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極短篇:中年澱粉戒斷記(瞿欣怡)

更新時間: 2019/06/01 05:00

「拜託喔,我以前很瘦誒!」會用這樣起手式,就知道我早早過了四十歲,代謝率低到可悲,一不小心還會水腫。人生已經來到什麼都消化不了的階段。
我小時候是個大胃王,中學時都跟弟弟換大便當,午休睡醒又餓了,一天吃七餐很正常。上大學後,作息顛倒,早餐不吃,消夜卻很盛重,常常窩在宿舍泡一大碗滿漢全席還要打個蛋,吃得肚撐腦弱倒頭就睡。
人年輕,什麼消化不了?考試考壞了,煩惱一個下午就結案;戀愛搞爛了,哭幾天又出門花枝招展;工作不想幹了,晃個把月,又在新公司蹦蹦跳跳。而那些吃下肚的消夜,睡一晚就全消化了。可是我老了啊,別說消夜不會自動消化,從食物、戀愛,到麻煩事,都消化不了了。
前陣子,心血來潮站上體重計,發現體重再創新高!果然跟目測的結果是一樣的啊!我從「瘦子」,變成「不瘦」,又變成「胖胖的」,到最後變成貨真價實的「胖子」。本來想自己騙自己,可是體重計從來不說謊。

別什麼都往肚裡擱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