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瞿欣怡專欄:踩著球鞋結婚去

出版時間 2019/10/11
瞿欣怡是一位非典型的新娘。瞿欣怡提供
瞿欣怡是一位非典型的新娘。瞿欣怡提供

瞿欣怡/作家

上個周末,我跟我的女朋友終於舉辦婚禮了。我在婚宴上「任意妄為」,把所有我討厭的傳統儀式都扔了。

首先,我最討厭的儀式,就是爸爸(或男性長輩)牽著女兒走上紅毯,把女兒交給另一個男人。女兒又不是物品,為什麼要從一個男人手上,移交給另一個男人?姑且不論我跟我太太都是女性,就算我們有幽微的陽剛或陰柔的差異,也絕對不要上演「把女兒託管給另一個人」這種戲碼。

愛情、未來生活,都是我們自己選擇的,所以我們早早就決定要手牽手,並且牽著我們的小狗一起走紅毯,快樂直率地迎向新生活。

其次,更讓我厭惡的就是女兒要「拜別父母」。我是我父母的女兒,出嫁之後也不會改變,我為什麼要拜別我的父母,成為別人的女兒?再說了,既然是「成立新家庭」,為什麼女兒要拜別,先生就不用拜別?

為了翻轉「拜別」,我跟我太太一人打了一條金項鍊,送給我們的媽媽(因為父親都不在了,不然就打四條項鍊,一起送)。我們不要在婚禮上拜別媽媽,相反地,我們要深深地感謝媽媽,謝謝她們把我們養育長大,謝謝她們接受我們的不同。結婚之後,沒有任何人需要離開原生家庭,而是兩個家族都多了一個女兒。

至於我們的捧花,也是很早就決定,我們不要扔捧花,那麼美的花,摔壞了多可惜;伴娘與女性賓客穿得那麼美,搶成一團妝也花了、裙子也歪了,跌倒的話多難看。而把捧花送給未婚女性,也讓我們覺得像是某種「單身歧視」,好像在催促未婚的女性:「你要快點嫁出去才行啊!不然就沒人要了!」為什麼女人一定要結婚才有價值呢?如果就是想要選擇單身,不好嗎?

細細檢驗整個傳統婚儀,從把女兒當物品移交、出嫁的女兒要拜別父母,到期待未婚女性趕快結婚,所有所有的氛圍,都在貶抑女人獨立自主的價值,而且硬是把女人營造得柔弱,需要被保護。

我自己可以保護自己,可以決定自己的愛情與未來,更可以繼續當我媽媽的女兒。婚宴那天,我身穿白紗,腳踏球鞋,歡喜得滿場飛,這可是我的大喜之日呢,幹嘛要假裝嬌羞。

我結婚了,以我自己最喜歡的方式,實在太爽了!



 

瞿欣怡結婚當天,身穿白紗,腳踏球鞋。瞿欣怡提供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