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食蟲糜?

出版時間:2019/08/11

撰文:陳智偉
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預估,2050年全球人口還將增加20億人,達到90億人以上,各界思索如何應對氣候變遷,在對環境衝擊最小的前提下,提高糧食產量,餵飽這麼多新增人口,避免爆發糧食危機,但要世人接受新思潮沒那麼容易。

回顧近代農業改革經驗,可能就不會太氣餒了。法國瑪麗皇后(Marie Antoinette)或許不曾對沒麵包可吃的可憐法國人民說:「何不吃蛋糕?」但她肯定認為百姓應該多吃點馬鈴薯——18世紀晚期被譽為「來自新世界的神奇食物。」

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多有食用蟲類傳統。
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多有食用蟲類傳統。

馬鈴薯曾被稱惡魔

西班牙征服者1530年代率先在南美洲接觸到馬鈴薯,比其他歐洲人更早認識這神奇食物,但植物學家投注多年時間與心血,才培育出能在歐洲生長良好的品種,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馬鈴薯每英畝能供給的熱量是同面積穀物的2~4倍,生長速度也更快,3~4個月就能成熟,且幾乎能種在任何地方,是一種生長效率高、又可靠的食物。
然而當年世人大都不信這套,甚至稱它為「惡魔的果實」。神職人員警告,既然《聖經》上沒有提到馬鈴薯,代表上帝不想要人們吃它。草藥學家也認為,馬鈴薯長得像痲瘋病人粗糙的雙手,意謂它可能引發痲瘋病,讓人避之唯恐不及。

馬鈴薯如今廣為全球食用,但傳進歐洲之初,一度不被接受。資料照片
馬鈴薯如今廣為全球食用,但傳進歐洲之初,一度不被接受。資料照片

蟲類食物蛋白質多

不過,在法國科學家帕蒙提耶(Antoine-Augustin Parmentier)大力推廣下,歐洲人的態度開始有了變化。在1785年1場宴會上,帕蒙提耶獻給法國國王路易十六與瑪麗皇后1束馬鈴薯花,國王取了1朵別在領口,瑪麗皇后則將馬鈴薯花編成的花環戴在頭上,食用馬鈴薯漸漸在貴族間形成一股時尚潮流。
時至今日,西方人又在忖度另一項異國食物選擇:蟲類。營養學家與環保人士認為,蝗蟲與麵包蟲是富含蛋白質的可持續性食物,對環境衝擊的足跡小於雞、豬、牛等家禽家畜。
目前全球已有20億人口在吃蟲,但仍有很多人抱持懷疑態度,認為吃蟲一點也不衛生,如蒼蠅、蚊子等還會傳播疾病。
要如何才能讓人們改變心意?環保相關論述也許會讓一些人心動,吃蟲饕客則指出,西方人還不是開心地吃著蝦類、龍蝦等節肢動物,它們與蝗蟲有差很多嗎?
其實對蟲真這麼敏感的人,可以食用蟋蟀製成的能量棒,或者含蟲類蛋白質添加物、但看不到蟲子的義大利麵醬。
不過,這一回,至少昆蟲這項新食物選擇確實有出現在《聖經》裡——《利未記》裡明確支持食用蝗蟲。套句瑪麗皇后可能會說的話:「讓他們吃蟲吧!」
——取材自《1843》

【偉哉馬鈴薯】

在提高生產力之前,得先把人民餵飽,歐洲能在18-19世紀開出工業革命的花朵,16-17世紀大航海時代引進馬鈴薯、玉米等帶動農業改革功不可沒,這些從美洲引進的高效率新糧食,將勞動人口從農田釋出,並供給他們進入血汗工廠工作所需的熱量。

馬鈴薯幾乎能種在任何地方,是生長效率高、又可靠的食物。資料照片
馬鈴薯幾乎能種在任何地方,是生長效率高、又可靠的食物。資料照片

熱量是麥子4倍

馬鈴薯初引進歐洲時,歐洲人連皮一起吃,因帶有苦澀味,後來被當成豬飼料,只有下層階級才會拿來吃。德國是最早將馬鈴薯當成主食的歐洲國家,法國科學家帕蒙提耶被普魯士俘虜7年,長期食用馬鈴薯,認識到它的營養價值,回法國後大力推廣。18世紀德、法相繼發生嚴重飢荒,都靠大規模種植馬鈴薯才得以度過難關。
馬鈴薯熱量是麥子4倍,在多數土壤中都能生長良好,包括土壤貧瘠的愛爾蘭。歐洲人口在17~19世紀之間倍增,其中愛爾蘭成長居冠,從1660年的50萬人增至1860年的900萬人,很大程度是拜馬鈴薯之賜。
歐洲人從一開始抗拒馬鈴薯,到後來接受,盛讚馬鈴薯是上天的恩賜,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在《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中也評價馬鈴薯是比小麥更好的作物。法國人為了紀念帕蒙提耶,許多馬鈴薯料理都以他命名,帕蒙提耶儼然就是馬鈴薯的同義詞。
不過,成也馬鈴薯、敗也馬鈴薯,愛爾蘭1845~1852年爆發大飢荒,竟也是因為太過依賴馬鈴薯。當年,愛爾蘭馬鈴薯作物遭遇致病疫霉的卵菌(Oomycete)襲擊而感染晚疫病,馬鈴薯大量腐爛造成糧食短缺,人口大量外移,銳減近4分之1。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