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BBE創辦兄弟 方祥宇、方祥年 MIT天然刷具紅到國外

出版時間:2019/06/23

作者、攝影╱彭蕙珍

方祥宇是個好奇寶寶,上大學時他什麼都想讀,從財金、室內設計,再轉到機械,「念了4~5年還是沒畢業。」踏入職場他依然故我,「1年換24份工作。」26歲回家幫父親經營刷具工廠,他不滿只做代工,因自己有需求,著手設計鍋刷、牙刷、木吸管等。小他1歲的弟弟方祥年2年前也返家協助,推出「DUBBE」品牌,以台灣設計、台灣製造,搶攻內需及國際市場。

方祥宇(右)、方祥年(左)兄弟,2年前以家中的刷具、自創品牌,主打台灣研發、台灣製造。
方祥宇(右)、方祥年(左)兄弟,2年前以家中的刷具、自創品牌,主打台灣研發、台灣製造。

方祥宇:「這是我自己要用的,所以很龜毛。」為了做自己要用的牙刷,耗費2年時間研發,他說:「刷牙的口感很重要,我是用0.5mm在調整,現在的作品真的不一樣,刷起來很爽。」他稱自己設計的「產品」為「作品」,「因為它不只是實用性,還要有藝術性,這才是誠意,雖然做得比較累、比較麻煩,但我心滿意足,心安理得。」
當減塑風飄到吸管時,愛妻的他,因太太無法忍受有金屬味的不鏽鋼吸管,著手研發環保的天然木吸管,「木頭很難打薄到0.8~1.5mm,要做到這個薄度,問任何木頭廠商都會回說,這怎麼有可能?」他突破技術上的難度,做出全世界第1支木質打造的環保吸管,「連日本人都做不出一體成型的木吸管。」

天然牙刷。獨家專利的雷射切割技術、100%純天然馬毛製作,用天然實木,將塑料減至0%。
天然牙刷。獨家專利的雷射切割技術、100%純天然馬毛製作,用天然實木,將塑料減至0%。

天然木吸管。全世界第1支木質打造的環保吸管,只有0.8~1.5mm的極致工藝。
天然木吸管。全世界第1支木質打造的環保吸管,只有0.8~1.5mm的極致工藝。

天然吸管刷。使用馬毛及山羊毛,吸管刷頂端使用歐盟認證的樹酯,避免吸管因清洗而產生刮痕。
天然吸管刷。使用馬毛及山羊毛,吸管刷頂端使用歐盟認證的樹酯,避免吸管因清洗而產生刮痕。

吸管刷是明星產品

用馬毛及山羊毛製作的天然吸管刷是DUBBE的明星產品,他稱讚:「連德國也做不出來這麼好品質。」在羊毛刷柄的部分,使用的不鏽鋼由304提升至316醫療級,「希望能讓使用者用得更安心。」它在國外深受好評,熱銷100萬支。
很難想像,如此為台爭光的產品,竟出自汐止一間傳統刷具工廠。方祥宇的祖父和兄弟在日治時代就做刷具,他的父親方添在家裡幫忙,當時生意做得很好,客戶很多,包括紡織廠、中央鑄幣廠、國軍、陶瓷廠等,全盛時期有40~50個工人,「後來機器改了,不用刷子清理,業績漸漸衰退。」
直到今日,工廠仍維持小量刷具生產規模。長子方祥宇不忍父親獨自經營,26歲返家,「從小看爸爸在工廠做事、他是學商的,還要修理機器,隨著年紀愈大、科技進步,他經營得愈來愈吃力。」他解釋,現在的工作都用電腦溝通,「對方寫email、傳CAT圖,他也不知如何開,我本身念機械、是學這一科的,很自然就回來了。」
他的興趣廣泛,「在大學我原本念財金,學一學就覺得室內設計很有趣,念1~2年又轉系,去念機械,每一個科系都念1~2年,但沒有畢業。」他認為學歷不重要,「學習東西我寧願不要深,但要真的學到,還要學得廣。」
出社會後,他說自己也沒個「定性」,「我覺得咖啡很棒,就去學煮咖啡;因為念機械,也去當過製圖,工作是隨自己的興趣在跳。」在外遊盪,想玩的、想做的都嘗試過後,見到父親的辛勞,決定回去。
「小時候我看到工廠做的這些日常用品,曾經很疑惑的問爸爸,為什麼我們不做自己的東西?」他強調:「代工廠做的是別人要的,我一直不覺得那是自己的東西;我回來幫忙後,發現自己的個性不太能接受這樣的事。」此時,他又有了自己的「叛逆」思維。
初期,他做生活中用得到的小東西,例如印章刷,「太太上班時會用印章,印章刷都不好用,印泥會噴得她滿手都是,我就做一個不會噴到手的印章刷給她。」這個起步,讓他思考能否做一些好用、可以賣的東西,如牙刷。
「我對刷過的牙刷都很不滿意,不是太硬、太軟,就是太細、太粗。」因為不滿意,他著手設計屬於自己的產品,「牙刷是我耗費最大心力去做的東西,除了功能性,還要有一定的藝術性,和環保有連結。」
他設計的牙刷柄、兩側有黑色燒燙邊緣與流線外型,是用獨家專利的雷射切割技術,方祥宇說明:「它的造型設計看似很簡單,是我想了很多、很久才決定這麼做的,每個木頭加工廠老闆都問我為什麼要有黑線、要這麼麻煩,你就做一根棍子就好了,還有工廠老闆說,不然我用漆幫你塗黑。」

設計牙刷花了2年

他心底的設計魂卻怎樣也無法妥協,他堅持道:「雷雕世界中最不喜歡黑色,這是被他們拋棄的,就像環保概念也被我們人類拋棄一樣;既然大家覺得它醜,我能否讓它成為設計的一環,將缺點變成優點,把要捨棄的東西變成焦點?」
「黑色也代表著碳化,與環保的碳足跡連結。」為了這道線,工序變得很麻煩。切工原是交給工人做,因達不到他要的品質,只好斥資百萬元、添購1台機器,「自己學、自己切。」這是他第1件想做的產品,慢慢想、慢慢改,直到今年4月才上市,整整做了2年。
細膩的他,為突顯黑線的質感,還得再經過2~3次加工調整,這其中的研發和設計費高到他無法計算,他笑道:「我不敢算,我只負責設計和新產品,價格及市場問題,交給弟弟。」
老家是60年刷具工廠,推出刷具理所當然,因家中的碗盤都是方祥宇洗的,他一直苦於找不到好用的鍋刷,「市面上的都不好用,在腦中構思很久,決定做一支合用的。」
他刁出來的鍋刷品質極高,使用芬蘭山毛櫸,以及不傷鍋具、愈用愈軟的天然刷毛,他自豪道:「DUBBE的鍋刷毛整齊的放在木頭中間,市面上的鍋刷很難做到這點,這不是他們的錯,因隨著木種不同、每一顆樹的狀況不同,有大或小,做的時候容易歪,這些細節是消費者不會看到的。」

鍋刷申請30國專利

「我們比較龜毛,要求所有邊緣的位置是一致的、不能有偏離,光是這部分,在工時和技術上的難度就高出許多。」因外形設計有獨到之處,在全球30個國家申請專利,包括美國、日本、加拿大、歐盟及澳洲等,在國外也很熱賣。
設計這些商品後,打出「DUBBE」品牌,DUBBE是他們家養的黃金獵犬。弟弟方祥年說:「在我念大二時養了這隻狗,6年前牠過世了,因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希望能用家人對牠的愛,傳達給消費者,帶出品牌想要傳達的信賴感,因我們希望給大家最好的東西,用最嚴格的高標準來製作產品。」
兩兄弟執意既然要做品牌、就要走向國際,然而,光是研發費用就讓他們吃不消,「前期真的花太多錢,光是專利費就要200~300萬元,我們不想再花父親的錢,去年各自將房子拿去抵押貸款千萬元。」他強調:「要做就做對的事,並且堅持下去。」
方祥年和哥哥從小感情就很好,和哥哥自創品牌前,他在岳父的汽車零件廠工作,原準備接班。但他發現哥哥需要他的協助,毅然返家,「我哥是水瓶座的,他和大多數男人一樣,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想法,他沒有要求我回去,但我覺得他需要我。」
大學畢業後,他一直從事國外業務工作,「我念的是法文,畢業後爸爸要我去學修飛機,我在航空維修訓練學校念了1年,知道自己不適合這個行業。後來,再去英國念碩士。」2009年回台後,他曾待過印刷業、科技業、紡織業、汽車配件等。
「爸爸很辛苦的養育我們,在他很艱難的時候還是願意把最好的都給我們,我想讓家裡的刷子再次被看到。」他感性的說:「我知道我們家的刷具很好,又做了60年,為何不打出品牌?我們做過市場調查,了解刷具是大家都需要用的,既然需要,為何不用更好的?」

天然鍋刷,用芬蘭山毛櫸打造,30國專利,適用琺瑯鍋、鑄鐵鍋等。DUBBE提供
天然鍋刷,用芬蘭山毛櫸打造,30國專利,適用琺瑯鍋、鑄鐵鍋等。DUBBE提供

DUBBE品牌命名於方家以前養的一隻黃金獵犬。DUBBE提供
DUBBE品牌命名於方家以前養的一隻黃金獵犬。DUBBE提供

日本人誇做得很細

他明瞭自己回來後能發揮業務實力,「我一直都在做海外市場,知道怎麼找到客戶。」他的方法說來也簡單,研究各國通路網站,了解他們的經營理念和銷售商品,確定賣的是環保天然產品後,再寫email給對方,「有時也會透過臉書發訊息詢問,再寄樣品過去。」
「當你的東西很強時,就不怕別人不認同。」他舉例,曾透過網路和一位紐西蘭客戶連絡,經營者是一位年輕女生,「她用了DUBBE的天然羊毛刷,覺得真的很環保又好用,一次來台灣找我,她穿著簡單、帶著水壺,過得很環保,我們的品牌就很吻合她。」透過網路,他將產品賣到英、德、荷、法、紐、澳、加、美等國。
在定價上,他深知這關係產品能否快速打開市場,儘管斥資數百萬元研發商品,他仍努力找到「甜蜜點」,天然鍋刷只賣420元、天然牙刷210元、天然吸管刷3支賣240元,「希望消費者不要花太多錢,也能買到真正好用的產品。」
一路走來,他說難免會感到心酸,「我之前負責的業績動輒1~2億元,現在最貴一組產品才520元。」回到現實面,他引述《食神》裡一句話:「『燒菜燒得好,要飯要到老』,這句話是在說,人不能孤芳自賞,例如我們,要去了解消費者,走出去,讓更多人認識我們。」
他經常四處參展,曾有日本人看到DUBBE的刷具,忍不住誇獎:「做得很細。」他說,日本的木工多是職人,「他們沒有辦法量化,台灣厲害在這裡,東西做得好、很環保也可以很有設計、細節也很吸引人。」方祥宇和方祥年,一個主內、一個主外,兄弟倆夢想著有一天能在國際打出台灣設計、台灣製造的刷具品牌,讚頌台灣。

【曾做品牌虧200萬 只好重做代工】

方添的父親和兄弟從日治時代就做刷具,分家後他的父親經營「國芳毛刷廠」,主要賣工業用刷子。他說,當時做好的產品是透過中間商,交給客戶,所以利潤不是很好。

父親 方添
父親 方添

支持兒子品牌夢

退伍後他扛起家業,當時就有自創品牌的想法,「台灣的刷子都是靠五金行、柑仔店等賣,我想是不是可以自己去上架。」1991年推出「熊抱天下」品牌,「我申請的圖案是一隻熊站在地球上。」
沒想到,品牌之路困難重重,「將產品賣到通路的利潤是很好,但是店家抽成很高,因為投入很多,最後虧200萬元,只好收了,繼續做代工。」投資失利加上市況不好,他曾到捷運公司打工,「我做淡水線,一天2000元,一個月賺4~5萬元補貼家裡。」
直到工廠生意好轉,他才又回來專心經營。他說,做生意的不二法門是講誠信,「我給客戶的東西都是最好,也講得很清楚,如馬毛、羊毛、尼龍;刷子的密度,幾行幾排,都不會偷工減料,從年輕時就是這樣。」對於兩個兒子的品牌夢,他出錢出力支持,「我知道不好做,但是現在有網路,可以試看看。」

方祥宇小檔案

1980年(39歲)
出生:大學肄業
經歷:
•26歲 返回家業,協助父親的刷具工廠
•37歲 推出「DUBBE」品牌

方祥年小檔案

出生:1981年(38歲)
學歷:淡江大學法文系、英國曼徹斯特都會大學管理碩士
經歷:
•28歲 在印刷、科技、汽車配件等行業當國外業務
•36歲 和哥哥推出「DUBBE」品牌

DUBBE小檔案

電話:(02)86926901
網站:https://www.dubbe.com.tw/

部分照片:受訪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