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世界第一的超級大電廠嗎

出版時間 2017/08/02
中油計劃在桃園觀音大潭外海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團憂恐破壞數十公頃藻礁生態。圖為瀕危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陳昭倫提供
中油計劃在桃園觀音大潭外海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團憂恐破壞數十公頃藻礁生態。圖為瀕危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陳昭倫提供

潘忠政/桃園在地聯盟理事長
 
因妮莎颱風影響導致花蓮和平電廠輸電塔倒塌,造成全台面臨限電危機。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急迫性也自然被再度關注。
 
沒有人反對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設置,我們反對的是地點找錯了。

中油明知故犯要找藻礁開刀,借學者背書為明智利用,實際上是為財團解套。這項指控我們說了一年,沒有人來提告,檢調也文風不動;中油面對大潭藻礁出現一級保育類的瀕危物種柴山多杯孔珊瑚,到現在也沒考慮要找替代方案。這是負責任政府的表現嗎?
 
我們認為這次和平電廠事件真正凸顯的是:我們需要超級大電廠嗎?
 
如果發電量130萬瓩,這佔不到全台4%的電廠出問題,就可讓全國寢食難安,那麼大潭電廠如今佔全國發電量11%,是否更令人擔心?
 
目前全球最大的火力發電廠在台灣台中,這個燃煤火力電廠最被詬病的是:它是中部PM2.5的超級大戶。那麼多領土、人民大於台灣的國家為什麼都不蓋大電廠,而朝小型化、社區化發展?重點就在「分散風險」、「社區共利」概念。如今為了非核家園和減少PM2.5排放,政府要把大潭電廠擴增產能到佔全國23.5%的世界第一超級大電廠,國人想到就會不寒而慄吧!
 
台灣一直有對岸要解放的戰爭壓力,超級大電廠的影響已不只是污染量對社區不公義,他更涉及國安問題;但是政府在面對鄰避效應時,越來越走向為避免紛爭而便宜行事的處理模式,這豈是標榜追求永續發展政府應有的作為?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