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嫌體正直 中國愛國產業鏈

出版時間:2019/09/08

撰文:陳智偉
8月27日,美中貿易戰正打得不可開交,中國直指美國是影舞者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也趨於白熱化,但就在這天,彷彿全中國人都集中到了上海,擠爆美商好市多(COSTCO)中國首家分店,在開幕這天暴買店裡琳瑯滿目的外國商品,藉此宣洩他們強烈的反美情緒,把愛國情操暫時拋到九霄雲外。

不久之前,中國網民也用他們的鍵盤愛國,拿那些沒有將港、澳、台標註為中國一部分的時尚品牌開刀。中國微博博主「挑款師Zoe」8月12日邀請740多萬粉絲網路投票:「你對這些辱華的品牌是什麼態度?」結果超過100萬人響應,而2天前她問大家會不會拿煮熟的鮮蝦當耳環,只有1300人參與。
Zoe這題網路投票時機拿捏得恰到好處,乘著中國官媒煽風點火,順勢站上中國愛國主義狂潮,引爆網民義憤填膺的怒火。

凡賽斯COACH道歉

這場風暴核心是西方時尚品牌竟以「貴參參」的T恤顛覆中國主權,包括VERSACE(凡賽斯)、COACH、GIVENCHY(紀梵希)等,販賣標有香港、澳門或台灣地名的T恤,卻沒有註明香港、澳門並非主權國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也沒有將台灣標註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
在中國官媒強力譴責下,不僅上述這些時尚品牌,其他知名品牌也都被迫調整企業官網地區選項,避免暗示香港與台灣是獨立國家。
對局外人來說,這些控訴看起來像是沒事找事,但這些通常以中國為單一最大市場的精品品牌還是下跪道歉了。外國設計師與執行長的致歉內容被公開在社群網站,中國名人也發公開信解除代言關係,高調地拒絕再擔任品牌大使,以彰顯對祖國的熱愛。

中國網紅舉辦愛國投票,獲得熱烈響應。翻攝微博
中國網紅舉辦愛國投票,獲得熱烈響應。翻攝微博

寧裸不穿反中國衣

《經濟學人》指出,這些易怒體質的中國愛國者本身其實是受害者,因為年輕中國網民若如此容易被激怒,正因為他們在成長過程中與世隔絕,被關在中國數位審查的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內,被民族主義的鼓聲不斷洗腦。
可悲的現實是,這民族主義之怒既是被操弄的,卻也是真誠無偽的。沒有黨領導告訴挑款師Zoe的粉絲要選擇最極端的答案,但投票結果顯示77萬名粉絲矢言他們寧願裸體也不願穿著這些反中國品牌的衣服。
更突破盲腸的是,那些攻擊外國品牌的人顯然與世界接軌程度特別高,不論來自有抱負的中產階級或行遍天下的中國菁英,鼓吹抵制者透過他們的VALENTINO(范倫鐵諾)認識了VERSACE,他們的頭目顯然曾翻牆接觸防火長城外的世界。
外國品牌近來在twitter(推特)、facebook(臉書)、Instagram(IG)上遭到精準的英語貼文攻擊,但這些平台在中國都被屏蔽,意謂這些攻擊不是海外中國人幹的,就是中國網民翻牆所為。
不少不爽的中國愛國者,在被攻擊的外商享有令人稱羨的體面工作。他們相信公司不是故意冒犯中國,但中國的市場力量值得更多尊敬,「如果你賺我們的錢,你也必須尊重我們。」
歷史或許可以幫助理解今日中國交織自信與不安全感的線上愛國運動。美國早在1882年就通過排華法案,但是中國直到1905年才由上海商人發起中國現代首次消費者抵制運動,以拒買美國貨抗議中國移民在美國遭受虐待。

COACH(上圖)、VERSACE(下圖)等時尚品牌販賣地名T恤,沒有註明港、澳、台歸屬中國,在中國引起軒然大波。資料照片
COACH(上圖)、VERSACE(下圖)等時尚品牌販賣地名T恤,沒有註明港、澳、台歸屬中國,在中國引起軒然大波。資料照片

哈洋無法抵制太久

新加坡國立大學副教授黃賢強的記錄顯示,只有當美國移民官員開始羞辱中國讀書人與勞動階級時,抵制行動才開始發酵。美國實際上挑起的是對許多社會階層的民族尊嚴測試。而電報當年扮演有如微信一般的角色,能讓廣大的中國人分享憤怒的故事,並組織起來。
更重要的對比是,1905年的愛國主義,在驕傲裡摻雜了羞恥及自省:中國人為何對外國商品如此著迷,以致於無法抵制它們太久。跳回2019年,情況並沒有太大變化,挑款師Zoe的愛國投票,人氣最高的一則留言如此感嘆:「我們記性太差了,別投他X的什麼票了。」
不過,最大的區別在於,1905年抵制運動的核心是道德爭議,對中國商人的傷害與美國商人一樣深,但今日中國的愛國風潮通常流於輕浮,不僅無關痛癢,推動者甚至從中牟利。中國的愛國宣傳者相當稱職,打造出一條愛國產業鏈。——取材自《經濟學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