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時錄:便當與老外(果子離)

更新時間: 2019/07/20 05:00

有時候懷疑,在學校吃媽媽做的便當,有朝一日會不會成為一個傳說?成為上一代人說給後代子孫聽的童年記趣?
這樣想是有道理的。現在外食族人口愈來愈多(還記得廣告詞嗎?三餐老是在外,人人叫我老外。老外,老外,老外),開伙的家庭日益減少,加上學校營養午餐日漸普及,帶便當的學子少了,已經不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全民運動。
我這一代,就學時期,沒有便利超商,沒有營養午餐,學校門禁,無法外出買飯,別無選擇的只能當便當族,把媽媽的味道帶來學校。
中學生正在發育,食量大,容易餓,以前不像現在零食與加糖飲料唾手可得,因此想到便當,一定垂涎三尺,是難忘的美味記憶。
只是每天帶便當上學,媽媽(或有少數是爸爸)累,孩子也麻煩。我懶得另外提袋,且怕遺落,便當向來裝在書包裡。不知是裝得太滿,或擺置不當,或食材之故,常常漏出油來。到校後第一件事,把便當盒拿出來,放進蒸飯籠。好幾回打開塑膠袋,一看,慘了,塑膠袋有油,包裝的報紙更是一片油膩,幾滴亮亮油漬沿便當盒身流下,潤滴在書包、作業本上頭。我的中學生涯,書包總是壓了幾塊色澤在上面,那是便當漏油洗不掉的遺跡。

記憶是溫暖而窩心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