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凝視:那些我曾流連的城市(之五)(詹宏志)

更新時間: 2019/08/14 05:00

我並沒有在紐約停留得夠久,我內心念念不忘自己的華文出版夢想,而那個場域顯然應該在東方我的家鄉;但我的重重心事無人理會,季節不由分說地更替,我在夏初抵達紐約,經歷了舒適氣爽的楓紅秋天,又遇見了四十年最大暴風雪的真白冬天,然後樹梢發出新綠的春天就來了,我感到自己正一步步陷入紐約溫柔的蜘蛛網中,我覺得我該走了,再不走,你可能就永遠走不了了。
但紐約短暫的生活似乎永遠改變了我,在後來的三十年裡,我不時會想起那些未成名的年輕藝術家們,想到他們勇敢的夢想追尋與他們渺茫的成功機率。那些天真的臉龐與無懼的笑容,那些在貧困中不改初衷的志氣;每當日後我的工作發生困難時,我只要想到那些藝術家端盤子領最低工資時的輕盈腳步與樂觀面容,我就能對自己打氣說:「見鬼了,有什麼了不起,沒有什麼事是死得了人的,如果你願意去端盤子或打別人不愛做的零工,你就不會被任何挫折擊倒。」我不怕輸,我願意賭上我的人生。
然後我就在紐約辭職了,辭去我自覺一點都不適合的新聞工作,我幾乎是身無分文地回到台灣,認真面對一個失業的卻也是全新開啟的人生。那已經是1983年的舊事了,如今我回頭望去,如果我不曾在紐約得到生活的啟發,如果我不曾勇敢放棄既有的工作,如果我不曾把自己投入不確定中,我後來生涯的種種驚奇之旅將根本不會發生……。

好像全身都更新了

創作者共享閱讀圈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