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棄施琅就鄭成功

出版時間:2005/03/13

聚焦中國

【李志德╱專題報導】江澤民上周交卸最後一項公職「國家軍委主席」,臨去前訂製了八十座鄭成功的白磁像送給解放軍將領,叮囑他們勿忘「揮師收復台灣」,但有趣的是,為什麼送的雕像是鄭成功,而不是施琅?

施琅收復台灣遭吹捧

施琅原本是鄭成功的父親鄭芝龍手下大將,跟隨鄭芝龍投降清廷,康熙二十二年奉命跨海攻打偏安台灣的明鄭第三代鄭克塽,成功收復台灣。
施琅在歷史上評價不高,最重要原因是中國傳統「忠臣不事二主」的價值觀,投降效忠都不會得到真心的尊敬,明朝降清的將領洪承疇被寫進《貳臣傳》(先後事奉兩個政權的臣子),就是典型的例子。
至於施琅收復台灣的「功績」,《清史稿》作者柯劭忞在傳後評論中認為,施琅固然平定台灣,但當時兩位將領姚啟聖、吳興祚已先一步平定金門和廈門,施琅只不過趁勢攻佔只剩下台灣和澎湖的鄭氏政權,讓施琅獨佔平定台灣的功勞並不公道。
但到了九○年代,中國為在歷史上找到統一台灣的正當性,施琅的評價出現大逆轉,中國清史專家形容他「在統一台灣的過程中,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官方編寫中的《清史》將他定位為「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愛國主義將領。」投降清廷也不再是人格汙點,而是「棄暗投明」。

鄭成功才是民族英雄

但江澤民卻捨棄施琅,選擇佔據台灣、力抗清朝「統一大業」的「分離份子」鄭成功,做為寄託他未竟之業的代表。可能的解釋為:儘管中共可以祭出無孔不入的政治力,發動所有宣傳機器吹捧施琅為民族英雄,但在一般民眾心裡,施琅的人格遠遠比不上鄭成功,鄭氏人格的感召力直指人心、超越政治,江澤民也得承認。
「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缺憾還諸天地,是創格完人」,台南延平郡王祠前留著清朝名臣沈葆楨對鄭成功的禮敬,一個現實世界的失敗者,卻在不同時代、立場相異的政權間贏得一致的尊敬。回頭看看進行中的中國人大會議,那一堆在人民大會堂「台灣廳」裡放言批評台灣,卻沒人知道他們怎麼選出來、更不知道代表誰的「台灣代表」,對照江澤民最後的選擇,民眾或許能從中得到些啟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