,他在收到光碟片的前一天,曾接到自稱是薛球男子的電話,對方詢問他是否收到光碟,並表示要借三百萬元,不借的話要用槍掃射,周四果然收到光碟,不過當時不以為意。銀樓老闆說,直到他看到電視播出薛、陳寄光碟恐嚇的新聞,才知道自己被薛球恐嚇。
事件發生後,楊光友的手機一直關機中,至於楊登魁則在北京,此外,據傳前立委羅福助也接到恐嚇光碟,不過羅福助之子、立委羅明才服務處否認接獲光碟。

薛陳逃亡大陸入福青幫

【黃泊川、張芳榮╱台北報導】據警方高層透露,薛球、陳益華去年逃亡大陸時,被大陸的福青幫所吸收,本月七、八日中國當局下達緝毒行動,在廈門安峰路民宅逮捕十多人,其中包括五名福青幫成員及台灣黑道份子薛球、陳益華也在其中,另有三名主嫌則分別逃往柬埔寨和緬甸。
據了解,該安非他命製造工廠是由福青幫及美國華青幫與台灣黑道共同合作,這批毒品原本準備運往台灣、美國、東南亞販售,不過中國公安已監控一年多,一舉逮捕薛、陳。

犯案絕不隱匿身分

由於薛、陳潛逃大陸後,因過去在台時涉及多起擄人勒贖案而聲名大噪,進而改專挑政商名人下手,進行鉅額勒贖,因為從不傷人且綁人後絕不隱匿身分,甚至還可以先行釋放肉票再付款,囂張程度幾乎達無政府狀態;但逃亡至大陸後,千萬贖金幾乎花用殆盡,在缺盤纏跑路的情形下,又不敢在大陸犯案,只好改變手法,挾著十大通緝要犯在台的響亮名氣,狂發恐嚇光碟及信件隔海勒索。警方已積極和中國公安聯繫,全力協請中國儘速將薛、陳遣返回國。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