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極短篇:把大安區活得像花蓮(瞿欣怡)

更新時間: 2019/11/09 05:00
瞿欣怡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住在大安區,那得有錢人才住得起吧!然而,生命無法預期。
十一年前,我很任性地拋下一切,移居花蓮;四年後,又因為接了工作,從花蓮搬回台北,因為急著開工,所以臨時在復興南路找了間小套房住下。
偏偏我的小狗墨麗不適應套房,牠概念中的「家」是透天,有三層樓,要有客廳、餐廳、臥室,以及三間廁所。到台北小套房的第一天晚上,墨麗非常不安,不明白為何一直被關在房間,牠猛扒廁所的門,以為門後面會通往其他房間。我看著慌張的小狗,哀怨地說:「媽媽在這裡租不起透天,你認命啦!」小狗才不認命,牠很愛乾淨,不肯在套房廁所尿尿,我們只好一日遛三、四次。
比小狗尿尿更累人的是噪音。我們沒住過市中心,不知道捷運噪音的可怕,小套房正對著捷運棕線,捷運經過,轟隆轟隆還帶震動,比花蓮的地鳴地震還可怕。不到一個月,我們就嚇跑了。

生活到哪裡都一樣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