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品尋寶:花3萬買破瓶

獨鍾中華陶瓷 狂蒐2千件

出版時間:2016/06/24
中華陶瓷走過一頁風華,是收藏家陳德清眼中的好物。

早年設廠北投的中華陶瓷,曾為國內重要陶瓷大廠,外銷版圖遠及歐美、紐澳、日本、中東、非洲,當時外交部送往迎來的賀禮,國際觀光客訪台必到景點,1989年關廠熄燈後,當時是一般民眾高不可攀藝品,成為坊間收藏者追尋的藝術品。
採訪╱潘怡靜 攝影╱侯世駿

珍稀,在收藏市場永遠有追求者。台灣民間藝術品收藏家陳德清,從收藏茶壺、石頭到碗盤、花瓶,他看遍各式收藏品,約有10年時間,他熱衷於尋覓中華藝術陶瓷公司(以下簡稱中華陶瓷)出品的花瓶。
收藏迄今約2000件中華陶瓷出廠品,其中大型花瓶是一大特色,翻開1970年代中華陶瓷的產品目錄,最貴的山水風景花瓶售價4萬5300元,當時公務人員月薪約2000元,只能買目錄中1支較常見的青花海棠瓶。

瓶底落款辨識年代

對一般人高不可攀的花瓶,是當時台灣送給國際友邦的重點外交禮品,翻閱該公司1977年出版的中華藝術月刊,載滿各國元首外賓到訪記錄,1天有50台遊覽車駛進廠區。
中華陶瓷是1970年代北投地區重要陶瓷廠,極盛期光廠內藝術從業人員高達800人,畫師繪畫水準風評高,以國畫形式、落款簽名,成為當時彩繪陶瓷的主流。
「不少花瓶上都有簽名,可惜多是化名。」據傳已故藝術大師席德進、嶺南派國畫大師歐豪年,都曾在中華陶瓷繪瓷,根據中華陶瓷員工口述資料,下班還會根據專長、公司派車接送拜師學藝。
當時的中華陶瓷,與前後期的永生工藝社、中國陶藝、龍門陶藝,常網羅藝專相關科系畢業生投入繪製,也有部分網羅杭州藝專畢業的廖未林、席德進、林元慎等藝術圈知名前輩。
「擺起來就是好看!」陳德清初始純粹欣賞其繪工精緻華麗,後來不少販仔腳(藝術品下游搜貨者)、收藏同好,都會拿找到中華陶瓷品找他相售,買久了、看久了,他愈看愈專精。
瓶底落款的辨識是一門學問,從民國50、60、70年代,分別有手寫、馬圖像、咖啡紅、藍色等不同落款方式,藏家通常從這些落印,辨識出花瓶年代。

松鶴延年瓶刻有于右任字體,底部落款型制為中華陶瓷設廠於中和時,約民國47年。

畫花鳥價格較一般

除了花瓶,陳德清也藏中華陶瓷出品的瓷磚畫、燈具、嬰枕等品項,他愛不釋手的1件小茶壺,「多年前一名販仔腳,拿來給我看,我一看心頭一喜,底部有60年代的落款,壺身有『大千居士』、『福』等字,馬上花數千元買了下來。」
他意外低價購入的「張大千壺」,考究落款、年代等面向,甚至找了研究台灣陶瓷文史學者鑑別,「以當時中華陶瓷的定位不可能去仿大師的壺」,這種追尋溯源,正是他收藏樂趣所在。
「牡丹花鳥多,價格較一般。」由於花卉鳥禽繪上花瓶比例高,物以稀為貴,反而是少見的猛虎、蝦、鹿、雞等品項,身價較高。有時他花數萬元整批買、只為了其中2~3支稀有花瓶。
為了找珍稀,他曾花3萬元買1支連瓶口都破了的花瓶,「從沒見過中華陶瓷出品的花瓶,上面有畫牛。」破瓶反而身價高。
彼時的時空背景,牡丹花鳥才是富貴,「牛」登不上花瓶,結果反而造就此時物以稀為貴。

牧童放牛在中華陶瓷出品花瓶中罕見,瓶口破了他還花3萬元買。

中華陶瓷沿革

1958年王修功、任克重共同創立,廠房設於中和秀朗,1960年受颱風侵襲損毀、遷至鶯歌,1962年設廠北投,員工人數曾高達千人,1970至1980年代,為訪台友邦、華僑、觀光客參訪重要陶瓷大廠,1979年中美斷交觀光市場漸萎縮,1989年關廠。

張大千壺數千元購得,底部中華陶瓷落款為民國60餘年型式,由於張大千落款型式多樣,該壺「大千居士」之「千」為「三千」,考據也為張大千曾落款方式。

生虎踴躍谷瓶中華陶瓷出品老虎繪於花瓶,稀有罕見,3萬元購得。

牡丹孔雀瓶根據型錄當時售價7500元、約一般人3~4個月薪水,從販仔腳處以3萬餘元購得。

陳德清小檔案

●年齡:1961年出生(55歲)
●現職:太和春蔘藥行老闆
●收藏品項:古早碗盤、中華陶瓷、字畫及名家陶瓷,如:知名水墨畫家鄭善禧、擅長畫魚蝦的陳丹誠等人作品
●中華陶瓷藏量:2000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