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波流血40年

出版時間:2019/10/20

撰文╱陳智偉

美中貿易戰打打停停,美國始終無法擺平這些川普認定傷害美國經濟的中國人,越戰英雄藍波如果還能再流1滴血,肯定會好好修理他們,可惜主演藍波的席維斯史特龍(Sylvester Stallone)一滴血流了近40年,如今已73歲,今年確定是最後一滴了。

儘管席維斯史特龍堅稱,藍波系列電影絕無政治宣示意圖,但《經濟學人》指出,藍波象徵了美國極端愛國侵略主義(jingoism)與軍事力量,而從9月底《藍波:最後一滴血》首映票房表現來看,這樣的劇情對部分美國公眾來說,至今還是很有吸引力。

給美國人優越感

在美國小說家莫瑞爾(David Morrell)1972年出版的作品《第一滴血》(First Blood)中,美國綠扁帽特種部隊士兵藍波(John Rambo)在越戰後返國,深受創傷壓力症候群所苦,失控襲警後躲進山區,又殺害上山搜捕的警察與國民兵,在老長官來勸降時,藍波希望能有個光榮的結局,讓老長官將他擊斃。
1982年上映的同名電影《第一滴血》改編了結局,最後一幕編劇選擇讓藍波對著螢幕控訴國家社會對退伍軍人不公平:「有人就是不讓我們贏得戰爭,然後我重返這個世界,那些蛆蟲在機場抗議,對我吐口水,大罵『嬰兒殺手』和所有難聽的髒話。」結果票房一飛沖天,藍波逐漸形成一種文化現象。
1980年,雷根(Ronald Reagan)角逐美國總統時,訴求美國人要重新建立對國家軍事力量的信心。《第一滴血》電影劇情與雷根的新保守主義不謀而合,強調美國優越論(American Exceptionalism)、強勢外交政策的必要,同時厭惡大政府。
後續的「藍波」系列電影,給美國人翻盤越戰的機會,得以再生國家優越感。《第一滴血續集》1985年上映,將仍有美軍滯留越南的邊緣理論視為事實,藍波被徵召去營救被美國政府遺棄的美軍戰俘,他在接受任務前問道:「我們這次能贏嗎?」指揮官回答:「這回,取決於你。」

力量延伸至政策

藍波續集造成轟動,全球票房飆破3億美元(約92億元台幣),最大咖影迷來自白宮。在1985年黎巴嫩人質危機落幕前夕,時任美國總統的雷根說:「昨晚看完『藍波』之後,我知道下次發生這種事的時候該怎麼做了。」
藍波的象徵力量還延伸到美國國內政策。在1場有關減稅的演說中,雷根講道:「當我想到多年來所有懇求聯邦政府整頓稅制的好人時,我想起最近一部很受歡迎的電影。讓我以藍波的精神告訴你,這次我們會贏!」
1988年接著上映的《第一滴血3》,電影主人翁與阿富汗聖戰士聯手,搶救被蘇聯軍隊綁架的朋友,製作預算高達6300萬美元(約19億元台幣),成為當時有史以來拍攝成本最高的電影,但票房與前1集相比是失敗的。
時值雷根任期最後1年,徹底勝利的概念在冷戰過程中變得較為複雜。藍波在片中與叛軍士兵結盟,為接下來昏暗不明的新全球時代揭開序幕。之後,藍波中斷20年未再拍續集。
當藍波在2008年歐巴馬(Barack Obama)當選總統之年回歸時,這位美國英雄有了新惡棍要對付。原本在泰國過著平靜生活的中年藍波,應美國傳教士請求,帶領他們進入基督教農民被屠殺的戰區。他們遭到俘虜而藍波再度上場,以恐怖的方式殲滅數百名緬甸士兵。
儘管片子的場景設定在國外,但藍波的使命卻與美國國內共和黨的心聲相呼應。部分共和黨員覺得美國基督教遭選出的總統攻擊,儘管證據指向相反的事實,但他們仍相信他既非基督徒,也不是美國人。
《第一滴血4》全球票房雖只有1.13億美元(約35億元台幣),仍足以說服片商繼續拍攝最終回。《藍波:最後一滴血》再度呼應共和黨的論述,藍波跨越美墨邊界進入墨西哥為朋友報仇,因為朋友的女兒遭綁架,在當地被毒害並強暴。藍波引誘這些罪犯進入美國領土,好在自己的土地上對付他們。
人們很難忽略這幻想出來的藍波最終戰,竟與美國總統川普看待移民的觀點相吻合。藍波除掉他們時,也實現了部分川普支持者的共同幻想。
不過,藍波的影響力持續減弱,已無法與1980年代如日中天的威望相比。《最後一滴血》被批評得體無完膚,在影評網站「爛番茄」(Rotten Tomatoes)上,只拿到28%好評。即便如此,在美國首映周末開出的票房與2008年第4集相當,片商持續朝大賺邁進。——取材自《經濟學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