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ano Pizza老闆 鄭舜文 異國戀 譜出披薩店

出版時間:2019/07/07

作者、攝影╱彭蕙珍

鄭舜文(Will)喜歡大自然和鄉間生活,2年多前和菲律賓籍太太Janet結婚後,頂下台東都蘭義大利人開的披薩店,從零學會做道地義大利口味披薩和提拉米蘇。初始生意慘淡,撐過半年後口碑逐漸發酵,現在生意穩定後,這對30多歲的異國戀夫妻,計劃將「A Mano Pizza」品牌推向菲律賓,成為跨國連鎖事業。

鄭舜文到台東都蘭開義大利披薩店,現在希望能做成跨國事業。
鄭舜文到台東都蘭開義大利披薩店,現在希望能做成跨國事業。

斯文師氣的Will笑起來兩頰有淺的酒窩,但說起話來聲量極小,他笑道:「我很害羞,不太敢和人說話。」他知道自己個性的缺點,實在太內向,大學畢業後挑戰業務工作,「我想要訓練口條、突破障礙,逼自己去找不認識的客戶。」

台北潮濕容易過敏

他在高雄工作1年後北上,進入日商佳能(CANON)公司,無奈過敏體質讓他無法適應台北潮濕、多雨的天氣,「一有灰塵就鼻涕流不止,有一個冬天,長達1個禮拜我的全身過敏、起紅疹,晚上沒辦法睡,躺著後背都會癢。」工作2年後,離職回南部。
回到南部後,他又想離開,「小時候我是讓外婆帶大的,國小之前都住在台東。」他心想:「說不定東部可能會有工作機會。」「那時候有點茫然,不曉得自己要做什麼,只是想換個環境。」
Will接到另一家民宿老闆來電,從高雄衝到台東面試,確認了工作。1年的管家生涯,他學到許多,尤其是細節,「民宿老闆以前是財務長,對於細節很要求,在她那裡學的不比在外面上班少。」他舉例:「打掃房間時,老闆要求每一個角落都要徹底的清潔。」
管家包吃包住,加上地處偏遠的都蘭,他沒有太多花費,短短1年就存下20多萬元。一位好友說服他去投資,因而拿出一部分錢給她,卻沒想到竟然是「老鼠會」,「她說投資後每個月可以領幾千元,但投了半年,從來沒拿過。」
「後來問她什麼都答非所問,因為這件事,我在都蘭也沒辦法專心工作。」他心急著想找朋友問清楚,又不好意思請假太久,只好離職、搬回高雄。然而,這位朋友避不見面,投資的錢也拿不回來,損失辛苦賺來的錢,他很心痛,也很無奈。

學英文娶回菲籍師

Will對英文一直都很有熱忱,工作期間持續學英文,意外找到人生伴侶—菲律賓籍太太Janet,「3~4年前我在網路上英文課,那是一對一的互動教學,看不到老師的臉,只能聽到聲音。上課時,我會盡量找同一位老師教,這樣進步得比較快。」
「和她上課的互動方式,覺得她人很不錯,想要認識她。」透過聲音,他喜歡上這位女老師,飛到菲律賓找她,兩人自此開始交往,「那時候幾乎每個月都會飛到菲律賓,兩人到處遊玩;她和妹妹都是護士,教英文是Janet的兼職。」
就在兩人討論結婚大事之際,Janet申請到英國的醫院當護士,「這件事我們討論很久,為了愛情,她毅然放棄去英國的工作機會,最主要的原因是,如果我去英國,可能找不到工作。」
與此同時,他們得悉都蘭一間義大利披薩店,義籍老闆米開樂(Michele)想要頂讓,「他大多數時間都在台北,想要結束披薩店,我們剛好要結婚,一起來這裡談了幾次,老婆說她很喜歡台東,很想要來,正式登記結婚後就搬來。」
對餐飲,Will並不陌生,大學時為了學英文,他曾在一間澳洲人開的西餐廳打工,「那家餐廳有早午餐、簡餐、咖啡。」他去應徵時,餐廳沒缺人,因很想練習英文,便拜託老闆讓他去工作,「我願意不支薪,在那裡打工換取練習英文的機會。」在西餐廳約工作2年多,他也學會了簡單料理。

和太太Janet(右)交往時,Will(左)常到菲律賓旅行。Will提供
和太太Janet(右)交往時,Will(左)常到菲律賓旅行。Will提供

頂下店面從零學起

頂下Michele的披薩店,包括硬體和技術。開店前半年,夫妻倆搬到台東習藝。談起這段過程,他說,很不輕鬆,尤其是麵糰,「做麵糰考慮的因素很多,包括溫度、濕度、攪拌時間、放麵粉和水的比例等,都要掌握」。初期學藝,他丟掉許多失敗的麵糰。
此外,店內披薩是使用「酸麵糰」,用義大利麵粉天然發酵而成,「用酸麵糰做的披薩會有一種酸味,很多老外說,有吃到家鄉的味道。不過,這種麵糰不好照顧,所以很少人用,而且成本很高。」
他也學會做義大利甜點—提拉米蘇,「我們是用傳統做法,和台式提拉米蘇完全不同。」他表示,做提拉米蘇最大的挑戰是在打發Mascarpone(馬斯卡彭,新鮮起司,適合做甜點使用),「將它和蛋混合時,時間掌握要很精準,要打到剛剛好。」
「提拉米蘇一定要用義大利進口的手指餅乾,做的時候要加入espresso,最後灑上天然的可可粉。」他強調:「義大利人很講究食物原本的味道,不會放入人工製品。」因此,他將店名取為「A Mano Pizza」,義大利文的意思是店內所有食物都是手工製作。而為做出原汁原味的食物,起司、橄欖油等原料都從義大利進口。
「Michele很親切、很有耐心,也願意教。」他學會5種基本披薩,「我再延伸其它口味,如福爾摩莎,是用馬蘇里拉、煙燻兩種起司,加上義大利薩拉米香腸、酸豆等做成,味道很棒;台東炸彈使用在地新鮮鳳梨,口感清爽,適合夏天吃。」
「我發覺很多台灣人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麼,在店裡的黑板做了一個『義大利料理小教室』。」他以圖文並茂的方式解釋店食材,包括Mozzarella(馬蘇里拉起司),常用於沙拉、披薩、焗烤料理中;口感微酸鮮甜的「朝鮮薊」常用於義大利家常料理;來自西西里島的鯷魚,香氣十足、鮮美可口。
他邀請住在都蘭的西班牙藝術家繪製披薩為主題的畫作,適合遊客來這拍照、打卡。店裡的裝飾用漂流木、竹藝等,大多數是他親手所做。當客人走店內,就能感覺到一股海洋風,彷若身處在海邊般。

每天早上到店裡備料、揉製麵糰。
每天早上到店裡備料、揉製麵糰。

提拉米蘇。道地義大利口味的提拉米蘇。Will提供
提拉米蘇。道地義大利口味的提拉米蘇。Will提供

台東炸彈。使用在地新鮮鳳梨,口感清爽,適合夏天吃。
台東炸彈。使用在地新鮮鳳梨,口感清爽,適合夏天吃。

店內的一面牆請西班牙藝術家繪製,很適合拍照打卡。
店內的一面牆請西班牙藝術家繪製,很適合拍照打卡。

Will(左)頂下義大利人米開樂(Michele,右)的店,並跟著他學藝半年。
Will(左)頂下義大利人米開樂(Michele,右)的店,並跟著他學藝半年。

開店2年做出口碑

頂下這間店後,Will夫妻認真經營,一開始甚至不敢休息,每天開門做生意。
儘管如此兢兢業業,並沒有得到客人的支持,「初期生意很慘,有時候1天只有1~2人,無法過生活,只能吃老本。」他選擇在過年後的淡季開張,正好沒什麼遊客,只有幾位來衝浪的老外,「有時1天賣3~5片披薩,賺到可以吃飯的錢。」他形容:「那時候一開店,時間就停滯了。」
他試著在網路投放廣告,包括臉書、Google等,「效果有限。」更令他感到挫折的是,有時好不容易有客人來了,「一進門就說要找Michele,有人一聽到不是外國人做的,轉頭就走。」
有些人一吃後發覺不是Michele的味道,他坦言:「剛開始和他做的口感還是會有落差,後來慢慢調整,現在有熟客會說,有他的味道了。」Michele人在北部,仍常來都蘭衝浪,「每次他來都會突擊檢查,試看看味道對不對。」他笑道。開店2年,「A Mano Pizza」漸漸做出口碑。
「我到台東發展事業,工作看起來像很輕鬆,其實不然,和在大都市工作一樣,且工時更長。」現在他和太太還有個計劃,想將品牌拓展出去,「菲律賓人蠻喜歡我們店裡的風格,現在我們討論能否去開分店。」他們希望將這段異國戀曲,譜成跨國事業。

台東都蘭有許多熱愛衝浪的外國人,店內主顧客是這些老外。Will提供
台東都蘭有許多熱愛衝浪的外國人,店內主顧客是這些老外。Will提供

【老婆心聲】很喜歡台東 放棄英國工作

在菲律賓我的工作是護士,原本打算去英國工作,結婚後,我們住在高雄。婚前我曾經來過台東,很喜歡這裡的空氣很新鮮、人們很親切、環境很安全,尤其是都蘭有山有海,非常完美,我們都想要搬來這裡住。

Janet 太太
Janet 太太

培養了一群常客

那時剛好碰到一個機會,Michele想要頂讓披薩店,和先生討論後決定抓住這個機會。於是,搬到台東來住,重新開始新的事業。起初真的很辛苦,賣披薩和我們原本做的工作都不一樣,尤其對我來說,行業的差異更大。但是,我們兩人都很喜歡料理,以前在家我也會做菜。
Michele教我們如何做義大利披薩、沙拉、甜點,吃起來和外面的店口味真的很不同。剛開店時確實很辛苦,因為不太有人知道我們,第1年做了行銷、廣告,幾乎每天都開。現在培養了一群常客,他們會幫我們帶更多客人來。

【鄭舜文(Will)小檔案】

出生:1987年(32歲)
學歷:正修科大企管系
經歷:
•23歲 國貿業務
•24歲 Canon業務
•26歲 民宿管家
•30歲 台東都蘭開pizza店

部分照片:受訪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