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一個人旅行(阮慶岳)

更新時間: 2019/01/04 05:00

我年輕時,經常一個人旅行,一方面覺得應該要去探索世界,也想磨練一人去應對不可測狀況的能力。當然,也有些因為這主意聽起來夠酷帥,日後和他人述說起來時,特別覺得春風自得,隱隱有著某種虛榮心的成分。
這樣四處磨練下來,好處究竟有多少,譬如說是否變得精明幹練,因此能夠學會因地制宜,或者懂得結交陌生人,藉此勝讀百卷書的增廣見聞,我確實相信這效果不假。但是,這樣旅行的效益有幾分,老實說應該因人而異,我不清楚也不敢打包票。
若是去回想,其中經歷的難題與寂寞,反而更是鮮明難忘。不管是遇到偷騙拐搶,或是自己受傷生病,甚至被人不理性與不禮貌的對待,當下四顧茫茫求助無人的心境,大概是只有親歷者才能明白。
我遇過獨行的美國女大生,宣稱她在西伯利亞的鐵道旅行中,被陌生人強姦兩次。我也曾在突尼斯逛走時,被人假說要告訴我如何去電影院,反而陷入小巷被圍堵勒索。或是在宏都拉斯的荒郊野外,開車被強行攔下的人索取過路費(他們宣稱剛修補好這段土石路面的小坑洞,要求表達感謝與樂捐金錢)。

會有許多萍水相逢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