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1世紀的台灣 穿著長袍馬褂

出版時間:2019/08/19

政治創新總是發生在動盪的年代。民主化20多年的台灣,雖然享受著10大建設積下的成果,但經濟也停滯了20年;當政府喊著「創新」的時候,卻忘了真正最需要創新的是它自己。

最需創新的是政府自己

我是一個科技產業的專業經理人,政治不是我熟悉的領域;但高科技產業創新與進步的速度不斷加快,使得「政治」和「政策」的落後,已經變成高科技發展障礙的地步,因此還是不得不關心一下。
尤其是電子軟硬體的發展速度,更是令人吃驚。如果汽車產業以半導體摩爾定律的速度來改善性價比的話,今天一輛勞斯萊斯的汽車售價應該低於1美元。同樣的,如果政治創新的速度能夠跟上科技,今天也應該已經是「天下為公」的大同世界了。
我就以一個政治門外漢的科技人身分,談談政府體制的創新與變革。這篇文章無關藍綠立場、也無關選舉;純粹從大歷史觀的角度,來看政治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如果回顧歷史,距今2500年前的《禮運大同篇》就描寫了孔子的政治願景;這也是一個最高明、最先進的境界。再看出生於1866年的孫中山先生,他的三民主義、五權憲法、建國方略和建國大綱,為國家的建設描述了具體的願景、框架和執行的辦法。
1921年3月,孫中山演講「五權憲法」時說:「五權憲法是兄弟所創造,古今中外各國從來沒有的」;他認為,這就是政治體制的創新。
但是仔細想想,孫中山先生誕生於清朝;雖然自小接受西方教育,但是仍然受到中國古文化與封建制度的影響。考試權獨立的理論,來自中國古代的科舉制度;監察權獨立的理論,則來自中國古代的御史制度。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退守台灣,治權只剩台澎金馬。1987年,蔣經國總統宣布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及報禁。1996年總統副總統直選,一改先前由國民大會代表間接選舉的方式,台灣正式進入民主國家的行列。1997年,國民大會通過取消立法院的「閣揆同意權」,也就是總統任命行政院院長時,不再需要經過立法院同意。2000年更改立法院組織、廢除國民大會,實現「一院制」的國會體制。除了立法院長由立法委員由相互提名投票選舉後產生之外,其餘4個院長皆由總統提名。
雖然1996年台灣全面民主化,總統直選,但孫中山先生100多年前獨創的五權分立,仍然沿用至今;宛如21世紀的現代人,仍然穿著清朝時期的長袍馬褂。
2000年總統大選實現了第一次政黨輪替,陳水扁當選總統,由民進黨執政;其後至今已經政黨輪替三次,可是這套不合身的「長袍馬褂」,卻沒有政黨主動去修改。
為什麼政黨再怎麼輪替,都寧願穿著長袍馬褂呢?

台灣歷經3次政黨輪替,但政治創新腳步仍停滯。資料照片
台灣歷經3次政黨輪替,但政治創新腳步仍停滯。資料照片

權力將創新關進籠子裡

如果把新的「治國機關圖」和清朝皇帝做個比較,就會發現只要政黨能贏得總統和立委過半席次的「全面執政」,不就一樣是「中央集權」加上「郡縣制」?在這4年任期內,總統和皇帝又有何差別?
雖然比起其他西方民主國家,我們的考試院獨立於行政機關之外,但濫用親朋好友的現象處處都是,國營企業酬庸更甚於以往;而我們的監察院獨立於立法機關之外,政黨分贓甚至已經形成文化。
由於政府機構的疊床架屋,考試和監察兩權早就失去創建五權分立時的作用,反而淪為執政者的白手套與打手;那麼,幾次政黨輪替的時候,為什麼不去修改它呢?
古往今來,何曾有皇帝願意放棄「御史」和「科舉」的權力?中華民國總統穿著「長袍馬褂」全面執政,有何不可?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各政黨都要用盡一切手段爭取全面執政,而選舉的亂象和抹黑文化,也就不可避免了。
唯一的重要差別是,為了維護政權的穩定,政治上的「創新」就被權力關進籠子裡了。
政治創新總是發生在動盪的年代;全面民主化20多年的台灣,雖然享受著10大建設時期以來積下的成果,但經濟已經隨著停滯20年。當政府口口聲聲喊著「創新」的時候,其實許多作為只是為了「權力」,卻忘了真正最需要創新的是它自己。
這才是真正的「裝睡的人叫不醒」。誰有能力來叫醒他們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