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品尋寶:牙醫瘋黑松 思戀台灣50年代

懷舊兒時 老貨車、販賣機搬回家

出版時間:2016/06/30
牙醫師蔡文卿以「黑松牙醫」自稱,除了收進文物、鑽研其歷史背景,還自辦活動為黑松周年慶生。 康仲誠攝

【郭美懿╱台北報導】若說童年有味道,陪伴台灣人走過91個年頭的黑松汽水絕對榜上有名;而對牙醫師蔡文卿來說,那裝灌封瓶的滋味更是種解藥,用以回味再難複刻的童年記憶。

正值48歲的蔡文卿出身雲林養鴨人家,童年困窘,只能看著隔壁柑仔店的黑松汽水興嘆。「我爸以前幫人送貨,家裡空房就讓柑仔店放貨品,每次一整車的黑松汽水運過來,但都喝不到。」
他家空地也是玻璃瓶回收場,下課放假就朝裡頭鑽,「最喜歡挖瓶蓋集字,就算『銘謝惠顧』也很開心。」而養鴨需要煮大麥當飼料,薪柴來源正是黑松斗六廠的廢棄木箱,「在我手中不知道拆掉、燒掉多少東西。」
正是這樣的「天時、地利」,當他10多年前初涉網拍,發現許多黑松古物在拍賣,「記憶湧現,開始狂買!」

13年前 網拍入手

蔡文卿笑說,自己從小就有收藏的癖好,「郵票從小收到大學,鈔票、書籍也一大堆。」2003年美軍摧毀海珊政權,使得印有海珊人像的伊拉克舊鈔變熱門,他上網找鈔票,卻找到收藏上的「真愛」:「就是黑松!」
「以前喝汽水只有婚喪喜慶,去不是吃肉,是喝汽水喝到飽,結束!」身為5年級生的他,坦言思戀台灣經濟起飛開端的50年代,尤其過去的生活條件讓他無法盡享有汽水喝、有玩具玩的童年,更想透過收藏重現時代榮景。
蔡文卿說,當時黑松運用各種方式行銷汽水,報紙、雜誌、路邊招牌「鋪天蓋地,無所不在。」不只掛在經銷商或零售店外的燈箱、鐵牌,店裡擺的電時鐘、黑松職工福利社致贈員工的茶壺組,甚至連過期就撕掉的海報,都從阿嬤「簞司(日語:衣櫃)」的抽屜裡翻出來。

瓶蓋型電時鐘:1957年製造,是黑松公司致贈經銷商與零售店而生產,有多款形式。10年前購入每個約3萬元,如今真品每個10萬元起跳。

手榴彈瓶燈箱:推估1963~1970年物品,懸掛於經銷商或零售店。造型源自黑松汽水瓶,也稱胖胖瓶,市價約15萬元。

黑松瓶蓋燈箱:民國50年代物件,由於懸掛在經銷商或零售店外,風吹雨打下能留存者少,為蔡文卿收藏13年來僅見,10多年前購入價即逾1萬元。

手繪海報:早期多以外國人為模特兒,手工繪製再大量印刷。1951年泳裝女郎版(中)市價已達5位數,洋裝女郎版(左)從「HE SUNG NO BEER」瓶標推估為1952年印製。最特別是以本土小女孩為模特兒的「鮮泡女孩」海報(右),目前市價5~6萬元起跳。

本土特色 成為賣點

其中更包括1936~1938年黑松前身「進馨飲料合名會社」的老瓶蓋,「當初買時不知道是日治時代,一顆才幾百塊,塗防鏽漆時才發現,連黑松公司都沒這一顆,價值無法估算!」
13年來積沙成塔,他所收藏的黑松文物已堆滿整間倉庫,連黑松老貨車、報廢投幣式販賣機都搬回家。儘管近年來黑松不再以懷舊為行銷主軸,連周年慶也低調慶祝,但他認為:「黑松在本土歷史有其賣點,這文化不能抹滅。」只盼守住這些收藏、鑽研這段歷史,讓童年的滋味跨越時空,恆常在心。

蔡文卿小檔案

年齡:1968年出生(48歲)
收藏資歷:自稱「Hey-Song Dentist」,台灣民藝收藏圈公認的黑松達人。童年在雲林長大,老家附近就是黑松斗六廠,13年前開始收藏黑松物件,數量多到滿倉庫,已無法用件數論計
展覽:2012年黑松世界跨年特展「黑松文物回娘家」聯展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