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長跑 翻轉「生許死謝」大地營造董座謝帝旺 爭回本姓

出版時間:2019/11/12

作者、攝影╱陳信利
雲林縣大地營造公司董事長謝帝旺從小家裡生活困苦,為賺取學費,國小時曾遠赴台北當童工、國中撿過破爛、高職時送瓦斯,憑藉不畏橫逆、奮學向上精神,半工半讀成功翻轉命運,除經營全國知名甲級營造廠事業,並取得國立大學雙碩士學位;他因不忍家族長輩因「生許死謝」抱憾而終,歷經10多年奔波終於爭回本姓。「許帝旺」正名謝帝旺的豐富「頭家人生」,勵志又多采。

謝帝旺生長在風頭水尾的雲林沿海偏鄉台西,父母替人從事農務零工,撫養兄弟及妹妹8人,家徒四壁,從小經常過著撿地瓜、花生裹腹日子,家裡沒錢供他讀幼兒園,國小6年也沒錢繳學費,老師追討他就逃學。為了賺取學費,6年級下學期向學校請長假,到台北三重棉花加工廠當童工。

雲林偏鄉貧童 逃學當童工

「我國小是模範生畢業的耶!」謝帝旺回憶說,家裡雖窮,但功課名列前茅,畢業時獲選班上模範生,畢業典禮由鼓號樂隊引領上台,披上紅綵帶領獎及畢業證書十分風光,但平日身上穿的是破舊衣服,怕被人取笑,只好硬著頭皮向同學借制服參加。
就讀國小時,謝帝旺因家裡窮常被同學瞧不起,老師發月考及期末考成績單是他最高興的時候,他因成績好可以領取新鉛筆、橡皮擦及簿子等獎品,就不用再使用同學送他的小截鉛筆寫字。
謝帝旺表示,上國中時,他在學校打工換取營養午餐,周六、日去撿破爛、賣饅頭賺學費,有年暑假由未升學的國小同學帶領,說要陪他到台中找工作,當天晚上夜宿台中公園涼亭,隔天中午到一家麵攤吃飯時,突然被一群青少年追打,同學與朋友鳥獸散,留下他一人呆在現場。
謝帝旺說,事後詢問對方,才知道他的同學可能曾到麵攤吃飯未付帳才被追打,對方看他很無辜,年紀小家境困苦,竟好心幫他找工作,介紹到電鍍工廠打工,因工作認真很受老闆關照,2個月暑假結束時,老闆希望他留下繼續工作,他因還想繼續唸書,因此決定回家。
高職就讀土庫商工的謝帝旺,因家境未好轉,依然過著半工半讀苦日子。一、二年級暑假,到三重尼龍紗工廠打工,三年級有了機車駕照,受雇到瓦斯行送瓦斯。他說,一桶瓦斯重30公斤,他得獨自爬樓梯扛到6樓加蓋廚房,雖然汗流浹背、氣喘噓噓,但為了賺學費也只能忍耐。
高職畢業等待當兵期間,謝帝旺因唸的是建築製圖科,因此短暫時間到建築工地當助理監工。退伍後,父母希望他留在老家從事農務零工,但家無恆產,心想幫人務農恐怕一生無法扭轉窮苦命運,在家待了1星期後,決定出外打拚。

賭命運甩窮苦 帶百元北漂

「離家時我身上的錢不到100元。」謝帝旺說,他搭乘台西客運到斗南火車站,下車後到底要搭火車南下或北上拿不定主意,前途一片茫然,只好把命運交給上天,決定什麼車先到站就搭,結果是北上普通車先抵站,他身上的錢只能買票到桃園,就在桃園下車找工作。
下車後,謝帝旺從火車站公布欄徵人啟事,看到有家提供吃住的泳衣廠要徵人,他搭工廠交通車趕去應徵,順利被錄用在織布部門工作,雖名為組長職缺,但每天卻在做搬運工,學不到特殊技能,不到半年聽說新竹縣要蓋國宅在徵人,他因當兵前曾在建築工地當過助理監工,獲錄用從此正式踏入營建業。

半工半讀進修 32歲創業

1年多後,謝帝旺因工作認真又具專業獲升任監工,工程結束後,他轉到其他家建設公司擔任工地主任等職,也曾到建築師事務所上班,但認為學無止境,工作實務必須與理論結合,累積扎實營建專業,才能立於不敗之地。白天辛苦工作收入趨於穩定後,晚上到新竹明新工專土木科夜間部進修,再度過著半工半讀的忙碌生活。
1991年,32歲的謝帝旺與朋友合夥經營營造廠,又到台北工專土木科夜間部進修、插班國立交通大學土木系,畢業後更進一步就讀交大土木研究所營建技術與管理組,正值房地產景氣旺盛,除受託替人營建,公司也推出自家品牌建案,事業順利業績推向高峰。
就在事業順遂之際,謝帝旺身體卻出了毛病,長骨刺開刀後仍常痠痛,醫生囑咐不適合再爬上爬下及做粗重工作,他只好退出經營10年營建事業返鄉療養。本想可能就此與營建業絕緣,說也奇怪,回到雲林故鄉後骨刺毛病竟然痊癒,在朋友鼓勵下決定重操最熟悉的營建案,2000年接手大地營造經營權。

骨刺術後返鄉 接手大地

近20年來,大地營造公司業績穩建成長,未受不景氣影響,平均每年執行大小建案達2、30件,遍布全台各地,業績在雲林業界數一數二。目前以興建各大企業廠房為主力,其中義美食品斗六廠、明徽能源、三福氣體、新鈺生技、世紀鋼構、東徽企業、環綺國際、坤綸科技等各大公司高科技廠房,都出自大地營造之手。
謝帝旺說,「誠信、品質、安全、進度、成本、環保」是大地營造6大經營信念。大地營造從承攬公家單位及私人民宅別墅、店面到高科技廠房等重大建案,每件工程從一開始即嚴密規劃及審核每階段施工品質,審慎評估與跨部門作業流程,負責全程品質管理。
謝帝旺指出,從事建築營造業近40年,除專業更以「用心」為念,把每件建案「當成是自己要住的要用的」,不偷工減料。

大地營造近來以興建企業高科技廠房為主力。翻攝官網
大地營造近來以興建企業高科技廠房為主力。翻攝官網

連續10年榮獲內政部評鑑營造業第一級優良廠商。翻攝官網
連續10年榮獲內政部評鑑營造業第一級優良廠商。翻攝官網

謝帝旺參與主持大地營造員工訓練。
翻攝官網
謝帝旺參與主持大地營造員工訓練。 翻攝官網

誤姓許124年 兩岸忙訴訟

事業有成的謝帝旺原名「許帝旺」,他奮學不懈,繼交大營建碩士後又取得國立雲林科技大學企管碩士學位;但讓他一直掛念不忘的,是父親謝生傳從小對他的囑附:「我們家族姓謝不姓許!」將來有能力一定要改回本姓!
謝帝旺表示,改名簡單但要改姓困難重重,歷經10多年四處奔波,雖心力交瘁,但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在8年前改姓成功,讓當時86歲的老父親了卻心願興奮不已,他父親已故5年多,相信足以告慰他在天之靈。
謝家第四代子孫謝帝旺說,來台的第一代祖先謝詳亡故後,妻子張雀因生計無以為繼改嫁許勒,與前夫謝詳所生兒子謝青,於日據時代申報戶籍時,被繼父許勒申報為「許青」,造成謝家子孫從此只能「生許死謝」,成了心中的痛。
因相關當事人已死亡,後代子孫無法提出祖先戶籍錯誤證據,戶政單位愛莫能助,讓不少生前無法認祖歸宗的族人抱恨而終,謝帝旺的祖父許青與伯父許進添等人,生前也都一直希望能回復謝姓但無法如願。
謝姓家族獲准改姓前,都是死後才在墓碑刻上謝氏並入祀謝姓祖先牌位,讓族人情何以堪。謝帝旺說,生前在台東當醫生的伯父許進添,戒嚴時期因私自把名片改成謝進添,竟被依偽造文書判刑3個月,伯父的兒子不信邪照著做也同樣吃上官司。

謝帝旺的父親謝生傳(左)生前對能改回本姓,備感欣慰。謝帝旺供照
謝帝旺的父親謝生傳(左)生前對能改回本姓,備感欣慰。謝帝旺供照

鑑定DNA血源 120族人改姓

謝帝旺的母親1994年去世時,他以新竹地址寄發訃文給親朋好友,因族人在訃文上全部改謝姓,結果在雲林老家辦喪禮告別式時,只來了約一半親友;事後常有人打電話來致歉,因大家都認為名字有人改,「那有連姓都改了」,誤以為是有人寄錯訃文。
「我們家族明明姓謝,拜的也是謝氏祖先,卻誤用許姓長達124年,『生許死謝』的痛苦絕非外人能體會!」謝帝旺說,他曾7度到大陸福建省安溪縣烏秋庄尋根,歷經兩地親人鑑定DNA血源及提出確認親子關係訴訟等過程,法院在2010年終於判決回復謝姓,散居全台120多名族人都如願改姓。
謝帝旺到大陸尋根時,長輩口述的福建省安溪縣烏秋庄烏秋謝氏宗祠寶樹堂仍在,讓他更篤定是謝家子孫;再經四處探詢,2000年3月終於找到第一代祖先謝詳的親兄弟子孫謝東成、謝文榮等人,並取得許勒和張雀直系孫子許子龍同意,由謝帝旺的父親謝生傳和對方進行3方鑑定DNA血源關係。
結果謝生傳和謝東成與謝文榮的父系血源關係機率達9成99以上,但許子龍和謝生傳及謝東成等人都不存在血源關係,證明許勒與謝家子孫血源關係不存在。再經謝生傳向法院提出確定親子關係訟訴,獲法官認同此DNA科學證據,判決謝生傳與許姓無血源關係,「祖先姓謝無誤」。
「真是好事多磨」,謝帝旺表示,戶政單位原本一度以DNA鑑定結果,法令上沒有可據此改姓的前例可循拒絕受理,經他向雲林縣政府陳情,戶政人員才受理改姓,並協助出示公文給散居全台謝姓家族方便申辦,終讓誤姓「許」長達6代的謝姓家族,在2000年6月歡喜完成全台大改姓。
雲林戶政單位人員指出,現行受理改姓原則,是要戶籍資料有明顯錯誤、改從父或從母姓、原住民改回傳統姓氏等,若無上述條件之一,就必須透過DNA血源科學證據,並經民事訴訟判決確認親子關係才能如願;但一般都隔了數代家族長輩大多凋零,要找到可供確認血源對象並不容易,以致成功案例少之又少。
「爭回本姓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事!」謝帝旺完成家族長輩回復本姓的心願,事業有成更讓他心存感恩。

謝帝旺歷經10多年努力,將全台120位家族成員爭回本性。謝帝旺供照
謝帝旺歷經10多年努力,將全台120位家族成員爭回本性。謝帝旺供照

謝帝旺早年獲贈的匾額,仍可見改姓前 「許帝旺」字樣。
謝帝旺早年獲贈的匾額,仍可見改姓前 「許帝旺」字樣。

謝帝旺熱心公益、關懷弱勢,捐助學童獎學金。翻攝官網
謝帝旺熱心公益、關懷弱勢,捐助學童獎學金。翻攝官網

謝帝旺 60歲

職銜:大地營造董事長
學歷:交大土木、雲科大企管雙碩士
座右銘: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天下沒有勞而不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