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交鋒】法官張淵森:別鬧了!民間司改會

出版時間 2017/03/14
司法官學院前院長林輝煌。資料照片
司法官學院前院長林輝煌。資料照片

張淵森/台雲林地方法院法官
 
民間司改會日前在其官網的「轉型正義下的司法改革」一文提到林輝煌擔任美麗島大審的軍事檢察官後,官途順遂,還擔任司法官訓練所(司訓所)所長達16年之久,至今均未受到任何懲處。話鋒一轉,飛來一筆「我們的國家,甚至還允許有這樣思維的檢察官,長期把守訓練司法官的權力,馴化我們的司法官,在這樣情況下培養出來的司法官,他們的判決裡是否存有跟所長相同的基因?這樣的司法,又如何成為值得人民信賴的司法?」司改會如名嘴般的質問,與指控已相去不遠。
 
事實上,司訓所所長無權擅自決定受訓課程,也無法控制數十位授課講座的教學內容,更遑論如何馴化受訓法官檢察官學員的思想。
 
司改會當然也知道,卻在論述轉型正義的同時,還不忘摸蛤仔兼洗褲,故意要把林輝煌形容成馴獸師,把受訓的學員當成畜生,渲染林輝煌的影響力,藉此讓民眾誤以為林輝煌擔任司訓所所長期間(1999-2015,司訓所所長14年2月,司法官學院院長1年10月),所有受訓的法官及檢察官學員,都與林輝煌有「相同的基因」,一次把1987年解嚴後才受訓的整整16年的法官檢察官都打成威權時代的遺毒。
 
就如同「民間司改會在反同性戀霸權的董事長林永頌律師的領導之下,其成員難道未被灌輸反同理念而遭馴化?在董事長因反同言論遭撻伐之際,司改會匆匆忙忙發表的支持同性婚姻聲明,你敢信嗎?」用照樣造句來抹屎,簡單的像一塊蛋糕。
 
司改會三不五時就失心瘋地往法官檢察官潑糞,筆者深感無奈,只能澄清如上。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