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時錄: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果子離)

更新時間: 2019/09/14 05:00

好幾回演講後,聽到有人稱我為冷面笑匠。不是刻意耍酷,實在是顏面神經不發達,牽動不了肌肉的微笑線條,也不自覺講了什麼笑話。真要論冷面笑匠,沒人比得上我高二時候的數學老師。
冷面笑匠,重點在冷與笑,笑話要好笑,臉要無表情。數學老師不兇,但上課嚴格、為人嚴肅。每個同學正襟危坐,沒人敢交頭接耳打瞌睡,稍一恍神,眼光迷散,數學老師在講台居高臨下,看得一清二楚,把你叫起來問問題。因此每堂數學課都好緊張。
但老師善於講笑話。真的好笑,大家正笑得東倒西歪時,老師突然以他低沉而宏亮的聲音,冒出一聲:「不要笑。」
所有笑聲頓時煞車。不要笑,因為要繼續上課,笑話只是為了讓同學提神,趕走瞌睡蟲。
像我的數學老師那樣,冷冷口吻能引來哄堂大笑,笑話一定要好笑。不過同樣的笑話,因個人身分、性別、族群、背景、觀念、理解能力不同,也會有不同反應,數學老師的笑話能讓一群少年發笑,可見選材下過一番功夫,算是笑話高手。

心裡因嘲諷笑出來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