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金龍:財政應更積極擴張 空間相當寬裕 寬鬆貨幣已瀕極限

出版時間:2019/07/13

【萬千華、劉懿慧╱台北報導】面對台灣經濟發展及企業面結構性問題,央行總裁楊金龍昨拋出議題,「台灣財政空間相當寬裕,財政政策應可扮演更積極角色。」楊強調,除靠央行本身貨幣政策,更應搭配擴張性財政政策以協助經濟成長,並呼籲企業應合理為員工加薪來激勵員工,一起創造良性的經濟循環。

對此,財政部回應,已盡力採行擴張性財政政策,舉債空間有是有,但必須審慎考慮,不能隨意使用。學者也認為,若長期效益的投資支出項目,增加舉債額度不是好選擇。
央行總裁楊金龍昨受邀出席工商協進會第25屆第2次會員大會,就「央行貨幣政策與台灣經濟發展」進行專題演講。他提出台灣經濟發展及企業面的結構性問題,包括台灣容易受到全球長期停滯、需求不足及全球價值鏈轉變的影響,造成國內投資率下降,生產率相對減弱;少子化及老化問題更不利勞動生產力及消費能力的成長。
楊金龍提出解方,首先為央行要引用大數據分析技術,提升經濟預測、金融情況分析及政策執行狀況的準確率,來彌補過去重要的貨幣政策指標可靠性降低的問題。再來則是建置外匯統計分析資訊系統,研析我國外匯市場運作及收支變動,以掌握短、中、長期資金進出狀況。最後是配合網路銀行的普及,時時調整流動性監控,特別是即將上路的純網銀,申辦外匯業務辦理實地查核,是否能有效遵循並落實外匯法規。

我國寬鬆貨幣政策已瀕極限,財政仍有擴張空間。設計圖片
我國寬鬆貨幣政策已瀕極限,財政仍有擴張空間。設計圖片

政府還有舉債空間

不過,楊金龍也點出,央行貨幣政策能做的有限,反倒是「台灣的財政空間相當寬裕,財政政策應可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呼籲財政部應採取擴張性財政政策以協助經濟成長,例如增加舉債額度及提高政府預算等手段。
以舉債額度來看,政府債務餘額對GDP比率較低。根據財政部統計,2019年中央政府1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相對前3年平均名目GDP為31.5%,離中央政府法定舉債上限的40.6%,還有9.1個百分點,約當新台幣1.4兆元的舉債空間。
政府預算的空間則更大。根據統計,本年度政府總預算舉債佔整體歲出總額約4.5%,距離法定上限的15%,尚有10.5個百分點的空間。因此,楊金龍認為,在國家發展與財政穩健之前提下,善用財政空間可望挹注經濟成長動能。若能與結構性改革政策搭配,其成效將會更大。
「擴張性財政政策」包括減稅與增加政府支出,財政部回應,近期陸續通過《產創條例》租稅優惠延長10年、智慧機械及5G投資享投資抵減、實質投資可抵減未分配盈餘稅,及進行中的前瞻基礎建設,大部分屬公共投資範疇,可看出政府已盡力採行擴張性財政政策。
而一般來說要採用擴張性財政政策,通常都是利用公部門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藉以引導民間參與,包括私部門的營建、規劃、服務等等,以帶動周邊不同的產業發展,促進投資跟經濟。


財部:須審慎考慮

擴大公共建設的財源多樣,若是自償性公共建設,意即可向使用者、受益者收取相當代價或有其他經核定的財源,以供全部或部分償付其原投資成本的公共建設計畫,政府所需要補貼資金也越少。
財政部也強調,雖然近幾年財政不錯,確實有空間可以舉債,但要實施時機都要審慎考慮,不能隨意使用,避免臨時需要用時空間又滿了或債留子孫,「要用得恰當。」
央行將經濟成長的重責大任拋向財政部,對此,政大金融系兼任教授朱浩民坦言,確實在現今全世界各國皆呈現貨幣量化寬鬆、利率低迷的狀態下,央行真的無可奈何。朱浩民評估,若央行採取更加寬鬆的貨幣政策,甚至是降息,達到促進經濟成長的可能性和效果都不高,「甚至可能無效。」
財政政策相較貨幣政策有立竿見影的效果,朱浩民也強調,擴大支出一來要考量財源問題,二來是投資標的。政府財源不是稅收就是舉債,全民減稅才剛上路,不可能走回頭路,要擴大支出勢必得透過提高舉債額度,「現在是有空間沒有錯。」但他警告,若只是一味追求短期效應,而非具長期效益的投資支出,將會適得其反。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