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塗人間:和旅人賞花去(呂政達)

更新時間: 2019/07/21 05:00

富智是我的高中同學,當年我們編校刊,記得是一一四期,我想起每天經過的台南東門,有一個大大的數字鐘,便提議富智深夜去拍一一四,我有些開玩笑性質,沒料到過幾天,富智就交出照片。我對這件事的印象,想必整整延續了四十個年頭。
後來富智定居在新竹客家庄,也由於這位老同學的邀約,我開始對陌生的新竹和客家庄有了初步的接觸。富智家後院種了許多花果,開花時節,他熱中於拍攝花朵,總是透過鏡頭靜靜觀看這個婆娑世界,所有的美好和短暫。
我從年輕時就覺得,攝影師的世界如此充滿美感,我在富智貼在臉書上的花卉照片,看見對稱的花蕊,纖細而敏感的花瓣載滿顏色的精靈。
相較於生命本身,花是如此短暫的存在,更短暫於人的浮生,人和花,在無常生滅的時空間相遇,相望和相惜。我在富智拍的梅花影下留言,「梅花的心事:只因誤識林和靖,留下那夜的幽香。」
當年帶著單眼相機的旅行,就是冒險,決定每個定格的瞬間,就將決定往後的回憶。富智每每旅行到遠處,總等待拍攝當地的日出,他追逐日落,現代的夸父讓太陽心慌意亂,只得快快落下海平線或山的另一邊,逃避旅人的注目。

美麗是值得等待的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