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極短篇:自作自受的蘿蔔糕(瞿欣怡)

更新時間: 2019/12/21 05:00
瞿欣怡

小時候,爸爸媽媽偶爾不吵架,我跟弟弟也是享過福的。每當爸爸從台北回來,就會把我們盛裝打扮,帶我們去新竹華揚歌廳,爸爸媽媽聽歌,我跟弟弟吃港點。當時必點的有鳳爪、燒賣、蘿蔔糕,最重要的是餐後一定要點弟弟最愛的芝麻球。那些夜晚像灑了金粉,一切都好高級。
長大後我才明白,蘿蔔糕根本平凡無奇,是吃飲茶墊肚子用的。大學畢業後,有陣子為了寫作,把好好的文案工作給辭了,天天窩在家裡,卻什麼屁也沒寫出來。因為太窮了,午餐只能吃吐司配番茄蛋花湯,領到稿費,才捨得買蘿蔔糕,像奢侈品一樣放冰箱凍著,餓了就煎兩片來吃。雖然窮,卻還是會做碗蒜頭醬油,才不會覺得自己蒼白可憐。
說到底,我最喜歡的蘿蔔糕,還是那種鋪滿干貝、香菇的浮誇蘿蔔糕啊!簡樸吃糕根本就是不得已!我很快就認清現實,滾回職場賺錢了。沒錢好好吃飯,實在太折磨人。

在糊爛中嘗出香味

BannerBanner