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飆的叉子

出版時間:2019/04/14

撰稿╱陳智偉

新科技問世初期常被視為怪物或異端,往往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能為大眾所接受並廣泛應用。以餐桌上常見的叉子為例,在歐洲人仍用手抓食的11世紀,使用叉子曾被視為粗魯的行為,如今則主客易位,用手不用叉子才不禮貌,而今日看似笨拙的頭戴式VR裝置,他日也許成為像智慧手機一樣人手1台的必要裝備。

西元1004年,拜占庭皇帝的侄女瑪麗亞•阿爾格羅波利納(Maria Argyropoulina)下嫁威尼斯總督的兒子,她在婚宴上將陪嫁的金色叉子拿出來叉食物吃,沒料到這小小的舉動,引起軒然大波。
儘管當時,叉子早已成為阿拉伯世界普遍的餐具,但歐洲人仍習慣用餐刀切斷食物,用手抓著吃,大支的二齒叉是烹調工具,用來烤肉、剃肉,較小支的則用來探取大罐子深處的東西,沒人料到瑪麗亞竟拿來當餐具使用。

用新奇餐具被恥笑

那個年代,歐洲絕大多數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叉子的存在,就算見識過,可能也不太會用。這種獨特的進食方式經過拜占庭帝國傳進入西歐,勢必引人側目,並招來批評。
瑪麗亞恣意的行徑果然很快就遭到教廷譴責。1名教士宣稱:「上帝以祂的智慧,已提供人類天然的叉子--手指。因此,當他們用人造的金屬叉吃東西時,對上帝是一種侮辱。」
2年後,瑪麗亞死於瘟疫,人們都認為是上帝在懲罰她的墮落。1名教士滿意地說:「全能的上帝憎恨這個女人的虛榮心,毫無疑問地,對她進行了報復。祂將正義之劍高舉在她的頭上,以致她全身都腐爛了,所有的肢體都枯萎了。」

新裝置常讓人害羞

現今,我們可能瞧不起不用叉子的人,叉子從異端變成日常餐具的過程,正如新科技的應用過程。
瑪麗亞之後,又再經500年,叉子才更廣泛地被用作餐具。英國商人柯里雅特(Thomas Coryat)1608年遊歷歐洲時,發現叉子在義大利獲得廣泛使用,因為義大利人看見並非所有人的手都一樣乾淨,完全無法容忍有人用手觸碰食物。西班牙也有許多使用叉子的人。但在其他國家,拿叉子用餐仍被視為做作、浮誇的行徑。柯里雅特返鄉時也用起了叉子,結果被恥笑。
凱薩琳皇后(Catherine de Medici)1533年嫁給亨利二世(Henri II)時,似乎將這新奇的餐具引進法國皇室,但嘗試使用的貴族依然被訕笑。被笑的原因除了多數人不認識叉子,也因為它太小了,功能不大。對大多數人而言,用途事小,丟臉事大。
不過,到了17世紀,人們擔心用手分食物吃不衛生,用叉子進食比較乾淨。1633年,查理一世國王(King Charles I of England)可能受到他的法國老婆影響,宣布:「用叉子是得體的。」
在法國,樞機主教黎胥留(Cardinal Richelieu)頒令禁用尖刀,據說是為了防制暴力,不讓人們用刀把牙給拔下來,在沒有刀子可以刺食物(或者其他賓客)之下,突然間,所有人都需要有1支叉子。
就算叉子本身也歷經變形。扁平短小的2齒叉後來被3齒與後來的4齒叉取代,齒面也改為彎弧設計,可叉也可舀。至此,把刀放進嘴裡反而被視為粗野的行為。18世紀時,叉子從菁英階級普及到大眾,19世紀時,整個歐洲已普遍使用。
叉子的演進大致是所有新科技要發展成通用物品的必經之路。第1個應用新裝置的人常感到丟臉,問問那些買賽格威(Segway)、Google Glass的人就知道。除非產品壓倒性的強大功能足以蓋過讓人彆扭之處,否則很難改變人們的使用慣性。
今日的頭戴式VR裝置與其他智慧眼鏡等,正奮力克服丟臉大於功能的問題。創新者必須承認,社會接受度及產品本身的實用性,決定哪些科技可以廣為流行。電動機車也是一例,人們的態度仍在搖擺,廣泛應用還需要時間。電動機車就像是在路上狂飆的叉子一樣,有待普及接受。——取材自《1843》

賽格威發展歷程一波三折,被中國廠商買下才又開始重生之路。歐新-埃菲社
賽格威發展歷程一波三折,被中國廠商買下才又開始重生之路。歐新-埃菲社

Google Glass未能打入消費市場,目標客群轉為企業用戶。路透
Google Glass未能打入消費市場,目標客群轉為企業用戶。路透

頭戴VR裝置正奮力克服丟臉大於功能的問題。歐新-埃菲社
頭戴VR裝置正奮力克服丟臉大於功能的問題。歐新-埃菲社

電動機車就像是在路上狂飆的叉子一樣,有待普及接受。資料照片
電動機車就像是在路上狂飆的叉子一樣,有待普及接受。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